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二章:李香君與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李香君與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聽此,那女子卻是又咯咯地笑了起來,一掃方才的沉鬱,笑道:「好呀。し小女子李香君,你喚我李香便可,若有暇可以來媚香樓尋我。倒是……你這小書生我還未知曉你高姓大名。媚香樓若是胡亂來個窮酸書生,可要小心被龜公打出去呢。」

打出去當然不可能,只是小書生卻被李香君這麼一陣調戲弄得面色發窘,羞紅滿面。

此刻,他不由想了起來,自己膽子的確是太大了。人家好好一個媚香樓的名妓參加玄武湖大會,卻被自己直愣愣看得發獃。還好他反應快又拿著賣書報的借口擋了過去,讓李香君同行的妓院之人離開。只是這樣一來,小書生卻被李香君留下來「盤問」起來。

沒錯,這小書生便是當今大明太子,堂堂南京監國。

只是,再如何位高權重,朱慈烺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郎。這個年紀,本就應該與爾虞我詐的政治遠離,應該縱情詩書,應該享受青春年華,亦或者天才少年萬眾矚目。

故而,朱慈烺便借著這一次的行動,親自做起了報童。

只是,前幾關好過,這一次被李香君貼近盤問,朱慈烺卻沒幾下就露餡了。

說出來卻也格外理所應當。

朱慈烺一身衣裳雖是簡單,但用料陣腳都是頂尖,這在眼力出眾見多了錦衣華服的李香君眼裡自然一看就明白。

至於其他,仔細看幾眼朱慈烺那白皙的皮膚,一看只有練字才會有的繭子,白嫩的手掌與脖頸便看得出這絕不是什麼窮苦少年。

「若是不老實……往後我們可就無緣了哦。」見朱慈烺發獃,李香君輕笑著,也不以為意,提步就要走。

朱慈烺見此,卻不知那哪弦搭錯了忽然道:「便喚我秦俠吧。只是不知……香君姑娘可否帶我進那艘畫舫?」

朱慈烺手頭指過去,卻恰巧張溥、錢謙益以及阮大鋮等人走進去,只留下柳如是、董小宛以及寇白門幾人的身影。

「小小年紀。儘是些歪心思。」李香君笑著,卻是堅定地搖頭,沒答應。

見此,朱慈烺呆了。

穿越一年多。朱慈烺卻也是頭一次放下身段求人結果被拒絕了。

這可不是什麼軍國大事啊,只不過是帶個人罷了……

心中腹誹,朱慈烺卻一時間差點吶吶無言,良久,深呼吸一口氣。這才道:「若香君姑娘信得過小生,往後大可去尋吉水李孟暗,報上益明二字,那時小生可以做主答應香君姑娘一個要求。只要不違天地良心,任何事情,小生都可以應允,讓香君姑娘達成所願。」

「便是要天上的月亮也允?」李香君的聲音忽然透出了一絲絲的好奇,甚至帶了幾分魅意。

朱慈烺笑道:「那就請香君姑娘與我一同賞月。那時,月在眸中,眸映心底。只請香君姑娘近些細取了。」

說著,朱慈烺湊近了幾步,忽然將手頭的畫報書冊隨手一放,站在李香君的身側,對視一眼后,微微側身,展臂一指,氣質徒然大變。

李香君聞言,腦海之中輕輕呼出一口氣,嘆道:「當年朝宗。卻也是這般罷。指點江山……更是慣會作弄女子……」

說著,李香君低著頭,眉頭又是多了幾分抑鬱。

只是,這一回李香君卻是手指輕輕一撫朱慈烺的衣袖。不再多言。

見此,朱慈烺輕輕嘆了一聲,朝著遠處浮現身子的張鎮點點頭。

不多時,偶然與朱慈烺路過的張鎮悄悄遞過來一份紙條,上面參會名單盡數列上。

以及……

朱慈烺格外感興趣的另外一張紙條上,露出了一些有意思的數據。

「陳子龍這樣的實幹派卻是不得人喜呀。還有復社四公子……哼……」朱慈烺想著,看著眼前的女子皺起的眉頭,輕輕嘆了一聲。

侯方域再如何不堪,卻是牽動了眼前女子的心緒。

而侯方域的絕路,似乎是他逼上去的……

「不對……可不是我先招惹啊1朱慈烺將這亂七八糟的念頭拋出去,看著眼前精緻闊大的畫舫,眼中露出了一點鄭重。

此時,復社的主要人物以及此次玄武湖大會的各方來賓都已然雲集玄武湖。

各處精緻的畫舫開始趁著夜色燃出絢麗的燈光,陪著船上的南都佳人傳出婉轉的歌喉與清麗的琴聲。

與此同時,在阮大鋮前所未有的手筆之下,從開封工坊之中購買到的十萬支拉住在玄武湖中的湖心半島上點燃,綻放出絢麗的色彩。

這一方玄武湖的天地之中,媚香樓的畫舫更是熱鬧喧囂,笑聲不斷,歌喉琴音不絕。

在這裡,不僅有復社領袖張溥、張采以及名聲未墮的陳子龍,更有曾經的反叛阮大鋮東林領袖陳子龍,以及數位在江南之中地位赫的士紳學子。

在這樣的豪華場合上,搭配的自然也各路南京秦淮名妓。不僅有早已成名的儒士柳如是,更有寇白門、董小宛這樣的存在。

當然,角落裡一放歌喉的李香君更是惹得眾人追捧。

這一位,可是今日到場中,秦淮八艷里唯一沒有歸處的熾艷佳麗。

只不過,復社三公子之中陳貞慧、方以智以及冒辟疆都十分克制沒有多說。畢竟,李香君與侯朝宗那一場情事眾人皆知,此刻三人都沒有那種朋友妻更愛欺的興緻。

反倒是這個時候,在李香君身邊的一個小書生在酒席里吃得起勁,讓李香君頻頻照顧,惹得一干士子大人物們無不是心中吃味。

張溥沒有關顧這個,此刻的他掃視全場,眼見眾人已然矚目,氣氛亦是漸入佳境,終於高呼一聲道:「同學們,江南同鄉們。這一年來,聖上頒布聖旨,應允太子監國南京應天府,江南一應稅賦大政都將由此大改,我張溥不說一己少幾個田稅的私利,就問這江南大政,諸位身為江南名流,就真的不大想關心一二嗎?」

角落裡,朱慈烺聞言目光猛地一凝,手掌狠狠一握,竟是不查李香君伸出了一隻柔荑伸來,恰入掌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