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五章:一人對千軍【四千字大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一人對千軍【四千字大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一身白袍如雪,腰中長劍與佩玉相撞叮噹作響,悅耳,伴著出塵的俊逸。

此刻,營地里忽然間陷入了一種古怪的靜謐之中。

除了朱慈烺以及寥寥數個隨從的腳步聲,竟是莫名地開始都陷入了一種古怪的緊張之中。

士兵們看著自己的長官,長官們則是焦慮地盯著自己的將領。到了張應元這兒,更是茫然失措,百般情緒交雜。

就這樣,張應元竟是呆住了。

看著朱慈烺的到來,張應元的腦海里猛地冒出了許多念頭。

朱慈烺為什麼突然來了?不是之前還在京師嗎,就算來了江南也應該是第一時間去南京啊!

他猛地回想起了左良玉在帳中對朱慈烺的話語,他想到了左良玉對朱慈烺那種刻骨的恨意與忌憚。

他更回想起了在開封一戰上,左部的倉皇失落與皇家近衛軍團的春風得意。而曾經,左部上下將官無比接近春風得意,而不是現在要被手下敗將李自成從襄陽趕到武昌,又被張獻忠嚇得從武昌逃跑到池州。

一想到接連這麼多戰敗之罪,張應元猛地恐懼了起來,終於鼓起了一點點勇氣衝過去,攔住了朱慈烺。

只是,就當他剛剛想要動作的時候,他忽然發現了站在朱慈烺身邊一個男子警惕的目光。

他沒有認出來,這個名作魏雲山的男子有著如何大的能量。

但他很快就發現了這個人盯著自己那抹目光里奇怪的韻味。

張應元的副將,他的親侄子張鳳山忽然走過來,格外緊張冒著虛汗地盯著張應元:「叔父……不要輕舉冒動礙…」

「鳳山?」張應元看了一眼張鳳山的眼睛,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決絕,良久他將目光下滑,看到了張鳳山的手中一抹寒光頂在了自己的腰上。

「殿下……早有準備吧……」想到這裡,張應元苦笑著,目送朱慈烺俊逸的背影。眼睜睜看著朱慈烺一步一步走入帳內:「可哪裡,就是將軍的親軍了,左夢庚小將軍可不是能策動的人礙…」

果然,當朱慈烺終於走進核心營地的時候。左夢庚沖了出來。

嚴格來說,左良玉部上下將官包括左良玉都沒有見過朱慈烺。

但很是用心的左良玉卻找到了朱慈烺的畫像,讓一幹將官認出來人。

而左夢庚更是一下子認出了來人就是被左良玉叨叨絮絮了半年之久的大明皇太子——朱慈烺。

「你……你……來人,給我攔住他們1左夢庚也是乾脆,當即召喚起了麾下親兵。

遠處。看著這一幕的張應元輕嘆了一聲,看著身邊的張鳳山道:「我就說吧……小將軍的親兵還在,區區十數人怎麼能抵擋得住?」

朱慈烺沒有開口。

說話的是他身邊的一員老將虎大威。

只見虎大威邁步而出,冷冷撇了一眼左右眾將,冷哼一聲道:「小兔崽子也敢在老夫面前動粗?老夫堂堂大明經制總兵官虎大威在此,那個小兒趕來放肆?」

虎大威一語說罷,卻真的讓張應元愣神了起來。

一旁,張鳳山低聲道:「咱們的根底也是出自邊鎮的,山西的邊軍老將在這裡,那些親軍將士哪裡認不出?咱們又不是反賊。見了官軍將官,難道還要打打殺殺不成?」

張應元沉默了。

更加沉默的是左夢庚。

出來一個總兵官擋路,其他的士兵也頓時面面相覷,不敢下手。左部本來就接連敗局,士氣低微,不是什麼令行禁止的強兵。經歷了這麼多敗仗,士卒們都忍不住東想西想。

這樣一來,左夢庚一句不分青紅勻綰文莧盟們有勇氣抓一個總兵官?

