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七章:收服忠良【微言活動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收服忠良【微言活動內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孤要的是明明白白,放之於陽光之下亦可盛行的黨派。`孤在國子監講學時,下宏願與理想,願與天下士子一共為國家強盛,抵禦外侮而奮戰。故而,孤以為那些願意跟隨我進入隨軍武校,進入皇家近衛軍團,進入山東河南各個崗位上為大明奮鬥的人,一樣是我朱慈烺麾下的朋黨。這樣的朋黨,孤自然能明白,他絕不是為了結黨營私。」朱慈烺目光亮地看著兩人:「故而,孤要的是一個新的東林。一個能告訴我們,你們聚集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又打算如何做的新東林。」

聽到這裡,李邦華還不知道朱慈烺對於他們而言是什麼心思,那也白費了這數十年官場沉浮了。

但正因為明白了朱慈烺胸中格局,李邦華這才不由感覺到一股久違的熱血在胸腔里流淌,讓他不由地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感動。

「這是我大明的太子,這是我大明的未來!有此明知儲君,這天下艱難時局,終於有指望了罷1李邦華心中念念著,

「大明絕於黨政內亂,或許便要由此而終了!大明朝堂,一個新的時代,必將由此開啟1倪元璐心中篤定。

良久,當兩人消化完了朱慈烺這海量的信息量后,李邦華緩緩睜開了雙目,微微將眼中的濕潤之意抹去,鄭重起身,朝著朱慈烺一拜:「臣下心悅誠服。願給出殿下一個嶄新的東林1

「好1朱慈烺頓時大笑齊聲:「我這裡也有一封薄禮,還請收下吧。這既是我一份私心的期望,也是為了這天下,一群為了大明美好未來團結在一起的仁人志士們的支持。」

朱慈烺遞出去一封紅紙包裹的平信后便不再談論政治,而是與兩人閑談起來。

沒了沉重的政治話題,幾人一時間倒是探討得頗為順利。尤其是當朱慈烺跑出了一千萬兩要如何花這個話題的時候,三人更是越熱烈了起來。

「殿下建隨軍武校是明智之舉埃士子能不能用,有賢人引導這是最好的。但天下又哪裡有那麼多賢人?這就需要學校來揮作用。只不過,而今學校教的都是科舉制藝,全無實用之處。如殿下那般能另立國子監分監的舉措。實在是開前人眼界。」話語投機,李邦華也不著痕地丟出了一個對朱慈烺的讚賞。

朱慈烺笑著應和,又看到倪元璐有話說。

果然,倪元璐笑著道:「固然是眼界的問題。`c?o?m但也有財力的問題埃這天下學校,賢人自辦自行經營終究寥寥少數,最多最普遍除了朝廷的縣學,就是宗族的宗學了。一個大家族,總會拚命培養出有功名的後輩來撐住家業。一個在村裡能保住田地的宗族往往少不了一個秀才。能在縣鄉里保住家業的,那又需要一個舉人。能在府縣之中有名望的,更是需要進士。若拚命求學只是為了一個吏目,只能顧得住一家妻小,這學校就很難再由宗族舉辦了。」

朱慈烺點頭,倪元璐的見識的確是不錯的。

「這一次的斬獲,的確主要應該用在教育的問題上。只不過,方才其實也說了。這世間做事,總是需要人來推動的。」朱慈烺前面的話有些沮喪,到後面一說。兩人紛紛目光一亮:「至於修建學校用的錢糧,反而是小事。」

錢糧……反而是小事。

兩人茜茜咀嚼著朱慈烺說的話,帶著滿腔感慨離開了。

對於其他人而言,這錢糧才是真正的麻煩事埃至於人,亂世人命賤如狗,更何況還是書生?

這般想著,兩人也紛紛期待起了朱慈烺日後的成就,更是心中天平悄然間扭轉。

路上,李邦華拆了信封,看到了裡面一張紙質上佳的糧票。驚嘆道:「這就是傳說中恆信錢莊的支票罷?十萬兩……殿下好大的手筆。」

倪元璐卻是喃喃著道:「李翁。若是殿下注意將大部分的錢財用在建學校、興教育上。那可是數百萬兩的手筆啊,這區區十萬兩,不過是見面禮罷了。」

「那我們更不能辜負了殿下的期望了。」李邦華說著,又在信封里拿出一封的密信。一看,不由驚訝道:「殿下對於朋黨,早就思量了。」

朱慈烺在信封之中講述了自己對新東林一黨的期望。先,這絕不能是一個秘密黨派,必須是公開的。這個公開不僅包括組織成員,也包括黨派的行動綱領。組織目的、章程。

簡而言之,朱慈烺歡迎一個懷著挽救大明,振興天下之心的黨派將有志之士聚集起來。卻絕不會歡迎那些懷著見不得人心的黨派聚集起來,圖謀作亂。

這一舉顯然與大明祖訓,自從朱元璋時代傳下來的不許結社的觀點所衝突,更與朱由檢的喜好所背,故而,朱慈烺只在密信之中說出。

「以我等身份召集士子,自然是可以短時間造成聲勢的。」倪元璐接過密信,仔細看了一遍,議論著道:「但我等絕不能再弄出一個魚龍混雜的東林來。依我看,這綱領、黨章先弄出來,名頭暫時就以東林分院的名義聚集起來講學,將綱領與黨章完善,做成學校的紀律。如此,再由你我推選有志之士,考核完畢了,由你我署名確定了人選,至此,再將其拿入預備黨員之中。再考核三五月,確系是同仁志士,再與其邀請之權。有一點……卻不知李翁如何看法。」

「汝玉但請直言無妨。」李邦華正襟危坐:「我欲推選殿下為東林分院院長,實為我新東林一黨黨魁。不知李翁如何看法?」

「這……」李邦華果然猶疑了:「殿下畢竟是一國儲君,會答應嗎?」

「殿下畢竟不是陛下。」倪元璐笑著,眼光炯炯有神道:「身份是並無什麼忌諱之處。況且,殿下對我們這般信重,難不成還不值得你我投效?再者,若論及匡扶大明,存亡救危。這般指向,又誰能勝得過殿下?」

「看來汝玉對殿下心悅誠服了。」李邦華緩緩出聲,也笑了:「的確,這天下,還能再有比太子殿下更值得投效之人嗎?」

「我亦願往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