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八章:報恩寺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報恩寺內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阮大鋮雖然人品差勁,但本身能力倒是真的不凡。

他才學上佳,尤善詞曲。所作傳奇戲曲有《春燈謎》、《燕子箋》、《雙金榜》、《牟尼合》、《忠孝環》、《桃花笑》、《井中盟》、《獅子賺》、《賜恩環》、《老門生》等10種,自身又是安徽人,家中經商的本事不賴。故而家底雄厚,支撐了阮大鋮招攬遊俠護衛。

復社張溥主動示好阮大鋮自然不可能空手而去,作為江南真正的土豪,其手筆自然驚人。

為此,招攬一個同樣人品不佳,慣常喜愛劫掠擔心被朱慈烺算賬的劉良佐也算不得驚訝了。

畢竟土豪嘛。

想到這裡,馬士英喃喃著道:「如此而言,殿下對我們就要側目相待了。」

「那又如何?原本這東南半壁,帝國財賦八成之地就只是我們與東林、復社之人所據。縱然天子再來,亦不過如此。太子殿下想要站穩了就得解決好財賦的問題,這方面上,若殿下不願與江南士紳結善緣,那我們便不讓殿下的大軍吃飽肚子1阮大鋮說著,傲然挺胸。

馬士英聞言,緩緩頷首:「是這麼個理。算起來,殿下一來應天府便是直奔武昌,南京六部都沒動,都察院,大理寺……南京一整套朝堂那麼多位置,六部九卿之位都是未定。現在,我們絕不能錯過這次機會了1

……

南京。

大報恩寺里,張溥停下了步伐,他等著張采跟上自己的腳步,看著漸漸消失的僧人,輕輕嘆了口氣。

「現在,這些僧人都畏懼你我如蛇蠍了。」張溥苦笑著道:「可憐他們倒是不敢阻攔我們寺。」

「僧人是何品性你我又不是不清楚。在這南京城,哪裡有那麼多心性淡泊的得道高僧。」張采道:「天如,放寬心吧。神醫李中梓李士才可是格外說了,要放寬心,靜養身體。這樣恢復得才快。」

「大丈夫不得一日無權。」張溥堅定地搖頭:「我胸中志向這一輩子若是無處施展,那和死了有什麼區別?崇禎二年起,我就開始籌備建立復社,到現在。十四年過去了,終於讓我復社遍布大江南北,成了江南一地上關鍵性的力量。十四年啊,人生能有幾個十四年?周延儒那一次我已經輸了。這一次,又敗給朱慈烺。我不甘心。不甘心1

「與阮大鋮、馬士英等文武將官聯合固然可以振作聲勢。但也要考慮……一旦如此,便是揭開了閻羅殿,什麼鬼魅魍魎都冒出來了。更何況……阮大鋮是背叛了東林的閹黨,復社這一次,還能如我們所想一樣團結一致嗎?當今太子殿下雄才大略,功勛卓著,無論是治國平天下都有一番超卓的手段。我們……跟隨這樣一個殿下豈不更妙?」張采沉聲著道,他想起了當初見朱慈烺時候的模樣。

張溥目光一沉:「復社江南一地的聲勢理當獲得應有的地位……」

張采罕見地打斷了張溥的話語:「天下又有幾人認可天如你的想法呢?胸有大志,這是非常人的所想。可……莫不是天如要行那逆天逆道之舉不成?」

這一次,張采幾乎將造反兩個字直接說出來了。

張溥聞言。頓時斷然道:「自然不是。只是這治國方略,應是天子與士大夫共治天下。殿下更是想要與民爭利,橫徵暴斂,我輩士紳於此,豈能漠視?」

「不恰當的橫徵暴斂這自然是不該的。士紳應該聯合起來反抗,可遼餉、練餉這些又如何是橫徵暴斂?當今聖上夙興夜寐,還不是為了收復遼東失地。我輩身為士大夫,為國……」張采還沒說完,就見張溥陰沉著臉,忽然有些不敢說下去了。

想要承擔多大的權力。自然應該承擔更多的責任。

顯然,張溥並不想承認這一點。

以張天如的天分當然不會想不到這一點,可是以張天如的智商,卻又絕不會承認。更不會高舉這一點的旗幟。

因為,這才是張天如的根基埃

維護既有的士紳體系支持他在官場上的作為,是張天如可以呼風喚雨的根本。

繼承朝堂不與民爭利的口號是張天如可以獲得眾多士紳支持的一個重要根基,去抱朱慈烺的大腿張溥自然是想過的。

可那時候,張溥就等於要放棄這麼多年來的耕耘,去博一個朱慈烺的心胸氣度。這如何會讓張溥看好?

這樣想著,張采自然是說不下話了。

繼承了兩百多年士大夫不納稅的光榮傳統,江南的士紳早就忘卻了什麼權力與責任的問題,除了少數有識之士,都不願意改變這個格局。

無疑,朱慈烺就是那個註定會改變這一切的人。

良久,張溥陰沉著的臉輕輕嘆了一口氣:「受先,你說的我如何不知道?但這……或許就是命運吧。罷了罷了……這一個月來我奔行江南各處,籌措了那麼巨量的銀兩與人望,為的可就是能在監國內閣中獨領風騷。若不然,我的前路……便是兇險處處,那些給了我銀子的人一定會生生撕碎我的。」

張采想要說什麼,卻將話都吞了進去。

「錢謙益那人……為何會支持我們,還不是因為劉良佐?那劉良佐又為何支持我們呢?」張溥說到這裡,沒有再說下去。

張采緩緩頷首,也沒有再說話。

……

南京外的長江上,一艘不起眼的樓船緩緩靠岸。

朱慈烺站在船邊,遙望著岸邊上如同螞蟻一樣忙碌的人影,輕輕呼出了一口氣:「這裡的動靜,很不錯埃看來朱正色的本事倒是不缺。」

一旁,楊文岳遙看一眼,微微有些心疼:「可不是,上百萬兩銀子的事情呢,整個國子監里算學能用的都撥付到這裡了。整個軍務司連軸轉,就為了將這龍江造船廠給恢復了。這……殿下真是大手筆呢1

朱慈烺聞言一笑,也不說什麼,朝著一旁的寧威擺擺手,示意可以靠岸下船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