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四章:順我者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順我者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殿下親口對我說。」俞行健凝望著三人道:「『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孤一戰復武昌,一日滅偽西國!大勢就在孤身上/」

說完,俞行健喚人將帶來十數個衣著各異的男女。

陶崇珍聞言,心道:這不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思嗎?

此刻,他放眼望去,這些男女有穿著綾羅綢緞,看起來身家體面的。也有士子書生,談吐不凡的,還有老農工匠,流民官員,儘是不一而足都操著武昌左近的口音。

這會兒,又見俞行健招呼著一人又帶來十數個敗兵敗將以及無數占著血跡的兵甲過來,等到俞行健將足足有一人高的卷宗搬過來的時候,陶崇珍、謝洪運以及吳家潛都神色鄭重起來了。

太子殿下準備很充足啊!

做完這些,幾人還沒來得及開口,外面的聲勢已然滔天了起來。

哄鬧的聲音不斷響起,一干士子們將天牢門前的大街擠得水泄不通。

遠處一方酒家的三樓雅間上,張溥與張溥開了窗子,指點了道:「這一次,只要將左良玉搶出來,這平賊將軍一部精兵能為我們所用了1

「想當年左良玉也是一部能打的強兵埃」張采笑著道:「就看年輕一輩們如何做了。」

「說起來,朱慈烺的確是與咱們復社有仇恨的淵源了。復社四公子,歸德侯朝宗就是被朱慈烺在臨清在開封先後收拾,最後生生折騰到功名盡廢,侯家全家流放瓊州臨高。現在,就看其他三位公子怎麼造勢吧1張溥說著,目光炯炯。

他可不是一個人在作戰!

復社四公子中的其餘三公子都決定雪恥,洗刷被歸德侯方域拖累的名聲。如皋冒辟疆、宜興陳貞慧以及桐城方以智此刻都趕來天牢,各自領著一方士子聚集在天牢門前大喊。

「同學們,為什麼我們大明再三被韃虜欺壓?因為當朝執政從來沒有顧惜過那些在邊疆廝殺的勇士1

「他們只顧著自己的權欲。只顧著自己的一絲利益,便不顧大明的江山社稷,不顧我們這些百姓的死活存亡1

「同學們,我們可以忍受嗎?」陳貞慧站起來高呼。

隨後。便是海浪一般嫌棄的怒吼:「不能1

「難道就沒有人想知道,這大明到底發生了什麼泯滅人心的事情嗎?」方以智站了起來,大聲道:「同學們,就沒有人想到,為什麼我們的朝堂接連戰敗。丟城失地,以至於官軍被百姓摒棄嗎?」

冒辟疆高聲大喊:「我們當然想知道!我們絕不會忍受這種被遺忘,被放棄,被拋棄的結局!我們的邊疆已經在韃虜的鐵蹄之下被蹂躪了二十多年了,現在,我們絕不能再容忍距離江南共有一條江水的湖廣也被流賊攻破,佔地稱王,甚至立國1

「不錯1方以智高喊道:「就是我們街頭巷尾,最近每日都在說的那樣!朝堂的當權者為了一己私利,將前線抗戰的忠臣良將囚禁。關押在了天牢里!同學們,我們能容忍嗎?」

「不能1

山呼海嘯的聲音響起。

方以智、冒辟疆以及陳貞慧彼此對視,紛紛看到了眼裡的激動。

「我們要怎麼辦?」三個人齊聲高呼。

「救出忠臣1

「救出良將1

「踏破天牢1

「衝過去,衝進天牢救人1

……

「救人,救人1方以智、冒辟疆以及陳貞慧盯著眼前天牢緊閉的大門,高聲大喊。

就當他們三人領著數千士子塞滿成條街道想要衝進天牢的時候,忽然……

吱呀……

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天牢大門竟然在幾個戰戰兢兢的門子手中被打開。

裡面,俞行健盯著眼前數人:「讓他們進來1

一旁,刑部侍郎陶崇珍擔憂著道:「士子太多。恐怕會出亂子埃」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殿下可是說了,面對士子以禮相待便可。真要動刀兵,那是給了我們口舌。」說完。俞行健大手一揮,讓那最前頭的數百士子沖了進來。

「大明皇太子,南京監國殿下有詔,爾等身為大明臣民,要抗旨不成?」俞行健一聲高呼,頓時就讓方以智、冒辟疆以及陳貞慧等復社士子愣祝

良久。三人終究不敢但當強搶聖旨的罪名,心不甘情不願地貴了下來:「學生方以智搖拜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命令南京刑部、大理寺以及都察院三法司會審左良玉,許百姓士紳圍觀,欽此1俞行健十分果斷,說完便又是招收了百十個威武雄壯的大漢。

只見這些身著赤紅立領軍裝的軍士手中拿著粗大水火棍,左右對列,高聲大喊「威武」。

說著,水火棍撞擊在地,配合著台上三名官袍整肅的三法司官員,頓時就讓一干習慣了街頭運動與背後損人的士子們懵了。

「這要如何?」

「正要審判?」

「還未定罪,這是要當場審案埃那我們還要搶人嗎?」

「眼下三法司會審,我們衝過去搶人不會被當作暴徒罷……」

當不知哪個士子冒出這麼一句話的時候,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了方以智、冒辟疆以及陳貞慧三人身上。

顯然,眾人的態度很清晰,沒人帶頭,接下來的事情就干不下去了。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方以智卻不敢再多說下去,率先起頭道:「既然三法司會審,那也是要給出個明白的。不如,我們就先待下去吧?」

冒辟疆接話道:「沒有人證物證卷宗,看他們如何誣陷忠良1

陳貞慧卻是知曉多一點,心中大叫糟糕,卻無可奈何:「三法司會審,還是不宜衝撞。不過,有我們這些心懷正氣的士子在,也不怕他們顛倒是非1

眾人聽著陳貞慧這麼一句硬氣話,頓時紛紛附和,總算鼓舞起了一些士氣。

天牢街道外,張溥有些疑惑:「這是怎麼了?為何人群都停留在了哪裡?」

天牢里,俞行健朝著身邊一人點點頭,說了幾句什麼。

不多時,一個讓在場所有士子驚呆的消息傳出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