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四章:領袖氣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領袖氣質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心中大石落地,他明白自己臨時策劃的那件事已然搞定了。

「俞行健倒是個幹才……」朱慈烺感慨一聲,站起來很是淡定地對楚三娘道:「三娘誇讚了,我只是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樣的小事,若天下男子都能有這樣的心胸氣概,這大明又何止與此。」楚三娘罕見地點評了一句時政,又看著一干一頭霧水的眾人,揭開了謎底:「南京城呀新進開了一處金陵報社,每日發行萬份報紙,刊登天下時事,接受四方投稿。從今往後,便是真正可以做到足不出門便知天下事了。當然,卻也不僅如此。秦公子便是金陵報社之人,已然以報社的名義捐贈了五萬兩銀子,委託南京師範學校招收五百女學生,媚香樓的女兒們便可以前往讀書,甚至任教。」

「金陵報社?」張溥、張采以及陳子龍都敏銳地意識到了這個金陵報社的力量。

張采低聲感嘆道:「萬份報刊,豈不是等於每天都要賣出去上萬本書?不止於此,萬份報刊都能刊登我等投靠,豈不是整個南京士紳都可以第一時間看到我等的文字?這般天才的精思妙想,竟是來源於一個十六歲不過的少年郎?」

「報社之處,為輿論必爭之地。」陳子龍言簡意賅。

張溥此刻卻罕見沒有說話。

錢謙益則是仔細盯著李香君,看著李香君扭捏不安的表情,心中微微猜出來她並不知道此事,頓時陷入一陣沉思。

另外一邊,阮大鋮卻是不住地念叨著:「五萬兩銀子,五百名女學生。女子也能入學,真是……真是……」

在場有女子在,阮大鋮心中憋住話沒有再說。

柳如是卻是心懷大開,讚歎道:「史筆可鑒,論世間偉男子。日後必有秦益明三字。誰言女子天生不如男,姐妹們不一樣可以讀書識字,詩歌音律,如何學不得?使女子讀書。費五萬兩銀,秦益明真偉男子。」

柳如是的讚賞激起了董小宛與寇白門的認同,寇白門低聲對朱國弼道:「老爺,若這南京師範學校開學有女學生,奴想去道一聲彩。您看呢?」

朱國弼按捺住心緒中的不耐煩,小年輕竟然捨得這麼多銀兩,佔了這麼大風頭,只是礙於柳如是與董小宛注目過來,還是要顧作鎮定道:「去吧,女子入學,也是件人前未有的大事了。」

董小宛輕嘆道:「媚香樓的姐姐們往後卻是都有依託了。都道是一入青樓深似海,不見良人有歸路。我等算是好的,還有多少姐妹們無去處呢。只可惜了多少姐姐一身才學……若是能在往後教新姐妹們讀書,不僅是大功德。更是好歸路了。」

說到這一遭,不僅柳如是、寇白門深有同感,就是李香君此刻也獃獃地想了起來。

李香君一直在等侯方域回來,雖然他明白侯方域得罪了太子,流放瓊州很難有回歸的機會。但前些時日,侯方域卻是書信一封,說是得了一位良臣相助,籌措了大筆金銀有希望回來。這讓李香君原本按捺的心緒重新泛起,又有了那麼一絲絲的期盼。

可同樣,李香君也明白自己這類人年輕時風光無限。妖嬈嫵媚眾人垂憐。可年紀一漲,便必不可少地有後路的擔憂。

如柳如是這樣被錢謙益收入側室已然是最佳的了,可又有幾人能得這樣的好結局呢?

原本侯方域是有希望的,可眼下……

還好……還好眼前這個少年書生卻是給了所有人青樓女子一個期盼。那便是有機會進入南京師範學校讀書教書。

作為教師能夠教導女孩子讀書,還有什麼歸路比這個更好呢?再如何得人垂憐成為側室亦不過是一個妾,可進入南京師範學校這樣的官辦學校,能夠自食其力做一個社會地位更高的教師,豈不更美?

想到這裡,李香君竟是有些痴了。

良久。還是不甘心的李猶龍巴巴地盯著張溥道:「既然……的確不是無端入畫舫,那自當有西銘先生裁決是否應當邀請罷!畢竟女子讀書之事,實在有駭物議,縱然讀書了,又有得什麼用?難不成科舉么……」

李猶龍話一說完便有些後悔。因為,此間十數位佳麗哪怕不是秦淮八艷的柳如是、寇白門、董小宛以及李香君,就是那些尋常的女子,都憤怒看過來。原本李猶龍身側還有一位妓家捧著琵琶,此刻一聽,卻是決絕地離開,坐到了朱慈烺的身側。

見此,李猶龍臉色一紅,卻是更加將這個所謂秦益明給恨上了。

只是,李猶龍說得格外刺人,卻是讓柳如是等女子說不出話來。畢竟,縱然教了讀書那又能如何?科舉定然是不許女子參加的,教書出來無用,那還要女子入學做什麼?

卻不料,此刻的朱慈烺卻是輕笑一聲道:「五萬兩銀子委託南京師範學校辦學,自然是為了能讓女子如男子一樣,在大明的青天之下一通建設家國。比如,金陵報社便可以招納女史編撰。女子是否如男,光說無用,我已然在做了。」

朱慈烺一語而出,李香君抬頭挺胸,無比驕傲。

李猶龍被朱慈烺這話堵得面色發紅,冷哼一聲不再反駁只是看向張天如。

顯然,現在就只等著玄武湖大會的發起人張天如決定要不要邀請這位金陵報社的秦益明了。

按說,這個秦益明既然手握金陵報社,又是揮灑五萬兩視若無物的土豪,誰都會選擇招納其中。

但張溥卻是猶豫了,他看著朱慈烺,忽然感覺到了一絲熟悉到骨子裡的感覺。

「這是……一種領袖氣質1張溥心中喃喃道:「東林當年強盛,獨戰齊楚浙黨,可一樣敗亡。而我,便是將一盤散沙的江南士子,天下才俊聯合起來,又組織有計劃地聯合成了一個復社,以至於可以決定內閣首輔之位。」

「我張溥便是這個組織的核心,是讓所有人聽從信任的人。但眼下此人……卻讓我同樣感受到了這樣一種領袖氣質,這樣一種讓人信服跟隨的氣質。這樣的人放他進來,恐怕便是虎入羊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