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五章:三缺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三缺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俞行健道:「王員外,可別再著急了。您是大工坊主,恐怕沒見過這麼老實巴交的人吧。這張……張三書啊是覺得給太多了,不敢相信呢。」

有了俞行健的點醒,張三書終於從方才的結巴里解脫出來了,忙不迭道:「是礙…小的,小的真能值八兩銀子一月?真……真有這麼多?小的一輩子老實刻字,委實想不到能有這般多。要是……要是真的給,小的就去!只是,還請大老爺體諒,俺得想想怎麼和東家說……」

「我王易王某人的名聲難道還做的假不成?得了,弄半天原來是我自個兒的問題埃好,不提了。的確是我急躁了。一天天地見這麼多人,的確著急了。」王易這時也明白了過來,不由失笑起來。這些天王易招工是說方便很方便,說難很難。方便的是普通的工人要多少有多少,但有技術的匠人卻是等閑難尋。要不然,以他萬貫身家的身份,卻也斷然不至於跑來親自見張三書。此刻聽了張三書的擔心,王易不由擺手道:「至於你擔心的問題,卻也是不必了。這半天功夫啊下來啊,你也不必覺得東家不放人難為你。」

「這是……怎麼個情況了?還請大老爺示下……」張三書茫然著。

俞行健知道更多,懂了,笑著道:「看來徐員外那邊行動應是順利了。」

王易嗤笑一聲道:「如何不是順利?不愧是個進士啊,同年隨便拉一個過來,交情論起來,百分之三十的溢價給出去,那胡璇還有什麼理由不賣啊?這什麼活字印刷的鋪子,不過是那胡氏墨汁鋪子的搭配零頭罷了……」

「俺的東家……也跟著……換東家了?」張三書懵了。

更加懵的還有茫然失措的侯朝宗。

侯朝宗便是侯方域。

伴隨著河南恢復平靜,歸德侯家的力量也總算髮揮了一點,湊出來一筆錢打算將侯家父子撈一個出來。

父子情深的侯恂選擇了將還年輕的侯方域撈了出來,舍盡了顏面託人求到了張溥的身上。張溥一看這是個朱慈烺老資格的對頭,加上左右求來的人情臉面不校思量一下也便出手將侯方域撈了回來。

侯方域一回來便遇上了復興報籌辦的工作。

張溥與張采自然是總攬全局,籌措銀兩,招攬人手外不再負責。阮大鋮除了丟出來一個親信鄧忠看管錢財就不再多說。

局面一時間十分團結,原本三缺一的復社中堅此刻四公子齊聚。紛紛上陣開始了辦報事業。

其中,方以智負責聯繫人員校對,親自提筆上陣,冒辟疆接受了發行渠道的問題,陳貞慧負責組建編撰團隊。接納稿件。

至於最後一環將報紙印刷出來的問題則是落到了剛剛回來的侯方域身上。

……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竟然又把我趕出來了!這般無良商家,這般利欲熏心之人怎麼能如此!我可是復社四公子,我乃是歸德侯朝宗啊1侯方域再也忍不住憤怒,喊出了聲音。

這時,侯方域身後一張大門又開了,一個更加憤怒的老人怒吼道:「後生小子!我本來便是念你好歹是復社士子,不忍給你厲色。沒想到竟是一點都不知悔改!眼下那燕子磯的王氏印刷工坊要絕我全南京印刷人的生路,你報了這麼低的價格,豈不是來羞辱我等的?既然如此。老朽豈能色?若是再敢無理取鬧,休怪我惡狗噬人1

侯方域剛想說什麼,忽然聽得叫聲四起,勃然變色拔腿。

汪汪……

幾條如狼崽子一般雄壯的惡狗撲出來,齜牙咧嘴,好不嚇人。

侯方域見此,一路狂奔,終於忍不住淚眼婆娑,衝到了不遠處的媚香樓中。

只是,往日見了侯方域無不是喜聲笑顏的媚香樓鴇母楚三娘此刻一見侯方域。卻是當下攔住不讓。

楚三娘何等伶俐的人物,早就從張溥等人的口中知曉了那日來的貴客名號。此刻見了侯方域這個戴罪之人哪裡還有好顏色。

侯方域見此,更是憤怒地大喊大叫起來。

楚三娘亦是不手軟,當即就叫來十數號龜公。

最終。還是李香君從閣樓之中走了出來打了圓場,看著侯方域,笑著在大廳落座:「好媽媽,讓我便與侯公子在廳中說說話罷。」

看著李香君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楚三娘心軟了,心道在大庭廣眾之中。按說也不至於做些什麼,縱然旁人和殿下聽了也不會疑心多想……

這樣想著,楚三娘笑著應了,卻是做到了隔壁桌上。

侯朝宗卻是遲鈍地沒有感覺,只是哭訴著今日的遭遇:「復社上下將復興報這般大任交給我,這是重視我的才能埃可是忙碌一整日,卻是接連一處處得了閉門羹。我方才回來這般時日,上蒼卻是要如此待我,豈能如此,豈能如此!我可是復社四公子啊1

一邊哭訴著,侯朝宗叨叨絮絮地將今日的事情前後說了出來。

得了任務以後的侯朝宗開始聯繫印刷工坊印刷復興報的報紙。算起來,侯朝宗也算是金陵名人了,直接走上層關係便見到幾個大書商老闆,隨後便順著這些大書商介紹的印刷工坊接連拜訪了南京里掛上號的印刷鋪子。

一開始,憑藉著復社四公子的名頭侯朝宗無往不利,每個人見了都是客氣十足。

只是等侯朝宗一報價頓時便齊齊變色,更有甚者如那放惡狗的便直接趕了出去。

「明明市價一本空白書冊只需要十文錢就足夠,我復興報既然要開辦,無論如何也不能多了金陵報二十文罷?這印刷上直接以市價十文買,怎麼也是誠心誠意了。沒曾想,見我說了那銅臭味十足的訂單,竟是一個個都變了顏色。真不愧是黑眼珠子里見不得白銀子的商賈,真真是個個可惡1侯朝宗吐槽著。

李香君聞言,卻是默然良久。

「香君,難不成……你也覺得我變得市儈了嗎?」許是覺得說得這些太俗氣了,侯方域收起了話題。

未完待續。

ps:感謝夢回天涯浪子等讀者打賞~

感謝~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

林熙玉?打賞了?10?起點幣

夢回天涯浪子?打賞了?1888?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

超級宇宙騎士?打賞了?10?起點幣

感謝月票~

悲傷落寞淚?投了?1?票

麓文?投了?1?票

麓文?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