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七章:錦衣衛何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錦衣衛何在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cpa300_4

朱慈烺大喝一聲,道:「錦衣衛魏雲山何在1

「屬下在1魏雲山赫然出列,手中蛇形彎刀耀耀生光。

「給我拿下犯官左良玉1朱慈烺爆喝一聲,竟是讓左良玉聞言接連退了數步。

魏雲山高喝一聲得令便大步朝著左良玉衝去。

其他人見此,紛紛面面相覷。

唯有左夢庚還算是父子情深,大叫道:「不能如此!你們不能如此啊!我父是大明平賊將軍,錦衣衛怎麼敢亂來1

「還有,我父親是平亂湖廣亂局的唯一力量埃你們拆散了平賊將軍麾下十萬雄兵,如何平亂?」

「不要動手,不要動手1左良玉也終於反應了過來,明白自己還有最後一個砝碼,高聲道:「我願意平賊,我願意死戰!我有功,我忠於國家,忠於朝廷埃我射術無雙,不能抓我1

「愣著做什麼?」朱慈烺望著一個個看過來的雙目,不為所動。

見此,魏雲山繼續大步衝過去。

左良玉終於慌了,他明白朱慈烺是動真格的了。

想到那被剝奪權勢的結局,左良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會落到這一個境地:「怎麼會如此,我可是在我麾下十萬大軍的營地之中啊!怎麼會如此……朱慈烺!你不能抓我,你不能抓我啊!我是大明的平賊將軍,你敢抓我,這湖廣的亂局就還有誰能收拾?告訴你,你敢動了我,這湖廣的亂局一定會糜爛下去!到時候,天下沒了糧倉,必然大亂。你朱慈烺就是這一切罪責的第一負責人!放了我,我能平賊,我能殺敵啊1

「黃得功和劉良佐都不會為你廝殺的……沒有人能代替我啊1左良玉嘶吼著。他終於看到了朱慈烺的臉上表情動了。

為此,左良玉終於緩緩鬆了一口氣。

卻不料,朱慈烺只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看著左良玉。一字一頓地道:「這大明的天下,我當然會負責。湖廣,爛不了。你做下的罪孽,一定會得到大明國法的審判1

「拿下1朱慈烺說完,冷冷地環視著在場所有人。

看著朱慈烺凜冽的目光。誰都明白了朱慈烺的決心。一時間,再無一人猶疑,魏雲山衝過去拿下了左良玉。而其他錦衣衛也是紛紛撲向左夢庚。

唯一讓張應元等左良玉麾下軍將放鬆的是,朱慈烺真的信守承諾並沒有動他們。

只不過,緊接著一個消息又讓他們陷入了瘋狂。

「現在舉報那些有罪軍將,只要找得到罪證的,就可以抵消自己身上的罪過。手快有,手慢無哦。」朱慈烺頑皮地朝著一干左良玉麾下的軍將說完,隨後便回到了人群之中。

伴隨著左良玉的順利被捕,場面終於悄然間回歸了有序之中。

接受團隊迅速入駐池州。而朱慈烺,則重新乘坐了戰船,開始浩蕩朝著西方馳去。

夾板上,朱慈烺背負著雙手,他的身後顧絳欲言又止。

「有話就說,猶疑顧忌,這是擔心我非明君嗎?」朱慈烺看出了顧絳的心思。

顧絳頓時乾笑了一聲,道:「殿下,何必將左良玉押解到南京?這不是給那些人攻擊的名目嗎?袁崇煥後來被認定為國賊,斬殺毛文龍之事。可是惹得不少人非議。至今都有人感嘆,若是當年毛文龍未死,而今遼東局面還為未可知呢。」

「毛文龍當然是有功的。袁崇煥殺他,是挺冤屈。但若覺得一個左良玉比得上毛文龍。那真是太荒唐了。區區幾個民賊,哪裡有滿洲的女真兵厲害埃」朱慈烺苦笑著道:「李自成厲害吧?敗軍之將都能追殺左良玉殺到這般落魄地步。可我還不是轉手就收拾了。真正是我大明未來強敵的,還是滿清建奴。他們的士兵單兵素質真的是高太多了。毛文龍能在遼東創下局面,牽扯住建奴兵力不得兼顧,這樣的功勛,十個左良玉也抵不上。」

「何不就地殺了左良玉?」顧絳格外憂慮:「話柄總是會惹出非議重重的……」

「你知道我為何不覺得左良玉可以與毛文龍比么?」朱慈烺悠悠地說著。

顧絳頓時恭敬地碰了一下:「還望殿下賜教。」

「因為毛文龍的罪名。未經審判,不為法司所容。」朱慈烺沉聲道:「驗明罪證,由南京三法司審判。這便是事實昭然,後世想要翻案,就要面對一個個明晃晃的證人證言證據,這都是不容抵賴的。」

「可是江南風議……」顧絳思考了一下,忽然長長吸了一口氣,道:「殿下,復社會對此做文章的。一旦湖廣失利,這就是他們可以用來攻擊殿下最有力的法寶……那時候再翻案……」

「他們……翻不了天1朱慈烺輕笑了一聲,看向武昌城:「張獻忠嗎?很好。我很久沒有渴望過一個夠格的對手了。」

「殿下……可我們才兩千人……親衛營好多兄弟們都折損了。」顧絳想著,又加了一句:「聽聞張獻忠兵馬數萬……都是實打實的……」

「哈哈哈……我都不懼1朱慈烺站在船頭上,意氣風發。

……

武昌城亂了。

當張獻忠的數萬兵馬陸續渡過河流,開始緩緩圍向武昌的時候。城內就不可抑止地亂了起來。

儘管,武昌的官宦們都已經知道武昌場內不再是兵力薄弱,而是有了一支為數上萬人的楚軍。

這是一支罕見掌握在藩王手中的軍隊。

這是除了國初時再未見到過的景象。這一支由楚王府府長史徐學顏掌握的軍隊是由原先各地逃竄進武昌的亂兵聚集的,對此,朱華奎罕見地大方了起來。不僅軍餉充沛發下去,王府之中的廚子也全都派了出去,酒肉供應,養著這一支大軍的伙食水準噌噌上漲。

與此同時,城外,張獻忠意氣風發,前所未有地感覺興奮:「終於,我張獻忠也能打下一個省城了!哈哈哈……這是我建國的基業1

張獻忠兵圍武昌,朱華奎卻看到了絕對想象不到的一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