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章:最強戰營踏征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最強戰營踏征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鼓點敲起。

一身截然不同軍裝的皇家近衛軍團親衛營登上了河岸。

很快,一支百餘人規模的騎兵隊伍開始集結陣地,驅趕周圍散亂的張獻忠部士兵。

靠岸的上百艘大小船隻則喊著號子,依次下船。

船上,身為炮兵百戶的趙廣寧悶悶不樂地解開了自己一身鎧甲。那是一套西班牙征服鎧甲,頭是西班牙無面甲頭盔,中間是一身鍍銀護胸甲,以及一柄鯊魚皮包裹裝點著翠玉的腰刀。

此刻,他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單筒望遠鏡,舉著拇指比對了一下,離開了船艙,指揮著手下人抬出了一門十二磅的加農炮上了岸。

很快,一名傳令兵帶來了朱慈烺的命令。

「向城牆開炮1

得令的趙廣寧讓手下炮兵拿著中等銷子。不一會兒,炮兵拿了中等銷子往炮身後一插拿鎚子往裡面一敲一敲。趙廣寧則拿出個水平儀前面綁著千斤墜。看著炮身的角度移動。

當炮身安放在了十九度左右的位置時,趙廣寧大喊一聲:「好1

那炮手聞言,頓時放手。

此刻趙廣寧拿出一根羽毛吊在半空之中,看著風俗偏向西北六度,最終念念有詞了幾句,對炮手道:「安放三號包裝的火藥包。」

不多久,炮手抱個上面寫著三號的布口袋過來,把布口袋放到炮口裡,拿捆著麻布的棍子往裡捅。

趙廣寧看著捅結實了,大喊一聲好。隨機放實彈。

實彈也放入炮口接著還是拿麻布棍子往裡捅,良久,趙廣寧親自拿起標尺。對遠處三裡外的武昌城校對,過了不多久,又拿鐵椎往炮眼裡一插,刺破布口袋,拿出引線往炮眼裡一插。

見此,趙廣寧忽然拿出了一根不知放在哪裡的雪茄。用火捻子燃起,又用雪茄一點。

做完這些,趙廣寧這才對轉過身朝著朱慈烺的所在的碼頭走去:「任務完成1

此刻,位於碼頭前方的一個空地里。朱慈烺站在臨時搭建的高台上,看著步兵開始集結。

這是一支迥然不同的步兵。

他們踏著牛皮長靴,綁著白色綁腿,上身穿著赤色立領襯衫,腰系武裝帶。喊著口號,一步步對其陣列,皮靴踏在地上的聲音踏踏作響,帶著一股格外凝實的肅殺。

最前的三列,更是每個人都在盛夏時節帶著一頂挺括的短檐圓筒貂帽。

這證明他們是參加了章丘一戰擊潰阿巴泰的英雄部隊。頭頂上的短檐圓筒貂帽都是從滿清的斬獲上所得。

最後兩列每人的袖子上亦是著一個小篆的滄字,這代表他們是參與了滄州突襲戰的榮譽之師。

同樣,還有一些混雜著德字、利津以及開封兩字袖章的勇士。

而這樣榮譽集於一身的部隊,當然就是朱慈烺手中最完善的一支部隊:親衛營。

作為朱慈烺各部隊中戰損最嚴重的部隊,親衛營卻是朱慈烺各部隊之中戰力恢復最快的部隊。

作為保衛朱慈烺的親隨,他們每時每刻都接受各部隊的勇士徵調入營。顯然。能夠從各部隊之中脫引而出被親衛營看重的勇士都是強兵幹將。

這樣的結果便讓親衛營哪怕在戰後各部隊受損嚴重的時候,也依舊讓朱慈烺可以一聲令下,帶進武昌。

武昌城。

轟隆的炮聲震響了武昌上下眾人。

張獻忠亦是在緊急的軍情之中,穿戴散亂地衝出了楚王府。至於那個不爭氣的楚王朱華奎,已經被張獻忠嘲弄一番丟盡了湖中生生淹死。

張獻忠很快就得知了來敵:「官軍殺來了?」

「就在城外,已然列陣1張定國沉聲道。

「多少人?領兵者誰?」

「一千五!朱慈烺,大明太子1

「多少甲兵?」

「全無……」

「那還等著什麼!可望、文秀、能奇各自領兵聚集我左右。定國為前軍都督;張君用為右軍都督;馬元利為左軍都督;馮雙禮為後軍都督。大軍出發,活捉大明太子1張獻忠興奮不已。

頓時,張獻忠聚集著本部兵馬匯聚官軍降兵十萬,浩浩蕩蕩殺向月亮灣。

當朱慈烺的大軍已經埋鍋造飯吃飽喝足。重新列隊整肅的時候,張獻忠的大軍終於抵達了。

率先抵達的是張獻忠麾下的核心部隊。

前後左右四軍都督各自帶兵列陣,開始緩緩向前衝去。而張獻忠則讓三位義子帶著親軍將自己簇擁在最核心之中。

「哈哈,才區區一千五百人。朱慈烺莫不是在山東濟南打傻了?」張獻忠看碼頭上果然是有一千五百人的隊列。頓時大笑起來。

「迎擊1

很快,以張定國為前軍都督;張君用為右軍都督;馬元利為左軍都督;馮雙禮為後軍都督的大軍開始出發了。

一共將近兩萬人,浩浩蕩蕩,壓了上去。

朱慈烺卻是看著排列成五段,一共五百列的線列步兵笑容悄悄有了些小驕傲。

他從自己的袖子中拿出了一小手槍。

精緻鑲嵌著珠玉的火槍十分精美,更代表了大明軍工的頂尖水平。而這。便是又有些趙廣寧的功勞。

這位在澳門出生,自小廝混在西洋匠人堆中的炮手技藝精湛,在南京又與曾任南京戶部右侍郎畢懋康交厚。

這樣兩個技術宅混在一起,自然是對火器大加專研。而這,便是朱慈烺與趙廣寧相識之處,很快朱慈烺又通過趙廣寧見到了畢懋康。

此時的畢懋康已經在九年前完成了自生火銃的研發。

燧發槍以扳機通過彈簧帶動擊錘擊向燧石片,通過與燧石片的急速摩擦產生火星引燃火藥,因此不必像火繩槍那樣,作戰時拖著根長長的點燃著的火繩,雨天無法使用,在夜晚火繩的光亮還易暴露射手。

這樣一來,原本就是熟練射手一分鐘也只能發射兩三次的火繩槍在進化到了燧發槍后,便可以提高到最高一分鐘十二發的地步。

只可惜,朱慈烺手中的軍工作坊日夜加工,忙碌了一個月,依舊在生產難度高昂的限制下,只提供了兩千支被命名為崇禎十六年式步槍的燧發槍。減去備用、訓練消耗以及故障等問題的損耗后,朱慈烺便帶著一千五百人的親衛營,裝備著崇禎十六年式步槍地踏上了武昌的土地。

關注我的公眾號:幾字微言。我來給大家看這些軍裝的模樣,還有~給你們準備的紅包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