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九章:媚香樓里滄海桑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媚香樓里滄海桑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俞行健連連點頭:「問到這裡的確大部分都是要動心的了。原本我還有納悶,原來都是侯方域的功勞。」

朱慈烺樂了,知道俞行健這是變著法子吹捧自己,五指在椅子扶手上一陣跳著按下,道:「說到底還是要工坊區苦練內功這才有吸引力,這是實質。其他的都不足為道。好了,我要去師範學校了,琅之加油吧。」

一番見禮,俞行健目送著朱慈烺的背影,卻是悄悄想到了玄武湖的那個夜晚。

那會兒,跟著復社三公子一起出現的可是有艷名遠播的秦淮八艷之一:李香君。

至於朱慈烺是怎麼進入媚香樓畫舫,與李香君又有什麼故事,俞行健這位舍人司出身的親信可是再明白不過了。

接著,俞行健更是想到了李香君與侯方域的故事……

「等等……」俞行健忽然想到:「侯方域見了阮大鋮?阮大鋮!這說明……復社要面臨一抄…」

「分裂了啊1俞行健喃喃著,忽然笑了出來:「那李香君原本喜愛的到底是清流之中正人君子的侯方域,還是……閹黨走狗呢?」

想到這裡,俞行健笑容更盛了:「哼……我這可是在做成人之美的好事呢。」

只不過,成就的肯定不是侯方域的好事了。

「來人,揚名軒的東家不是與我說和媚香樓的李貞麗交好嗎?讓他給我帶個話過去1

……

李貞麗捏著這一封書信,看著又跑來的侯方域,輕輕鬆了口氣。昨天,李貞麗自作主張攔住了侯方域,更是假稱李香君身體不適打發走了。

昨天的侯方域心念著復興報的印刷大業,被拒絕後倒也沒什麼炸毛的反應,急吼吼又去聯絡各方印刷鋪子了。

這一次,他又來了。

李香君坐在大廳前,看著這個意氣風發的男子,聽著他將在復興報報館遇到的前所未有的禮遇。

「那鄧忠對我真真是太體貼了。我問了一句,一份報印刷成本提高到二十文一份可不可?」侯方域神采飛揚:「香君,你猜那鄧忠如何說?他只問我『要開多少銀子?自己人,一句話的事情』」

「於是這困擾了我好些天的事情便這麼解決了。就這麼解決了1侯方域高聲道:「我去了石人街。去了南五巷,重新找到了那些印刷鋪子,重新報了我復興報的價錢!二十文印一份報,全都跟狗一樣變了臉色,往日瞧不起的神情都沒了。現在。是我,是我侯朝宗給出了訂單1

四下桌子上的人紛紛望來,看著侯方域,如同見了瘋子。

侯方域卻更加興奮了,大聲高呼道:「我給了訂單,給了二十文一份報的訂單!現在全都跟狗一樣跟我搖尾巴,就為了搶訂單!我可知道現在南京裡頭除了我能這般豪奢,誰還能給他們生路?香君,你聽聽,就是他們周物英馬新……就是他們在前幾天還敢給我甩臉子。幾天前還放狗咬我!現在呢?全都跟狗一樣巴望著我!」

沒有意料中侯方域期待的應和,李香君一雙美眸落在侯方域的臉上,一片陌生。

侯方域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香君?你不高興?我成功了啊!我侯方域不愧是復社四公子,是江南名士,這復興報最關鍵的一環就在我手中要做成了啊!你為何不高興?哦……難道是……我明白了,有理,是我錯了1

一面鏤花象牙骨白絹面宮扇出現在李香君的身前,扇子的柄上更是系著一隻琥珀扇墜,李香君記得侯方域與她說過,這是侯家祖傳之物。貴重無比。

看到這裡,李香君終於有了些表情,卻是語調微微異常,道:「侯公子有心了。只是……」

「是驚喜到了嗎?哈哈哈哈哈1侯方域笑道:「是應當驚喜啊!短短几日。滄海桑田,如何不該驚喜呢?不過沒事,今日,還有更大的驚喜!三娘!三娘,我要為香君贖人,銀子都已經備好了!還不快來1

「侯公子不必喚媽媽來了。」李香君神情淡淡:「侯公子最近很得意呢。」

「難道香君不為我開心嗎?」侯方域感覺到了奇怪:「往日你可不是這樣的。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現在跟狗一樣要侍奉我。我終於一展宏圖了,你卻……」

「所以侯公子卻要選擇當狗……是嗎?」李香君聲音輕輕地,落在侯方域的耳中,卻如同驚雷一般。

「什麼狗不狗的?絕不是1侯方域壓抑著憤怒,斷然否認。

李香君看著完全陌生的侯方域,依舊聲音輕輕地:「那錢是如何來的?若是侯公子一開始便可以輕鬆尋到財權,又如何會被人嘲弄如此,困頓如斯?這錢,是閹黨阮大鋮給的罷?侯公子,你欺瞞得妾身一時,能欺瞞得妾身一世嗎?」

侯方域騰地站了起來,接連退了兩步。

這時,媚香樓里少有的幾個客人紛紛看來,認出了侯方域,議論紛紛了起來:「這是侯方域?他不是復社中人嗎?怎麼和阮大鋮搞到一起了。」

「估計是跟著張溥一樣學壞了吧,聽聞張溥親自出手,彌合了東林與閹黨的舊怨。」

「那也依舊是東林歸東林,復社歸復社,閹黨歸閹黨礙…聽香君姑娘這般說,恐怕不是那麼簡單了……」

「莫不是……他真背主求榮了?」

……

望著這些人探尋的目光,侯方域憤怒了:「滾!滾!我是侯方域,是復社四公子!你們不想在南京待了嗎?滾!你們的錢我侯方域出了,都給我滾1

白日里媚香樓人少,這個時候來媚香樓的也大部分是為了讀報,並無幾個強項有背景的的,此刻一聽侯方域應承了買單,便紛紛多拿了幾分報紙果品悄悄撤了。

壓抑住憤怒的侯方域盯著李香君,喘著氣:「是誰和你說的?」

「這重要嗎?」李香君反問。

媚香樓一陣死寂。

侯方域漸漸平靜了下來,辯聲道:「什麼人不人狗不狗的,都是一黨之中同為友人。香君,你多想了。」

「但伯父若知道了肯定會多想。東林、復社中人知曉了,更會多想。」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