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七章:江南變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江南變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當然,還有一個非常簡單方便特別特別輕鬆就能支持我寫作的地方,微信公眾號:幾字微言。趕快關注吧~我會經常發作品相關,番外背景資料還有我私人掏腰包給讀者的紅包活動喲~】

廬州。

鳳廬總督府內,無數燈光燃起,照亮了屋內的兩人。

一個身材健瑣著一雙鳳眼看著來人道:「集之兄千里迢迢來此,真是讓我驚訝呀。可是南都出了什麼要事?」

此人便是鳳廬總督馬士英。明萬曆己未成進士,授南京戶部主事,后歷官嚴州、河南、大同知府。原本,馬士英僅僅只是一個兵備副使,算不得什麼大官。驟然升遷到鳳廬總督任上固然是因為馬士英比起大多數毫無才幹的大臣有些幹才,更是因為眼前此人。

「你我相交這麼多年,今日我來廬州這裡,也不與你廢話了。」來人大刺刺地坐在椅子上,一雙面目驚喜難掩:「想不到我阮大鋮竟然有朝一日能等到這群士林君子求上門來!真是驚天喜訊啊1

原來,此人就是一直以來被東林以及復社稱之為閹黨中人的阮大鋮。

阮大鋮於萬曆四十四年中進士。天啟初,由行人擢給事中,不久因居憂還里。阮大鋮曾經列籍東林,為高攀龍弟子。同鄉左光斗是東林在憲司的領袖人物,也是大鋮倚以自重的朋友。他在打倒方從哲引入的非東林閣老史繼偕等人的「鬥爭」中立下頭功,因此名列東林骨幹,在《東林點將錄》中綽號「沒遮攔」。天啟四年春甲子,吏科都給事中出缺,左光斗通知大鋮來京遞補。而趙南星、高攀龍、楊漣等一伙人因為與左光斗發生內訌,因此「以察典近,大鋮不可用」,而準備改用高的另一名弟子——同為東林闖將的魏大中。經過一番內部交易,等到大鋮至北京時,趙南星一伙人使之補工科。吏居第一。而工居最末。本來按資歷遞補應該輪到吏科的阮大鋮。

一番折騰后,阮大鋮投靠了魏忠賢。在魏忠賢的干預之下,阮大鋮這才得到了吏科都給事中的位置。

只不過這樣的反骨仔顯然讓東林上下憤怒不已,逼得阮大鋮剛剛得官沒多久就逃回了鄉里。

其後阮大鋮也是躲在鄉下。一直到崇禎八年才被農民軍嚇得跑到南京,結果又被當時復社中名士顧杲、楊廷樞、黃宗羲作《留都防亂公揭》驅趕,上書:「其惡愈甚,其焰愈張,歌兒舞女充溢後庭。廣廈高軒照耀街衢,日與南北在案諸逆交通不絕,恐嚇多端。」

如此一來惹得阮大鋮不斷招攬遊俠自保。其後的阮大鋮雖然一直想重歸東林,但都是難以被接納。其後張溥曾經一度與之交好,阮大鋮幫著張溥助周延儒重歸內閣首輔之位,為此甚至貢獻出了自己在內廷之中的交好太監,幫助周延儒活動。

雖然其後周延儒成功登上內閣首輔之位,但礙於東林諸多大佬的反對還是不願意回報阮大鋮。

心中憂鬱難言的阮大鋮便將這麼一份人情送到了馬士英的身上,讓當時還是戴罪之身的馬士英驟然間走到了鳳廬總督的位置上。

這一次阮大鋮前來,顯然是作為同鄉大佬要聯合這位主力盟友。

「張溥……要聯合我輩了……哈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終於也能等到這一天1阮大鋮大笑著,幾乎失控。

對面,馬士英聞言,不由長長感嘆了起來。他當然知道阮大鋮的過去,明白阮大鋮為何會失態。

這位閹黨中人的東林叛徒可是真受盡了苦楚了,現在聽聞復社主動示好,如何不是激動得失控。

馬士英等到阮大鋮稍稍緩了緩,立刻問道:「東林中人如何說?」

聞言,阮大鋮也稍稍冷靜了下來,說道:「指望在京師的那些人如何那是妄想。不過……張天如卻是給我說了實話。願意從中轉圜。別的……倒是那錢謙益率先服軟了。」

「錢謙益?錢受之么,此人恐怕不是那麼好相與之人。」馬士英微微皺眉了起來,他感覺到了不對勁。

馬士英說完,卻見阮大鋮一臉神神秘秘地盯著他道:「衝然。那黃得功與你情形如何了?」

聽阮大鋮如此問,馬士英頓時目光一陣銳利。眼下王朝末世,武夫越發彪悍。也就馬士英手底下還有些本事,故而掌控還算得力。只是不得不對黃得功頗多曲意。

故而,文武關係也算是馬士英一個不願提及的地方。他實在覺得太丟人了。

要不是問此話的是阮大鋮,馬士英都要發飆了。良久。馬士英想到了什麼,沉聲道:「倒也相安無事,大軍統帥還算安然。」

「那是自然1阮大鋮一臉神秘地笑了起來:「左良玉死了,張獻忠逃遁了。就連李自成也是敗亡就在瞬息,孫傳庭很快就要南下了。沒多久啊,這江南的監國就要成的掌握住全部的實權了。多想想那左良玉的前車之鑒,這些武夫,哪個還不夾著尾巴做人?」

馬士英一聽,的確是這麼個道理。朱慈烺對軍權看得很緊,對軍律更是盯得十分嚴格。當初朱慈烺帶著寥寥數人進池州的時候,可不是多少軍頭笑話來了個愣頭青。

可當武昌收復,左良玉問斬的時候,軍中的紀律倒是一下子好管了起來。黃得功這個京營宿將對此倒是沒什麼態度,就是不知多少老兵油子腹誹不已。

就當馬士英繼續想下去的時候,腦子忽然冒出一個人影。良久,馬士英定定地看著阮大鋮,看得阮大鋮一陣得意。

果不其然,阮大鋮悠然地道:「沒錯,那劉良佐已然願意在我麾下聽我吩咐了。這一次,還真要感謝復社帶來的誠意啊1

說到誠意兩個字的時候,阮大鋮咬字格外嚴重。

想到這裡,馬士英微微點了點頭。顯然,這就是阮大鋮與張溥的銀彈攻勢了。

朱慈烺掌控江南大權這固然合情合理。但隨著這些年來朝堂控制力下降,士紳許可權擴張,誰都不想再來一個爹去跪著。無論是張溥還是阮大鋮都是如此。

東林與復社雖然鼓吹學問要實際,但另一大主張卻都是不與民爭利。罷稅監罷關卡,禁商稅,無不如此。

至於真正的民是普通平民還是士紳……

也許無人會關注。未完待續。

PS:

感謝~滅世天風?打賞了?100?起點幣

葉子漂零?打賞了?10?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

雲遊天涯?打賞了?10?起點幣

雲遊天涯?打賞了?10?起點幣

感謝~劍主冥尊?投了?1?票

我把死丟了?投了?1?票

滅世天風?投了?1?票

墮血天?投了?1?票

ipooo?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