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二章:一日滅其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一日滅其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readx

在配合密切,武藝非凡,戰鬥意志鑒定頑強的親衛營將士面前,張定國只是鏖戰了七八個回合,便發現身邊還聚集著的士兵已然只剩下寥寥七八人,其餘不是被衝散,就是戰死。

邊一個個士卒絕望的目光,張定國心如死灰。就當他心中冒出一個拔劍自刎念頭的時候,忽然間,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都是一國同胞,雖是叛亂,卻不至於趕盡殺絕。來將何人,同上姓名束手,大明皇家近衛軍團向來不殺俘虜1

張定國還待堅持,卻忽然聽身邊一名親衛哭嚎道:「將軍……大王……八大王跑了礙…」

遠處,面對自己主力剛一接戰,京師連半個時辰都沒撐到就冰雪瓦解,張獻忠的戰鬥意志頹然崩潰,竟是果斷拔營南奔,毫不留情。

見此,張定國還能如何,苦笑著跌坐在地上,閉著眼睛,任人魚肉,卻是說不出投降二字。

前軍其他農民軍見此,終於站意消融,紛紛大叫道:「我投降1

「繳械不殺1

「莫殺我,我不打了……」

「投降礙…」

……

遠處,張獻忠的確已然開始潰逃。

張文秀倒是念著兄弟情:「定國還陷在軍中1

張可望卻是怒斥道:「自顧不暇,哪裡還顧得上其他?」

張獻忠弟有吵起來的架勢,頓時大喊道:「這個時候還吵鬧什麼?還不趁著官軍兵少將寡離開這是非之地,還要留著等死嗎?」

艾能奇現在還叫張能奇,此刻他一敗塗地的戰場,邊人心惶惶,低聲道:「義父,我們逃去哪裡?」

「西邊李自成是個吃人的餓狼,去不得了1張獻忠沉聲著道:「去湖南1

張可望向北牆,重重一嘆道:「可憐六部督撫等事白費了……」

張獻忠聞言沒有接話。兵都沒了,之前在武昌建國弄得那些所謂機構又有什麼意義?

當然,振作士氣的話還是要說的。

張獻忠大聲道:「待咱們接下來打下了湖南,據長江天下,一樣可以再抗官軍1

說完,張獻忠便繼續拔路狂奔。

張獻忠說要靠著長江抵抗官軍不論真假,但他有一點倒是的確沒說錯。那便是……朱慈烺還真沒辦法在眼下兵力稀少的情況下追擊張獻忠。那百餘騎兵的作用更多的只能用來當作斥候傳令兵使用。

朱慈烺對追殺張獻忠興趣不大。他只是徵發了武昌城內的一些民夫收拾戰場后便朝著武昌城進發。

很快,當朱慈烺的旗幟插在文昌門的城門樓上時。一個讓武昌城內百姓情緒複雜的消息便傳出來了。

「官軍收復武昌省城了1

……

朱慈烺進入了城門樓,卻並沒有著急著讓人將捷報的喜訊傳回去,他喊來了顧絳:「待江南風潮稍稍醞釀一下,再將喜訊發回。」

說完,朱慈烺在文昌門的門口見到了賀逢聖領著一干官員守在門口。

見到賀逢聖這位曾經的大學士,朱慈烺自然要謙遜守禮,連忙過去扶起老人道:「賀老折煞我也。」

「殿下收復武昌,一日滅其國,如何當不得老頭子一禮?更何況。老頭子還要謝殿下救命之恩呢1賀逢聖正色道。

朱慈烺聞言,旁的楊決穿著錦衣衛公服掩飾不住笑意。

聽此,朱慈烺也顯然想到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歷史上,賀逢聖便是被俘之後堅持不願意投敵,更是剛強到不願意在張獻忠攻破的武昌城苟活,被張獻忠釋放之後依舊自己投湖而死。

原定歷史上沒有人救賀逢聖,現在卻已然多了一個朱慈烺。面對這位城中一等一的士紳。留駐期間的錦衣衛當然注目頗多,一見賀逢聖果然如歷史上一樣在被李定國抓住,又被張獻忠釋放依舊尋死後,頓時便透露了朱慈烺星夜來襲,讓賀逢聖絕了求死之念。

歷史上,武昌的守軍左良玉部可是一早就跑了。讓上下都失去了武昌可以守得住的信心。

但這一次,賀逢聖得知朱慈烺會來救援以後,便多了一份希望,少了一份死意。

知道了這一節,朱慈烺朝著楊決笑了一下示意知道了,隨後一路與賀逢聖有說有笑入了城。

一千五百親衛營,說多不多。說少也絕對不少了。

至少,足以讓朱慈烺搭起一個善後的架子。

首先是緊閉四門,重新守城。

當然,這就又需要擴充兵力。不過朱慈烺對此倒是有心得,他仿造在開封的故事,召集城中良家子徵募為義務兵,隨後又就地開辦隨軍武校,訓練新兵。

這時候,朱慈烺又將那些辦法出去任命偽官的文書一一焚毀,讓民心安定,甚至反而讓這些原本投了張獻忠的士子將官又激動地一個個排隊報名隨軍武校。

伴隨著湖廣三司官員重新又跑了回來,湖廣這邊的控制終於緩緩納入控制。

與此同時,朱慈烺又讓文書舍人張旭跟著賀逢聖聯絡湖廣士紳糧商。

這一次牽頭的不再是恆信商行,則是朱慈烺親自出手,要召開一個湖廣各地家有餘糧在出售或者打算出售的士紳糧商。

有朱慈烺皇太子收復武昌的得勝之威,又有賀逢聖這個名望甚高的地方士紳頭領,湖廣士紳自然是無不呼應。

尤其是湖南各地的士紳更是比湖北的還要激動。

獻忠在湖北被朱慈烺揍得頭破血流,面對張獻忠的進犯,湖廣士紳自然是無不是期盼朱慈烺可以救民於水火。

終於,當時間落到大明崇禎十六年六月二的時候,朱慈烺喊來了張旭最後一次確定了參與朱慈烺準備大會的的名單。

而這個時候,朱慈烺也終於得到了江南的回信。

沒錯……

武昌勝利的喜訊,經過船運的緩慢傳播,終於抵達南京了。

只是,就當拿著朱慈烺命令的文書舍人俞行健剛剛抵達南京的時候,便被這裡飛灑的消息驚呆了。

只見俞行健隨便撤了一個士子,便打聽清楚了南京這些天來的南京的動向,良久,俞行健感嘆著道:「復社真是不作不會死啊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