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七章:聲名卓著達江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聲名卓著達江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查左良玉犯下搶掠官民,戰場逃敵……等十九罪。判其處斬1

「查金聲桓犯下搶掠官民,戰場逃敵……等十八罪。判其處斬1

「查左夢庚犯下搶掠官民,戰場逃敵……等十六罪。判其處斬1

……

張溥幽幽轉醒,聞言一聽,又是昏死過去。

張溥知道,這一次復社硬抗朱慈烺敗了。

大敗特敗。

敗到接下來的復社將遭遇創立以來最大的難關了,能不能還維持住原來的復社……都難說!

相比之下,朱慈烺的布局卻是異常順利。

朱之瑜與黃宗羲的配合讓在場的復社士子們士氣動搖,再也沒有了曾經那份對復社赤誠信任的心。

就連張溥組織起來的核心:復社四公子,此刻也已經名聲喪盡,再也組織不起多少人氣。

再加上復社這一次鬧得滿城皆知要救的是一個壞事做盡的真犯官,一時間復社上下士子都感覺顏面無光,竟是少見有人再打著復社的名頭聚會集會。

相反,朱慈烺建立在南京玄武湖動的國子監南京師範學校卻成了南京最大的熱門辭彙。

無數士子打聽著這個學校的事情。

怎麼辦學?

怎麼入學?

怎麼教學?

怎麼考試?

真的有這學校?真的會掛在國子監的名頭下,入學的學子真能有生員的資格?朝堂真的會認賬?太子殿下真的能有二十萬兩第一批的巨款辦學?讀書完了,真的可以當老師?真的有那麼多的教師可以安置?

無數疑問縈繞在了他們的心頭,夾雜著好心做錯事的那種悔恨與彌補心理,讓他們將南京師範學校的籌備事宜推成了當今最矚目的文華盛事。種種一切,讓這些天來朱之瑜與黃宗羲這些天忙暈了頭。就連原本只是過來傳個消息的俞行健都跟著被抓了壯叮

不多久,楊維斗與蔣鳴玉也被抓了進去參與進了南京師範學校的籌備事宜。

伴隨著朱慈烺最後批複的獵鷹傳信回來后,很快。章程公之於眾了。

南京師範學校的宗旨就是培養一批可以教出有用之才的教師所設立,二十萬兩的經費是確鑿無疑的。甚至後續還會有更多的經費入賬。

至於要教學的東西,更是分門別類,一一都有。名目卻也簡單,就是朱慈烺所立。國語、算學、格物、武學以及一個個看得人眼花的名單都被整理了出來。

隨後,整個江南的大佬被一一拉了過來編撰教材,預備上課。其中就有發毛了自生火銃的畢懋康,除此外,教出了朱之瑜這麼一個大才的朱永佑、張肯堂和吳鍾巒也被請進了南京。

更有倪元璐與李邦華這樣的大佬書信飛去。親自為這南京師範學院親筆邀請大師執教。

一時間,整個江南都被這股風潮捲動。

再也沒有任何一人提及什麼攻擊監國太子殿下的事情,就連武昌收復的喜訊也只是慶祝了一陣就不再成為主要的話題。

每個士子大師都在議論著南京師範學校的事情,士子們渴望能夠入學,大師名士們自然是滿懷好奇想要知道這個教出老師的學校里當老師是怎樣的體驗。

最終,當黃道周這個被朱慈烺逼得致仕回鄉的黃聖人也親自登門,表示要來教學后,整個南京師範學校的籌備進入了巔峰。

一時間,江南菁華盡入師範學校,監國太子的聲名與威望也就此達到了巔峰。

當無數的喜訊陸續在武昌匯總的時候。朱慈烺卻也終於召開了一場期盼已久的大會。

湖廣大小糧商都聚集於武昌楚王府的花園內,那些家中有不少餘糧的士紳土豪,湖廣豪族也盡數被朱慈烺匯聚過來。收到請柬的無一不是焚香沐浴,參加者這一場後世來者看來,註定會改變這個時代,改變他們命運的大會。

楚王府位於高觀山南麓,坐北朝南,背依高觀山,東西寬2里,南北長4里,佔地8平方里。相當於當年的半個武昌城。

府內遍築宮殿、樓閣及水榭庭院,宮殿、宮室、堂庫、宗廟等800餘間。周圍壘石為城。高二丈九尺,號稱「王城」;開四門。正門稱鎮楚門,俗稱公衙門,正殿基高六尺九寸,正門、前後殿、四門城牆飾以青綠,廊房飾以青黛。四城正門,以丹漆,金塗銅釘,豪華壯觀,猶如皇宮。

朱慈烺來得巧,張獻忠剛剛攻破楚王府還沒來得及被李自成嚇跑,故而楚王府也並沒有如後世一樣被張獻忠一把火燒光。

也正是如此,讓朱慈烺有了一個極其充足夠檔次的地方召開這次大會。

沒奈何,這一回朱慈烺可是將整個湖廣有頭有臉的都喊過來了。

要是選的地方不夠體面,旁人還以為來的是要飯的呢。

這一回,可是要踐行朱慈烺那一番胸中韜略埃

楚王府大門前,來自湖廣麻城的劉侗看著楚王府正在發獃,哦不對……眼下這得叫東宮行在了。意味著臨時移動的太子東宮居所。

倒霉的楚王朱華奎早已被張獻忠關進鐵籠子里后沉河淹死,僥倖藏在密道之中的楚王世子朱斐然則是極力邀請朱慈烺住進楚王府,千恩萬言要謝朱慈烺報仇雪恨之恩。

為此,這位被稱作當今藩王最英俊者的楚王世子有多少心思是想順利繼承楚王大位,那就不足為道了。

一旁,劉侗的的族侄劉允升則是帶著熱切八卦的口吻不住地道:「聽聞下一任楚王,也就是欽定即將接任楚王的世子朱斐然有一身好相貌,不知勾動多少省城名門閨秀。更有好事者云:『其能以一梨花之表戰牡丹之顏,雖未男子亦難掩瀟逸美俊之姿,秀目蘭眉,得多少羞閨妙齡為傾』。蒹葭倚玉樹,朗朗如日月之入懷,眼爛爛如岩下電,濯濯如春月柳……」

「你這樣子,我很為你家子嗣擔憂啊1劉侗一臉無可奈何地打斷。

「嘿嘿……叔父,你說楚王殿下生前惹眾怒如斯,按說楚藩都要如魯藩一樣被廢了,眼下殿下還要世子繼任,是不是有這花容月色之功礙…」

「侄兒礙…我現在只盼著你見了更貌美如神仙中人的太子殿下,也別跟著犯花痴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