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六章:不信抬頭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不信抬頭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太可笑了,哪有這麼找死的!一定不是1左良玉給自己打氣道。

十萬強兵前,慷慨男兒烈。朱慈烺接下來的話語徒然一變。

「但從來沒有1朱慈烺的話語徒然一變:「從來沒有任何一支軍隊,可以讓自己的使命變成私人的武裝1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士兵,可以在我大明的天空之下,成為匪徒1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軍人,應該在保家衛國的時候,選擇退怯1

「很不幸,我今天來到這裡,看到了上述不應該發生的一切。一群應該被保護的大明同胞被擄掠了,被迫成為所謂的士兵。」

「告訴我,是否有人被迫背井離鄉,拿起武器,茫然地為一個野心家的**作戰。」

「告訴我,是否有人並不願意充當一個名為士兵實際上只是奴隸的存在?」

「不是!我們是被逼的!殿下……」忽然間,人群之中,一個壯漢沖了出來,鼓起勇氣,高聲大喊:「殿下救我啊!是左良玉強掠我進軍,小人本來就是一個鐵匠,不想在這裡給人做牛做馬,最後還要去送死1

「好1朱慈烺當即回應:「只要是被強行擄掠進軍營的,我這裡一一準許爾等回鄉!發放路費,絕無欺瞞1

「殿下!你這樣做就不怕嘩變嗎?」左夢庚忍不住了,當即站起來嗆聲。

朱慈烺沒有回復,他的身邊魏雲山卻悄悄點了點頭。

「不得喧嘩!殿下還未宣旨完畢1來人腰粗膀圓,足足高出左夢庚一個腦袋。更加重要的是,來人脫了外衣之後,頓時便露出了身上的飛魚服,腰中的春刀。

「左良玉,接旨1朱慈烺忽然間爆喝:「真當孤不知道你做下的那些醜事嗎?」

「眾將都給孤聽著!今日。孤只誅首惡,其餘不揪,若是真以為自己身為朝廷大將,還能坐下藩鎮的事情。星夜之間皇家近衛軍團就能抵達!膽敢頑抗者,殺無赦1

「還有,告訴孤,這所謂的十萬大軍之中,有多少人是盼著將左良玉擄掠爾等之罪審判的?孤要聽到你們的聲音1

「殿下。我是被迫的1

「我是被抓的啊1

「我要回鄉!請殿下窮治左良玉之罪1

「請殿下窮治左良玉之罪1

「請殿下窮治左良玉之罪1

……

左良玉聽著這麼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心中什麼塵封已久的東西忽然間猛地破碎了。

「為何會如此,為何會如此?」

「我竟然被自己的部下背叛?」

「這些人根本不是什麼部下!他們就是一群裹挾起來用來做炮灰的東西!他們也敢背叛我!該死,該死1左良玉怒吼著,目眥欲裂:「我兒何在!傳我親兵過來,親兵呢,親兵呢?」

……

遠處,張鳳山無視一員戰將憤怒的雙目,動情地對著眾人道:「兄弟們都是大有本事的人,何必跟著左良玉這麼一個冢中枯骨呢?我知曉大家都是手上本事硬扎的。這樣的本事。皇家近衛軍團裡面有的是前程,跟著左良玉不止是荒廢,更是糟踐啊1

「聽聞皇家近衛軍團裡頭,能天天吃飽,天天吃肉?」一員胡愣愣的士卒當即問出了最重要的問題。

其他悍勇的親衛們雖然被這愣子說得歪樓了,卻也跟著注意了起來。

「天天吃飽那是當然的。吃肉嘛,卻也得看情況。一般的新兵劣部豈能頓頓吃肉?」張鳳山驕傲地道:「以我的本事,也是在軍中被平定了武藝得了一個佳字這才成了士官,能頓頓吃肉的1

「頓頓?」那胡愣愣的士卒一下子抓住了要點:「那我跟著幹了!跟著皇家近衛軍團,能靠本事吃飽飯。還能吃肉,還有啥不滿的?」

「一天三頓,還能有銀子,有前程1張鳳山恰當時候地丟出幾句話。

其他人聽此。頓時最後一點堅持也消散了:「我們願意跟著殿下干……」

「張鳳山,你吃裡爬外1這個時候,那個被捆住的軍將怒吼了起來。

聽此,張鳳山轉過身,終於來搭理他了:「吃裡爬外?左良玉拿著朝堂的銀子擴充自己的實力,想要兵為將有做藩鎮。這番陰私,真當我等不知道嗎?告訴你,我始終是朝廷的將官!而不是左良玉的家奴1

「你會後悔的1

「你一定會死的,會損失慘重的!告訴你……」

「我們還有數千親軍,這都是將軍十數年的家底,絕不會被你妖言惑眾……」

……

「我的親軍呢?來人,來人……」左良玉怒吼著,場面一時間落入了寂靜。

朱慈烺背負著雙手,冷冷地盯著咆哮的左良玉。

三息的時間過去了,五息,十息……

當二十息的時間吼完以後,左良玉愣愣著,轉過身。

身後,是一個個被錦衣衛攔住,沒有怒吼衝過來的那些被強行抓緊來的壯丁士兵。

眼下,這些壯丁拿起武器以後,就再也不是當初左良玉可以隨意魚肉的對象了。

看著一個個憤怒的眼神,左良玉忽然間畏懼了。

當左良玉失去了軍紀的武器統帥這些人的時候,他頓時便跌落成了凡人。

沒有人應和左良玉的呼喝。

其他軍將也是亂糟糟地喊著自己的部下。

只可惜,百餘悄然間潛伏進來的錦衣衛早就控制住了局勢,區區十數軍將根本無法和自己麾下的那些部將取得聯繫。

那些手上沒有多少血仇的親軍士兵早就被朱慈烺下令分化了。

更加關鍵的是,外層數萬被朱慈烺激起情緒的那些壯丁士兵在,那些軍將的忠實部下就無法穿透人群鑽進來。

一念於此,眾人都不由苦笑了起來。

而最為苦澀的,自然只有左良玉。

此刻,朱慈烺的手中的聖旨也終於響了起來:「自你領兵起,公然下令士兵擄掠,犯下**、殺人、搶劫、焚燒、綁架以及謀反等重重罪惡。今日,我便告訴你人在做,天在干。善惡終有報,天道號輪換。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