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四章:言出法隨經濟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言出法隨經濟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二條。○南京是江南的經濟中心,文化重鎮,當然亦是印刷業的重鎮。但我的希望便是,從今以後,燕子磯稱為南京的印刷中心!恆信那邊,我會協調過去,對你們三家發放額度在五萬兩的兩年免息貸款額度。你們不是感嘆熟練工人不好找嗎?好辦,南京有的是1

「從今往後,我要求你們進行包括但不限於降價、高薪拉人、斥資兼并等一系列手段將南京印刷業轉移到燕子磯里。」朱慈烺目光炯炯,帶著無邊的氣常

這是屬於上位者言出法隨的力量。

這一刻,王易、徐昉以及楊胖子都是感覺一股蔚為壯觀的激動在心中醞釀。

這一次,是太子殿下帶領他們這些人進行經濟上的戰陣啊!

……

南京城。

「降價,便是讓適合做報紙的普通紙張,也就是咱們眼下主打的一號紙成為學生娃隨便買不心疼的價格。我們調查過了,根據殿下那邊送來的數據,眼下師範學校學生家庭普遍每天只有區區十幾二十文的閑錢。所以我決定……一本小冊子,只賣十文錢。八張大白紙,一樣只賣十文錢!哪怕微利潤甚至虧本,也要完成殿下給的任務!而且,殿下說了,我們遲早能賺回來」楊胖子帶著自己兒子走進了南京城最繁華的秦淮河。

當然,他們不是父子攜手去****的。他們是去了秦淮河不遠處的貢院。這也正是秦淮河一開始成為風月場所的原因:靠近貢院,靠近文人士子。

當然,靠近文人士子的地方不止有妓院也有文房四寶的鋪子。

楊胖子的兒子楊文保在父親的示意之下挺起了胸膛。穿上一襲寶藍色的錦袍進了這個名作揚名軒的地方。

跑堂的小廝一見楊文保的穿戴便眼前一亮,上前道:「這位公子。文房用品可是要採買呀?小的王二,您不明白的亦或看好了喚一聲小的在哪兒都在。」

楊文保嗯了一聲。沒有說話。這揚名軒店面不小,跑堂的顯然也是眼尖精熟的,一見這公子哥兒模樣便不再吱聲,只是一旁候著。

很快,楊文保便逛完了外間的店面,抬腿往內間走,看了一眼便疑惑道:「怎麼賣紙的櫃面少了這般多?喲,你這家的宣紙倒是降價了。」

王二一聽便哀嘆一聲道:「可不是,這世面的紙是一天一個價。十六張白紙原先能賣五十文現在……每日都跟著下跌,聽聞都只有十文了。從前進貨的那些老主顧都是叫苦連天,我們賣著更是辛苦。就連現在,宣旨的價格都保不住了。惹得東家每天都感嘆著要搬去玄武湖左近了。」

玄武湖附近說的自然就是朱慈烺開辦的南京師範學校了。在那開文房四寶的鋪子不用想也有多好的生意。

楊文保聞言,又仔細看了一下筆墨與煙台的價格,這三樣倒是沒怎麼變:「這兒有二十兩銀子,都給我包了宣旨。」

「好1王二大喜。

……

「東家……俺婆娘病了,您……您看要不,俺先回去一趟?孩子每天鬧著要讀書。婆娘上次淋雨去了一趟師範學校打聽那幼學的事情,沒曾想,沒曾想……」張三書哼哼地在東家面前說著,原本大嗓門地一個人現在卻是細聲細語。

東家姓胡。全名胡璇,經營著一座三代家傳老字號的活字印刷鋪子。因為做的是鉛活字,面向的就是那些不要求紙質。只為了低價的窮秀才。這些人見多了,胡璇也鍛鍊出了一副察言觀色的本事。如何看不出張三書話裡有話。

只是,一想到最近的風聲。眼見張三書畢竟是這印刷鋪子裡面的能手,胡璇原本心理想著的話統統憋了回去,擠出笑容道:「老張這說得也是。這生了娃兒便是****念著娃兒好,現在讀書方便了,殿下都開出了幼學,這是好事兒埃老張你也莫急,那幼學里我胡璇也認得幾個人,明兒就給你去問問。啊,你看可好?」

「好,好1張三書大喜過望,接連點頭,忙不迭地出了鋪子。

眼見張三書走了,懷著心事的胡璇也走出了門,只是沒走幾步,就見一個風度翩翩的老者笑著朝他致禮:「可是胡東主?若是不妨事,不如一起品茗談談如何。」

……

走出了印刷鋪子的張三書左顧右探,繞了三條街,這才在一條大馬路上揮著手,上了一輛四**馬車。

馬車上,王易一臉和顏悅色,道:「張工啊,某家王易,便是王氏印刷工坊的工坊主。這些時日,王某托友人的問候想必你也知曉了。話不多說,王某信得過我那六級資深大匠的認可,您這進來我給您單獨按照五級工的標準待遇開出去,您原先薪俸是一月三兩三錢銀子對吧?我也不多說,只要你進來,八兩銀子一月,每月都有獎金,年底看情況各有紅包。如何?當然,您要是在匠作大院拿了五級以上的考核,沒說的,再漲。」

張三書聽完,頓時囁嚅著嘴巴,不住地道:「這這這……」

「唉?我說張工,這待遇不差了。哦,忘說了。您那孩子啊有問題對吧?聽聞你那婆娘是傷風,唉,無礙,葯我都備好了。孩子讀書的問題更是沒事兒!咱們燕子磯工坊區的子弟都是優先入學,就近就能有一座幼學與初級小學開張,我王某人與楊員外、徐員外還有工坊區的其他人都籌了銀子,往後還會有職業學校,學出來起碼就有個一級工的水平,真是托殿下洪福啊,一級工的待遇加上您那家學淵源,娶媳婦的錢一年就攢下啦1

張三書更加著急了,面色憋得通紅:「不是……不是……這也太……太太……」

「我說張工礙…」王易表情有些不耐道:「眼下糧價漲得這般高,朝三暮四可不好。眼下這機會得來不易礙…」

「真……真……不是……」張三書急得都要哭了。

終於,一旁的俞行健忍不住開口解釋了。

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