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四章:光明與黑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光明與黑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孤領軍在北,大敗李自成,圍殲阿巴泰。`難道還在江南建不起一部合用的大軍?」朱慈烺目光咄咄。

張采卻是更加嚴肅了。

皇家近衛軍團在與阿巴泰的戰鬥之中的確折損不輕,但這並非意味著這樣一支得勝之師就無法再去救援湖廣。

甚至,光是朱慈烺麾輕裝6續而來的軍團直屬部隊就依舊保有戰鬥力。

張采敏銳地現了朱慈烺的意圖。

「財賦1

朱慈烺做事一向講究實務,講究效率。比如眼下,朱慈烺面對江南的局面思路便非常清晰。太子監國應天府,職權輻射江南,想要抓住實權,要就是財權。

原本的格局是已定的,朱慈烺繼承下去問題不大。但朱慈烺想要平定湖廣亂局,那自然就不能光想著給富庶的江南輸血,而是要想著能夠擴大稅源。

擴大水源,那麼當其沖的就是江南士紳。

張采很清楚,自古與民爭利說的都不是尋常的平頭百姓。那些賤民,也算得上與天子對話的民?

這個與民爭利,說的從來都是士紳大商人。也唯有這些,才值得朱慈烺去收稅。

現在,張采不由佩服起了張溥的眼光。.?`c?o?m?

果不其然,朱慈烺一來就打算破壞緣由格局,新開稅源。

想到這裡,張采沉聲道:「殿下心憂湖廣局勢,臣下自然苦思以求對策。然則練新軍乃是個水磨工夫的事情,非三五月不見功力。眼下湖廣危急,還請殿下籠絡左部,儘快西進。再者,南人不如北人擅戰,還請殿下將練兵之事移駐湖南山東等北地。」

聽話聽音。聽一個人說話,不僅需要聽字面意思,還要揣摩其中潛台詞。而想要揣摩出其中真正意味,還要猜為何這麼說。

「果然是江淮無良兵嗎?」朱慈烺心中冷笑:「還不是因為練兵基底駐紮江南,就要在江南新開稅源。這不過是委婉而堅定地拒絕了。」

壓抑住憤怒。朱慈烺話鋒一轉:「左部是能用。」

張采愣了,愕然地看著朱慈烺。

但朱慈烺卻忽然詭秘地一笑:「平賊將軍的封號,是應該給真正用功之將。我已然接到苦主檢舉,如此軍紀敗壞之舉。豈能不嚴查?」

「軍紀自當整肅……」張采忽然想起了張溥對黃得功密信時的喜悅,心道朱慈烺倒是不怕武將都離心……

心中這麼想著,張采又緩緩呼出一口氣道:「可左部若是在整肅之中垮塌,則湖廣局勢再無收拾之力了,武昌一旦陷落。`c?om數十萬黎民盡入闖賊之手……這責任之大……」

「孤監國應天府,得陛下欽命報江南安危。」朱慈烺緩緩起身,背負著雙手凝視著張采道:「這責任再大,孤一樣負得起。」

「如此……下官靜聽殿下的好消息。」張采緩緩躬身。

不歡而散。

池州。

左良玉唉自己的營房之中大大鬆了一口氣。

張溥表達了自己對他的支持。

這無疑是一個很重大的利好消息,這意味著江南的士紳不會站在朱慈烺的一方跟著圍剿他這個敗軍之將。

只要如此,左良玉就有了一點信心可以與朱慈烺周旋下去。

為此,左良玉已然派出一部麾下最後一支能打的兵朝著西邊殺出去,試圖追著一部佔了縣城的張獻忠部戰鬥,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終於,當張溥的書信順著飛鴿傳到池州的時候。左良玉安心了。

他召集了麾下大將,聚集在自己的周圍,親兵視為日夜巡視營地。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左良玉的安全多一點保障。

「眼下,池州大營裡面兵馬過十萬。親衛營的將士更是有我兒子左夢庚親自操持,這般穩固的跟腳,誰能奈何得了我?」左良玉掃了一眼營地,歡快地大笑了起來。

營地外。

一個個士兵們巡邏著,作為慣例在軍中巡邏的部將張應元此刻也是不斷地走在營地之中。

擴軍之後的左部兵力大張,從原來的殘兵敗將萬餘人瞬間擴充到了強兵十萬的地步。

人馬上萬無邊無岸,當數字到了十萬的時候。它的複雜程度更是到了一個讓人瞠目的地步。

自然,這樣一個營地,他的管理也是格外艱難的。

故而,哪怕作為左良玉是手底下的大將。張應元也不得不每天都抽出眾多的時間浪費在巡邏營地,維持軍紀上面。

也正是因為左良玉好歹還有一批忠誠的軍將,終於讓這十萬大軍還是漸漸掌握在了左良玉的手中。

只不過,而今的左良玉顯然有些風聲鶴唳,將手底下的大將都喝令出去,巡視營地。似乎真的會有人孤身沖入營地一樣。

這個想法在張應元的腦海之中升起之後,便讓張應元一下子甩脫出去,他看了一眼無邊無岸的人群,道:「這些都是將軍麾下的士卒,如何會讓區區一個小蟊賊進來害了將軍?」

這麼想著,張應元心中的情緒好歹安心了一點,朝著營地外走去。

他的營地比較倒霉,其實安扎在了靠著營外外圍的地方。以眼下左部的叢林法則而言,顯然是越靠近左良玉的中心越是受到重要。

就當張應元朝著外圍走去的時候,忽然,他看到的一個人影開始緩緩走來。

這天,是天明的清晨,雲霧升騰,起來的士卒還稀少,只有張應元勤快地巡視著營地。

而這樣一個大清早里,一個清朗俊俏的少年郎朝著營地內走去。

他配著劍,步伐堅定,身姿挺拔,容貌俊俏目光堅定。對視著那樣的目光,張應元忽然覺得自己脆弱十分,在這樣的面目面前毫無抵抗力。

他認出了來人……

「太……太子殿下……」張應元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朱慈烺朝著張應元點頭笑了一下,只帶著三五個文弱書生以及親軍將領寧威便朝著營地內一直走過去。

清晨的營地里雖然有十萬兵,雖然有無數巡視的隊伍。

但當他們看到朱慈烺這麼一個身姿挺拔,全然看不出一點鬼祟的身影時,卻紛紛都愣了下來。

就彷彿,黑暗遇到了光明,冰雪遭遇了滾燙的火爐。未完待續。

ps:這一章寫得可能不太好……

唉,但沒辦法。今天表白失敗了,好煩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