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章:勁敵張獻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勁敵張獻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堵胤錫《救時二十議疏》中說道:「自『賊梳兵篦』之謠興,而民怨兵入骨。於是猾賊創為『剿兵安民』之說以愚黔首,所到之處翕然從之。臣知驅天下之民而從賊者,盡兵之為也。」

這說明,許多地方已經到了官逼民反的地步了。

「要做事,還是要得人礙…」朱慈烺輕輕地找了一方白紙,將上面的名字默默記了下來。堵胤錫是很好的,李振聲更是個有骨氣的忠臣。在官場之中一向名聲上佳,被俘之後還不忘記重歸大明,更是偷偷找孫傳庭裡應外合。只可惜,最後被李自成發現殺死與河南:「此人要救,讓錦衣衛想想辦法。堵胤錫已經回湖廣了,太可惜……不然倒是可以多籠絡一下。不過我既然要接監國的職司,也少不了要去湖廣。一時間,倒是不著急。」

「李自成的確是大患,但這是手下敗將,只要孫傳庭不誤我,我倒是不怕這個闖王。張獻忠……此人倒是勁敵埃」朱慈烺又翻閱起了奏章,算是清晰地對張獻忠此人而今局勢有了一個了解。

後世都說張獻忠屠川,將四川殺得只剩下幾十萬人,但朱慈烺卻認為這八成都是清人作偽。清人得國不正,殺戮太烈,屠城不計數,殺人盈野。弄得米分飾太平的時候不得不甩鍋到農民軍的身上。張獻忠固然是流賊是大反派,但朱慈烺卻知曉農民軍的跟腳都在投靠的百姓上。又不是一國基業已定,誰會在這種時候自挖跟腳?這般自毀長城的事情,也唯有朝堂的官軍才會去做。

想到這裡,朱慈烺苦笑了一下,繼續看起了奏章。

張獻忠這個當過捕快又當過兵的反賊頭領是積年老匪了。當初攻克襄陽就把主持圍剿的楊嗣昌氣死在湖北。崇禎十四年時,羅汝才部留在河南與李自成軍聯合作戰。為此。張獻忠部失去了一支有力的同盟軍,力量頓形單保加上八月在河南信陽同左良玉部官軍作戰中張獻忠大敗,部將沙黑戰死,兵員、馬匹損失甚多。此戰失利之後。張獻忠就謀求同其他農民軍匯合。其後,張獻忠由豫東轉入安徽,同革、左五營靠攏。

看到這裡,朱慈烺不由感嘆。

自己穿越的崇禎十五年真是一個轉折點。

在此之前,張獻忠李自成這類巨寇基本上都是被朝廷壓著。局面還在控制之中。可到了十五年,一切都朝著失控滑落。

在崇禎十五年裡,張獻忠部農民軍一直活動於安徽,有時配合在這一地區的革、左五營作戰,但沒有實行穩固的聯營。崇禎十五年四月,張獻忠進攻舒城,守將孔廷訓投降,遂克舒城。獻忠改舒城為得勝州,採取了一些保護生產和正常生活的措施,設立官員。試圖自立政權。五月初七日,張獻忠部農民軍攻克廬州,殺明兵備道蔡如蘅。次日,革里眼賀一龍部也攻克了無為州。六月,獻忠克廬江縣,農民軍奪得雙檣大船三百艘,又添造了大批舟艦,募集水手,在巢湖中訓練水師。不多久,張獻忠又匯合革、左五營於皖口。有眾老哨三十二營、小哨二十四營,「聲言渡江出蕪湖,犯南都。七月,農民軍同黃得功、劉良佐部官軍作戰於六安夾山。官軍被擊敗,江南大震。明廷下令把鳳陽總督高斗光、安廬池太巡撫鄭二陽革職逮問,以馬士英、黃配玄分別接任。

看到這裡,朱慈烺默默記了下來。說實在的,他對江南官員還欠缺一個仔細了解呢。

張獻忠得到官軍正在整頓兵馬準備捲土重來的消息,革、左五營為了同李自成、羅汝才聯營又已向河南移動。張獻忠不願步革、左的後塵,打算另創局面。然而。五營開拔之後,他獨臂難支,對付不了聚集在東南的官軍。經過周密考慮之後,他決定率部西入湖北,事先派軍師潘獨鰲潛入武昌「為內應」。

九月二十七日,張獻忠部已經進至同湖北接界的安徽太湖、宿松地區,「聯營二十餘里」。十月初,派出部分軍隊進攻湖北黃梅,為全師入鄂作準備。朝廷察覺了張獻忠的意圖,在黃梅地區堵擊迫使張獻忠被迫退返潛山縣天堂寨山區,依險待戰。潘獨鰲也被殺后,計劃落空。

十月間,黃得功、劉良佐等帶領士卒偃旗息鼓疾趨潛山,半夜縱火焚燒樹林,偷襲農民軍營盤。農民軍因變起倉猝,山區地形阻格,一時部伍大亂,被官軍擊敗。這以後張獻忠部還曾一度圍攻桐城,由於黃得功部官軍火急來援,沒有攻克。正當張獻忠進退維谷之際,湖廣被李自成得手了,曾經的老對手左良玉形如喪家之犬。

崇禎十六年初,李自成部已經佔領了孝感、漢川和漢陽府,兵鋒直逼武昌。平賊將軍左良玉望風遠竄,帶著軍隊順江一直逃到池州也就是後世安徽貴池。這樣,湖北境內的官軍兵力自然十分單保

看到這裡,朱慈烺又發現了一封湖廣麻城縣縣令的奏章。

奏章之中竟然說縣城之中不少大家豪族的奴僕紛紛組織起來,圖謀作亂。城內市民明承祖和奴僕洪樓先組織了「里仁會」和「直道會」。縣令雖然組織官軍鎮壓,但會眾湯志去跑去安徽潛山縣邀請農民軍。

張獻忠大喜,立即率部西馳,先後攻克黃梅、廣濟、蘄州。三月初五日,攻克蘄水。值得一提的是,張獻忠下令把寄寓城中的熊文燦家屬全部處斬。

可憐這位當年一力堅持安撫內寇的一方大員事到如今家屬都沒沒落到好。

「張獻忠兵鋒直抵湖廣,李自成亦是虎視眈眈。湖廣省城竟是一員兵將都無……」朱慈烺輕嘆一聲道:「真是有趣,有趣。」

想到這裡,朱慈烺便合上了奏章,看著桌案上三五十本還未批閱完畢的奏章,微微揉起了太陽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