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章:多爾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多爾袞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多爾袞站在屋子裡,背著雙手,推開窗,看著屋子外雨聲滴答滴答的,緩緩閉上了眼睛。

他想動了很多的事情。

崇禎十五年,洪承疇率領八路大軍去解錦州之圍,接連挫敗清軍。聽到前線戰事不利,坐鎮後方的皇太極坐不住,親自率軍救援。那時,御醫便已然憂心重重。皇太極的老毛舶鼻衄」又犯了,而且非常嚴重。但錦州之戰太重要了,這是打擊明國以來最重要的戰役。所以皇太極只是見病情稍稍緩解,便奔赴戰場,親自指揮戰役。

那一戰,大清勝了。

想到這裡,多爾袞微微笑了一下。他可是這一戰的主帥,功勛卓著。

但一想到接下來的事情,多爾袞又收起了笑容。

錦州戰役結束后,一個讓皇太極感覺悲慟不已的消息傳來了,海蘭珠身死。

於是皇太極當即返京,雖然如此,皇太極依舊未能見海蘭珠一面。

憂傷於此,加上皇太極本就病重事煩,回了盛京的皇太極身體一下子就垮了。

海蘭珠火化后,皇太極飲食頓減,一次,他從中午一直昏迷到晚上,嚇得滿朝文武全都亂了手腳。此後的兩個多月中,他一直沉湎於悲痛中不能自拔,后經諸大臣力勸似有悔悟:「天之生朕,原為撫世安民,今乃過於悲悼,不能自持。天地祖宗知朕太過,以此示警。朕從今當善自排遣也。」

這會兒,皇太極似乎接受了大臣們請求,出去狩獵散心。沒想到在返回途中,路過宸妃墓,皇太極下馬再次痛哭不已。

此後,皇太極一病再病,身體狀況急劇走上了下坡路。

崇德七年,也就是崇禎十五年十月二十七。

漢官都察院參政祖可法、張存仁上書:「皇上天縱神武,德被遐方,以仁心愛萬民。以仁政治宇內,凡養民恤民,無不周摯,雖當大業創興。實萬世之聖主,當代之明君也。臣聞有道者,天賜純嘏;福履者,景運靈長。今皇上道德醇備,福壽兼攏雖偶爾不豫,輒獲康吉,天之眷皇躬也昭昭矣,舉國臣民不勝歡忭。伏願皇上保護聖躬,上答天心,下慰人望。近見政事給予繁,動勞睿慮,各旗、六部諸大臣虛設何裨?凡心勞則氣動,更願皇上清心定志,一切細務。付部臣分理,至軍國大事方可奏聞。況大業垂成,外國來歸,正聖心慰悅之時,亦可稍輟憂勞。且時當食足兵強,皇上宜暫出遊獵,以適上心。臣等謬任言官,惟以聖躬為重,伏望息慮養神,幸甚1

皇太極閱后批示道:「所奏良是。朕之親理代辦處機。非好勞也,因部臣不能分理,是用躬自裁斷。今後諸務可令和碩鄭親王,和碩睿親王。和碩肅親王,多羅武英郡王合議完結。」

對於任何一個君主而言,權力是絕難放棄的。

也正因為如此,多爾袞才知曉當皇太極將權力下放到自己手中的時候,皇太極的身體狀況也到了怎樣一個惡劣的情況。

崇德八年正月初一,是每年一次的新年大典。皇太極又因聖躬違和,不得已也停了下來。

同年三月十七日,因聖躬違和,再次頒布大赦,死罪以下皆赦之。

同年四月初一,又因聖躬違和,向盛京及境內各寺廟禱告,施白金。

當時間劃到五天前的時候,一封軍報傳到了盛京。

聽到之人,無不是震驚難言。

這便是征明而去的阿巴泰身死,大軍被圍殲的消息。

堂堂大清饒余貝勒,努爾哈赤之子,竟然死在了明太子朱慈烺,一個區區十六歲小兒的手中。

消息傳來,眾人紛紛震驚難言。

他們震驚的倒不是朱慈烺的歲數。

天聰二年,在母親死去的翌年,多爾袞就隨其兄皇太極進軍蒙古察哈爾部。破敵人於敖穆楞,為此,皇太極賜給多爾袞「墨爾根戴青」的美號,那一年,多爾袞一樣16歲。

只不過,現在崇德八年,距離當初已經十五年過去,多爾袞已經是一個三十一歲的大叔了。

所以多爾袞驚訝的是清軍竟然被明軍圍殲這樣一個事實。

若是說阿巴泰領著主力攻城不下,被炮擊折損頗多,多爾袞還有些可以接受。

但野戰之中,三萬餘清軍鏖戰,卻反而被清軍圍殲,連跑都只走脫了三千來人,這如何不讓多爾袞等滿清王公震驚?

震驚過後,便是掀起的無邊巨浪。

很難有人願意接收這麼一個結果。

最難接受的,除了失去一員大將支持者的豪格,那顯然就是大清的國主,皇太極了。

豪格當即表示要壓下軍情。

眾人並無異議,只是過了兩日,消息還是莫名地傳入了皇宮之中。

當夜,一個讓舉國皆哀的消息傳了出來。

大清皇帝、「博格達.徹辰汗」腦卒於殿。

消息傳出去,憤怒的濟爾哈朗下令逮捕了征明大軍的上下將官。身為在陝西與孫傳庭對戰的圖爾格因為對比阿巴泰的表現還未折損多少,反而帶回了一些斬獲。故而,多爾袞發話后,圖爾格很快便被釋放了出來。

但同樣敗仗兗州城的和托卻是被牢牢關押在大牢之中,任誰說清也放不出去。

對此,豪格卻說不出話來。

從因果關係上講,正是阿巴泰的失敗才讓獲得消息的皇太極氣死在皇宮之內。

只不過,和托被逮捕,切正式宣布了這一路征明大軍的失敗。

正藍旗這一次折損之慘重,卻同樣深深重創了豪格的支持面。

皇太極死後,作為皇太極之子的豪格有正黃旗與鑲黃旗的支持。這與多爾袞與正白旗與鑲白旗的支持打平。

但讓眾人看好的是,豪格本人同時還是正藍旗的旗主,三比二的實力讓眾人對豪格上位深表看好。眼下,正藍旗折損慘重。

「漢人有句話,說得好拿。」皇太極喃喃著:「山雨欲來風滿樓。只可惜,南顧不及了。」

「我的好睿親王,這會兒,還想著什麼軍國大事呢?」屋內,一個嬌媚的聲音響了起來。

「嫂嫂不急,我只是有些開心罷了。」多爾袞一邊笑著,一邊進了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