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七章:參贊機務史可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參贊機務史可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當魏忠賢作亂的時候,做官的人能夠不改變自己志節的,大明之大,能有幾個人呢但這五個人生於民間,從來沒受過詩書的教誨,卻能被大義所激勵,踏上死地也不回頭,又是什麼緣故呢況且當時假託的皇帝的詔書紛紛傳出,追捕同黨的人遍於天下,終於因為我們蘇州人民的發憤抗擊,使閹黨不敢再株連治罪;魏忠賢也遲疑不決,畏懼正義,篡奪帝位的陰謀難於立刻發動,直到當今的皇上即位,魏忠賢畏罪弔死在路上,不能不說是這五個人的功勞。」

「我曾經遍覽歷朝歷代史書,想要抵抗暴政,堅持正義,無不要面對萬般艱難,被逆黨賊寇所辱,甚至如五位義士一樣受到生命的危險。」張溥慷慨而談,這一刻,忽然露出了一種磅浩然的氣勢:「但我依舊敬仰這五位義士,因為我已經想好了,做出了決定,哪怕前路再艱難,要付出任何代價,我都無所畏懼。」

一旁,方以智、陳貞慧、冒襄、李猶龍、徐一范、錢謙益、張采以及阮大鋮等來此的士子官紳紛紛一臉肅容。

張溥繼續道:「五位義士沒有受過聖賢書的教誨,依舊堅持正義,反抗暴政。那麼我們這些受聖賢書教誨的士子們,如何能忘卻所學,忘記了正義」

「若堅持正義必將流血,若反抗保證必面臨死亡。那麼,就請從我張溥起」張溥一語而出全場氣氛沸騰。

「堅持正義,反抗暴政」

「堅持正義,反抗暴政」

「堅持正義,反抗暴政」

無數畫舫上,玄武湖島上,沸騰的氣氛傳染了無數人,聲浪滔天,喧囂而來,讓朱慈烺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堅持正義,那便是絕不能容忍當今朝堂依舊是蠅營狗苟。面對江山淪喪坐以待斃。面對貪污腐化,無動於衷」

「反抗暴政,那便是絕不許任何一個奸臣走上台,蒙蔽聖聽。魚肉百姓」

「為此,縱然我張溥身死於此,亦是無所畏懼」張溥說罷,全場呼聲震天,無數人看著這一幕。紛紛高呼著口號。

每個士子都彷彿明白,這一幕,註定會載入史冊。

與此同時,張溥卻不再看漸漸狂熱的人群,而是轉過身,朝著遠處的朱慈烺遙遙一禮:「益明這一個字取得真好,此前覺得熟悉,方才終於探聽明白,原來益明便是秦俠的字。秦俠,便是在戶部。在臨清開封殿下之名。若非臣下胸中志向,臣下還真是想為殿下手下一走狗便可。只可惜」

說到這裡,張溥收起禮節,站定身子,道:「敢問殿下,方才今日這些話,會發表出去罷」

朱慈烺站定了身體,看著張溥堅定的眼神,緩緩頷首:「會」

南京城內一處別院的園林里,一個神情堅毅的老者將手中一方書報放下。輕嘆一聲道:「事情還是走到了這一步。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後來者比我們這些老傢伙可都是強遠了。孟暗,這所謂金陵報社究竟是什麼來路,報社的法子是極妙的。可就是這麼一來,我們的太子殿下就很難下得來台了。」

這老者便是江南人臣黃生人的黃道周,也就是從北京致仕歸來的石齋先生。

至於孟暗,就是卸任左都御史回到南京的李邦華了。

此刻李邦華卻沒有說話,而是看向另外一個身材矮小,雙目放著咄咄精光的面黑男子道:「此時不問南京地主。卻問我這個北歸人是何道理是吧,憲之」

被稱之為憲之的便是這南京真正的三位權柄之主之一的南京兵部尚書史可法,史憲之了。

南京兵部尚書一般掛「參贊機務」銜,會同鎮守太監和南京守備勛臣共同管理南京的全部事務,也就是這南京最有權勢的三個人。

史可法也將手中的報紙緩緩放下,卻沒有接這個茬,而是道:「張天如做到這一步是遲早的事情。武昌之事已經收尾,殿下歸來之時,必定是聲勢最烈之時。若到那時再發作,不僅毫無轉圜之地,更是要直面殿下銳氣最盛之時。眼下表明自己的力量,展示肌肉,卻也算不得什麼意外之舉。」

李邦華問道:「幼玄以為呢」

「聲張正義,反抗暴政。這般朝氣,按理說是極好極好的」黃道周自從京師與朱慈烺交鋒以後,心中也多了許多別的想法。此刻面對張溥的舉動,心中半是讚賞,半是疑惑。

史可法看出了李邦華的心意有別,問道:「看來孟暗是有別的心思了」

「殿下不似魏忠賢之輩。」李邦華沉聲道:「張天如此意醉翁不在酒。不過是江南那些士大夫之輩不想多交稅賦,便讓他頂在前頭。這張天如亦不過是一個出色的清流,以此攬名作為登階之資。殿下答應了聖上,接任南京后絕不會再少江南稅賦,張天如如此行為,與綁架之匪有何差別哼,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那幾張位置。真等他跳上台,看他有沒有勇氣接那戶部之位」

黃道周緩聲道:「孟暗,你想的或許有些偏激了罷。此輩還是胸中有不畏污濁之正氣的,憲之你說呢」

史可法看向兩人道:「無論如何,江南士林發出了聲音,殿下總不能不進諫罷不管張天如所為是否是官位,橫徵暴斂之法的確不妥,洗刷朝堂污濁之氣更是理所應當。我史可法能力不濟,未能在任上有所作為,那是我本事不濟。但眼下殿下雄才大略,若一意只行秦皇之嚴法苛政,吾亦不讓張天如之後」

李邦華聞言,心中一嘆,他明白這一次張天如的風潮,完完全全掀起來了。

只是他卻決然想不到,為何太子殿下絲毫不在意,反而讓金陵報社為張天如所用。

「殿下啊你的韜略,究竟是在哪裡呢」李邦華失望離開,回到家中。

只是,剛一到家,李邦華就見俞行健在門口站著,笑道:「李公,殿下在龍江船廠等公前去呢。」

正版是。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幾字微言。剛剛發了飛剪船的圖片,愛心讀者給太子的畫像,我還會經常不定時私人掏腰包給讀者的紅包活動,以感謝支持微言寫作喲~未完待續。

ps:

感謝~雲遊天涯打賞了0起點幣

雲遊天涯打賞了0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0起點幣

一世最愛戈薇打賞了0起點幣

小牛打賞了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