就當左夢庚坐蠟的時候,朱慈烺終於開腔了:「讓左良玉來見我。我既然親自來了我大明平賊將軍的營地,這份誠意。還不足以讓左良玉出營?」

帳內,帷幕被嫌棄,左良玉大步前來,看著朱慈烺。微微一拱手:「殿下,末將甲胄在身不便行禮。」

「我看將軍軍營巡視勤快,在內帳依舊甲胄不解,想來是時刻準備為國作戰了。」朱慈烺背負著雙手,凝望著這個長相俊俏的神射手,心道侯恂這個外貌協會的坑貨也料不到自己會提拔出一個軍閥吧。

「賊勢猖狂。末將嚴肅軍法。只不過是為防止賊人來襲罷了。」左良玉毫無對皇太子的心理劣勢,反而拋出一句玩味的釘子:「寥寥數人的小賊末將倒是不怕,就怕有人勢大壓人埃」

朱慈烺看了看身邊寥寥數人,笑了:「那孤也就不廢話了。就請左將軍擂鼓聚將,集聚士兵。孤身為南京監國,正要解決湖廣之亂,也會解決左部一直以來懸而未決的問題。當然……孤以監國太子的身份像平賊將軍保證,這份聖旨,你一定會滿意的。」

說完,朱慈烺拍了拍虎大威的肩膀,讓其示意別再堅持。

虎大威聞言,這才氣呼呼地冷哼一聲退下:「只要某位大將軍別怕了我們一行寥寥數人,那自當照辦的。」

左良玉一聽,的確也是這麼個道理。自己營帳之中兵馬十萬,不說那些強行抓過來的民夫以及費儘力氣招攬進來的山賊,就說自己好歹還有幾千骨幹就在身邊隨時等著,惹急了自己一把衝上去就能將朱慈烺給抓了,怕什麼?

這般想著,左良玉便下令將自己麾下士兵將官開始聚集。

就當左良玉下完命令以後,也覺得這般敵視朱慈烺有些不對勁了。朱慈烺身為太子監國,說話的信譽度和皇帝也差不多是一個意思。一口唾沫一個釘,想來怎麼也不至於欺瞞。

畢竟,當眾說出去的話眾人都聽著。

一想到朱慈烺會給自己一封很滿意的聖旨,他頓時滿滿期待了起來。

「看來自己讓麾下一部往西邊打,還真是讓復社那些人造勢成功了。要不然,太子怎麼會跑過來呢?顯然,這是要安撫我,讓我領兵去收復武昌了。這一次。總算能夠好好找朝堂要到一筆錢糧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趁勢再要一個封爵過來……甚麼平賊將軍,一個印都掛了兩三年了罷,還不換個更高的官兒?」左良玉看著朱慈烺。越看越是滿意,立馬請朱慈烺入大校場的高台上安坐。

說起來是大校場,其實也就是個緊急搭建起來的小檯子。對於左良玉而言,更是沒有操練的概念,只是隨便找了個寬敞的空地作為大校常

很快。皇太子殿下到了池州軍營的事情就在軍營里傳開了。

左部軍紀本來就不嚴明,又是已然下令讓他們聚集,一時間關於皇家近衛軍團、太子以及左良玉安排的消息在軍營之中滿天飛。

左良玉當然是關心自己的待遇,其他的軍將也大多如此,紛紛在討論朝堂這一次要怎麼安撫左部。

至於那些士卒,議論的就更加實際了。

「太子殿下都親自來了,想來這一次手筆應該不小吧?聽說將軍一直都想陞官,只不過平賊將軍基本上到頂了,看來是想要封爵了。這一次不給,收復了武昌也肯定要給的。」

「那咱們營中呢?怎麼著也要幾個總兵官罷。便是沒有。也得有個副總編罷?」

「就是……還有那錢糧……依著太子殿下的大手筆,怎麼也得有個幾十萬兩埃」

「太子殿下可親自都說了會讓將軍滿意呢1

聽著眾人議論紛紛,張應元卻是看著張鳳山平靜的模樣,心中猛地生出了一種恐懼。

想到這裡,張應元漫不經心地走到了那些士兵身邊,聽起了議論。

果不其然,這裡的議論迥然大變。

「釹掄獯衛詞且收復湖廣呢。這是去打李自成和張獻忠的罷?」

「咱們都成了官兵了,不是打反賊還是打什麼?」

「李老哥,你說這話便是違心了罷?沒瞧見那些老兵,一個個聽了李賊張賊什麼的。嚇得什麼樣一樣。只是聽著一路往東去,便激動無比,都是朝著百姓家裡動刀子搶東西。要我說……」

