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章:氣死皇太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氣死皇太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朱慈烺見了,揮手讓人拿了一直更好的鵝毛筆,備好了墨水,笑著繼續道:「土地。是這一切矛心的焦點。因為百姓需要依靠農業維生。但翻閱歷史,可以發現歷朝歷代的百姓是越來越多的。大皇朝維持的時間也是越來越久的。這說明,這一切是可控的。」

「只要一個皇朝治下的百姓可以依靠任何一個職業維持自己的生存,那麼皇朝的活力就可以得到維繫,他的生存空間,他的擴張空間都可以延緩死亡衰落的進程。在從前,絕大多數的生存方式只能依靠農業。但伴隨著商業、手工業、漁業等重重行業的興盛,百姓們就有了越來越多的可供選擇的空間,也就有了更多的機會不必因為沒有田地耕種而餓死。」

「當然,田地依舊是當今時代的本源。可是,我大明周遭,四處都有強敵。百姓重土安遷,經濟範圍內可以新開墾的空間越來越少了。而大海,便是我們另外一個可以擴張的空間。通過經濟的航運,我們可以移民到廣袤的新世界中,那裡,有足夠大明每人分得百畝的良田,有數萬萬兩可以開墾的黃金。有繁忙的商道,有無數大明百姓可以獲得生存新機會的希望。這,就足以讓我大明皇朝延續千年的未來1

「現在,這一個進程,將由鄭重啟迪。做好了,我大明皇朝千年史冊之中,必有你的名字。做壞了,也許末世崩塌,具是化為煙雲。怎麼樣,願意接受孤給你的這個任務嗎?」

朱慈烺說到這裡,已然可以看到魯應遴胸膛起伏,已然激動無比。高聲大喊道:「臣下願意接下這偉大光輝的任務,死亦無憾1

「我要你們的腦袋有何用?」朱慈烺搖著頭,道:「你第一次在孤手下做事。不清楚孤也理解。你只管放心,錢糧的問題不是你需要擔心的問題。你要管的問題。是置買油釘板木,雇傭匠作舵手。那朱正色不是說,造船大有學問,閘運糧腹里之船非乘風波浪航海之船,航海與腹里,板木不同,釘鐵不同,式樣不同,航舟危不同,索攬器用不同,人夫師手操駕作用不同。你只管將這些都給朕弄明白,造出第一等好船就夠了。」

「如此,臣下便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了1魯應遴感慨著道:「臣下明白!臣有信心,能將此事做好1

「好了好了,你先尋了精通造船的大匠與主持過造船之事的船東問問,將這造船所需一應花銷都報上來。將如何做事都思量清楚。我呢,也會囑咐軍務司,將此事單獨列一個計劃,全力支持造船之事!軍務司那邊也會第一時間準備操練出一支可用得當的水軍士兵。當然,你這兵科給事中的職司,我恐怕給你護不住了。你若想要來我這裡做事,想清楚。」朱慈烺說完,便不再吱聲。

魯應遴聞言,卻是深呼吸一口氣,沉思了三秒鐘就笑道:「臣在這兵科給事中位置上。看似職權甚重。然則,卻一物無用。臣願意舍了這一身官皮,跟隨殿下做事1

「好1朱慈烺緩緩點頭:「收拾七日。我會安排好你的事情。你若想要提前來亦是可以,來這裡找人,點名舍人司顧絳。」

魯應遴說完,重重一禮。

此間事了,朱慈烺也終於可以悄然鬆了口氣。

關外,通往盛京的道路上,一路馬隊沉默寡言。

領頭的是圖爾格,這位滿清重臣看著士氣頹唐,比起去時只有三分之一的隊伍。不由輕輕嘆了口氣。

但面上,作為統帥。圖爾格卻必須強撐著從容不迫,強撐著並無憂慮。

相對於圖爾格。死了親爺爺的和托就慘了。這位小貝勒絲毫不顧及軍心士氣,一路死板著臉,面帶殘淚,捧著阿巴泰的衣冠冢一路朝著東方的盛京奔去。

進入草原后,蒙古藩王們便已經自行離去,回歸了自己的草原。最是親善的,也只是與圖爾格通報了一聲,但依舊不管圖爾格同意與否,悄然離去。

這一回清軍的損失太大了。

這一次不是擊退戰,也不是攻城失利。這是一次野戰上集團軍的覆滅。死傷慘重的除了十數個牛錄的女真勇士以外,還有那些超規格出擊本以為可以大搶一把的蒙古人。

蒙古各個部落雖然都已經臣服皇太極,成了清國的重視盟友與部下。但他們依舊保持著相當的獨立性,這一次損失慘重,更給他們超出了理智的情緒讓他們迅速奔了回去。

於是,路上的隊伍更見稀缺。

圖爾格自己一部還算好的,兵馬一萬餘,回來的滿漢軍隊除去跑了的還有六千餘人,山西雖然爆發瘟疫又被孫傳庭所阻攔而沒有搶掠多少,但好歹沒有損失慘重,還維持這士氣。

可另外一邊,和托以及幾個牛錄章京帶著那滿漢兩三千人卻如同死爹死媽一樣,一路上都是神魂失魄。

這樣的景象,看得圖爾格心情沉重。

良久,當這個隊伍越發接近盛京城的時候,圖爾格心中的那一份不安便越發濃重,怎麼也難以釋懷。

終於,當隊伍停留在距離盛京城三十里的距離時,圖爾格勒馬停轉。

終於,他看到了一列騎兵打馬本來。

領頭的幾個滿洲軍官面容兇惡,衝過來不由分說,便大喝道:「來人,將此路將官統統拿下1

說完,這些人便直接朝著圖爾格、和托以及僥倖逃脫的漢軍旗佟圖賴等人衝去。

見此,圖爾格輕嘆一聲,沒有言語。和托卻是掙扎怒吼道:「憑什麼抓我?這是誰的命令?」

那領頭的滿洲軍將看了一眼,紅著眼珠子道:「還敢狡辯!這是和碩鄭親王,和碩睿親王,和碩肅親王一,多羅武英郡王合議下的命令!你們,你們給我滿清勇士丟了這麼大慘敗,氣得……氣得……」

「陛下都升天了……」

這個陛下,當然指的就是皇太極。

清國國主,愛新覺羅皇太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