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四章:太子的信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太子的信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在李定國看來,這兩個貴家子弟的出身新兵只怕都是那些過來當大爺的老爺兵。在文貴武賤的當下,哪個世家子弄不到一個遊記參將當?倒霉被拉過來當小兵的,怕都是不成器脾性差的吧。此刻被一個面色粗糙,脖頸臉上帶著粗陋傷疤的老兵訓斥,還不得發飆?

只是,讓李定國大出意外的是,駱逸凡一聲不吭,趕緊打了個眼色給劉允升,讓劉允升朝著裡頭坐進去,自己則坐在了劉允升原來的位置上。

「竟然服軟了?看來……來的不是世家裡面那些文不成武不就的廢物……」李定國有些恍惚失神。

他對世家子從軍並不感覺驚訝,富商豪族之子從軍想要抓住一支武力的在這個亂世實在太多了。

但文貴武賤作為傳統主流價值觀的當今,最優秀的子弟還是將希望寄托在科舉上。

當世家子開始出現優秀的子弟從軍時,那便意味著風氣改變了。

這樣的改變是怎樣的驚天地動鬼神李定國再理解不過了。

若是大明優秀的兒郎都在軍中,哪裡還有他李定國喘息的餘地?

而眼下……這一切似乎都因為剛才那個與自己對話的人而改變了。

劉允升與駱逸凡坐定,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落在了那個橫在兩人中間的男子。

「敢問高姓大名?」兩人齊聲問起。

被兩人這般問起,李定國卻忽然胸中微微有些失落,又微微有些驕傲。

失落的當然是敵人的強大,而驕傲的卻是……

這裡散發著這個古老帝國的新生芬芳。

世家從來都是現實而精明的。當一流的世家子弟甘願受苦進入底層的時候,那便意味著這個體制不再是收容末流人渣的垃圾堆,而是一個朝氣蓬勃的新生兒!

而他畢竟與這些人同文同種。是同一個民族,而不是那些劫掠半個被中國的韃虜。

就當李定國決定報出自己名字的時候。又是那個管隊的士官訓斥了起來:「肅靜!大明陸軍學校開學典禮就要開始了1

劉允升與駱逸凡無奈一笑,看了一眼夾在兩人中間坐著的這個坐得筆挺的男子,暫時都收起了那番結交之心。

此刻典禮即將召開,三人只能齊齊正襟危坐看向主席台上的大明監國太子。

朱慈烺沒有廢話,環視眾人,朗聲道:「今天我站在這裡,為我們榮耀的大明帝國陸軍學校的第一批師生以及皇家近衛軍團的培訓軍官們講一些話。我朱慈烺不打算說什麼官樣文章,我也相信這六百兒郎作為皇家近衛軍團。作為新進加入我這一團體中的優秀分子能夠看得出我一片赤誠還是一片虛偽。那麼,我打算講一講,我開辦大明陸軍學校是想要培養一批怎樣的學員,是希望我們的學子明白什麼,堅持什麼,追求什麼。」

「這個問題,當我進入戶部的時候就一直在思考。思考我輩作為大明當今青年,應該懷著如何一份心懷面對當下的世道。終於,當我在章丘面對與滿清韃虜的決戰時,我有了一些明悟。」

「當戰爭開始的時候。或者,當我決定開始這場戰爭的時候,有一個問題縈繞在我心懷。今天。我說出這個問題,我相信很多人一樣會在未來面對這一個問題,當時我朱慈烺在面對清軍的鐵蹄時,為何沒有後退?」

「儘管後退這個選擇已經成了眼下將帥的主流。他們都失去了戰鬥的信念與意志,更多的時候選擇了投降。」

「儘管已經有許多人在面對區區賊寇的攻勢之下都已經對大明失去了希望,轉而謀求在新朝要到一份職司。」

「儘管,更多的人試圖與這個帝國決裂,將自己的身份從帝國的臣子轉變為心懷不軌之徒。」

「而我,大明朱慈烺。絕不投降,絕不後退!這絕不僅僅只是因為我是太子。是大明的儲君。」朱慈烺環視著眾人:「這些從來都不是最主要的理由,同學們。請告訴我,你們想知道我為何沒有選擇退卻?」

「想1李定國才不管呢,他怒吼著。

六百師生跟著高呼了起來:「想1

朱慈烺閉著眼睛,彷彿想起了在章丘面對清軍時的景象:「沒錯,我章丘在面對清軍的鐵蹄時也想了,我想起了在三百六十四年前的秋天,在北京的一個地牢里,也就是元朝祥興二年的秋天。」

「那是一間小土屋裡。土屋有八尺寬,大約四尋深。有一道單扇門又低又小,一扇白木窗子又短又窄,地方又臟又矮,又濕又暗。碰到這夏天,各種氣味都匯聚在一起:雨水從四面流進來,甚至漂起床、幾,這時屋子裡都是水氣;屋裡的污泥因很少照到陽光,蒸熏惡臭,這時屋子裡都是土氣;突然天晴暴熱,四處的風道又被堵塞,這時屋子裡都是日氣;有人在屋檐下燒柴火做飯,助長了炎熱的肆虐,這時屋子裡都是火氣;倉庫里儲藏了很多腐爛的糧食,陣陣霉味逼人,這時屋子裡都是霉爛的米氣;關在這裡的人多,擁擠雜亂,到處散發著腥臊汗臭,這時屋子裡都是人氣;又是糞便,又是腐屍,又是死鼠,各種各樣的惡臭一起散發,這時屋子裡都是穢氣。這麼多的氣味加在一起,成了瘟疫,很少有人不染病的。可是這樣的情況下,有一個人以虛弱的身子在這樣壞的環境中生活,已經過去兩年了卻沒有什麼玻當我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在想,又是什麼讓這樣一個人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堅持了這麼久呢?」

「他是誰?是什麼身份堅持了這一切?」

「他究竟在堅持著什麼?」

「他究竟為了什麼堅持,堅持這一切又是為了追求什麼?」

「我想,已經有人猜到了這個人是誰了。」朱慈烺環視著周遭,看著一個個熱切的目光,最後將這個目光落到了李定國的身上:「這位同學,你知道他是誰嗎?」

「這是文天祥文丞相的事。擎大宋青天者。」李定國沉聲道。未完待續。

ps:感謝滅世天風?打賞了?100?起點幣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感謝思緒飄揚?投了?1?票風鈴的承諾1?投了?2?票書友141127210131940?投了?1?票神話之龍?投了?2?票range?投了?2?票!--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