「三子,不要命了?」

「王叔。你也別勸我!我可是聽說了,那義軍打來,待百姓好呢!要是我們還在老家,能等著義軍過來,說不定反而比在這鳥朝堂治下還要來得好過1

「唉……三子,你想著的事情是好。可能做得成么?那義軍就真的好?聽王叔一句,這次來的太子不一樣呢。你聽說過皇家近衛軍團罷?能進那邊,才是真的當兵做。每日吃的是白面饅頭,三五日都有葷腥。要是手上本事硬扎,還能進軍校讀書呢。這可真是有出人頭地的地方了。而且,那一部兵可是學著岳爺爺的,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端的都是好漢子1

「哼,就我們跟著姓左的,一個個都成不了好漢子。這什麼勞什子太子來了又如何,是能打張獻忠,能收失地,能治得了那些沒凍要財務,沒餓要擄掠的?」

「嘿,你還別說。我可是聽說了,這一次太子殿下來了池州,就是要讓湖廣好過起來。就是要打張獻忠的。就是要……放……將軍?」

「將軍……」

張應元尷尬地看著自己的侄子,發現自己的偷聽被一干士兵發現了。

「叔父,左將軍喚您過去呢。」張鳳山笑了下,卻讓張應元感覺到了自己彷彿墜入了一個黑洞之中。

大校常

朱慈烺站在高台上朝著遠處的魏雲山點了點頭隨後對左良玉道:「左將軍,準備接旨吧。」

左良玉依言率領一幹將官分列左右,齊齊站在台下等候。唯有左夢庚忽然感覺有些心神不寧,想要和左良玉說些話,卻在這樣的情形下沒辦法開口。

只有魏雲山悄悄放鬆了下,微微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這十萬大軍的水分也委實太大了。

不得不說,左良玉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他沒有將那些新抓壯丁的士卒放到自己身邊,而是以同心圓的方士一層層地由親疏排列著各部的駐紮。

也正是如此,軍營之中充斥著數萬彼此不認識的陌生人,卻還沒有造成什麼大的麻煩。

現在,那些新丁士兵悄然間匯聚到了最裡層。對此,左良玉以及他的一幹將官卻茫然無措。

朱慈烺站在高台上,看了看手中的金黃色著龍紋的聖旨,沒有著急著拿出來,而是背負著雙手,看著一個個目光,有些感慨。

「我,大明皇太子,今日站在這裡,在宣旨之前,有許多話想要先說出來。」朱慈烺道:「我看到在場的目光,很多人不安。這樣的不安,我深切理解。這個不安,在我預感到大明內憂外患,每個人的命運都朝不保夕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今天,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他在湖廣上數百萬生命安危受到威脅的同胞們而來,為了這裡十萬朝不保夕的人們而來。我手中的這封聖旨,一定會解決這一切。」

朱慈烺的話有些讓左良玉感覺奇怪,這樣的大白話可不像那些官員們的作風。不過,看到那封聖旨,左良玉莫名地安心了一些。

「在河南,我對皇家近衛軍團的士兵們說。軍人,是一個榮耀的身份,是一份崇高的職業。是我們所有大明兒郎,天然應有的義務。保衛這個國家的安定,用我們手中的武力制止一切侵犯我們家園的罪惡。」

「在山東,我帶領我的士兵們走上戰常我,大明的太子朱慈烺!作為一個最樸素的大明兒郎,和所有的士兵一樣,踐行者我當初承諾的話語。為這個國家的安危戰鬥,為這片土地上所有的同胞們戰鬥。這就是我們戰鬥的信念。是我們成為軍人士兵的理由。」場面安靜無比,樸實的大白話讓眾人聽得格外認真,只有朱慈烺清朗的聲音。

「父親……有些古怪……」左夢庚悄然道。

左良玉回過頭,看到了一個個臟污的面孔,這不是他的親軍!

很快,左良玉就想到了一個自己最不願意相信的可能:「難不成,朱慈烺真的要在千軍之中,辦了自己?我有十萬大軍啊1未完待續。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