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章:血濺桃花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血濺桃花扇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但伯父若知道了肯定會多想。東林、復社中人知曉了,更會多想。」李香君輕嘆一聲,道。

侯恂當年就格外嘆息阮大鋮背叛東林投靠了閹黨,成了一生的污點,白白浪費了那麼驚人的才華。阮大鋮與張溥的真正關係,錢謙益與張采都明白,不過一時苟合罷了。阮大鋮亦是清楚。所謂一黨友人的借口根本瞞不住聰慧的李香君。

此刻,她看著為了名利全然不顧的侯方域,心中什麼東西悄然蒸發,消失無蹤。

看著李香君的眼神漸漸變了,侯方域也笑了:「真厲害埃不愧是秦淮八艷,聰慧又伶俐,瞞不過你。但那又如何?香君!你豈會不知道我的困難?是啊,我是復社四公子,是張溥張天如的人。可我去找他落得個什麼結局?竟然以為我是要貪污受賄的紈,連我父親的舊賬都要掀出來1

侯方域五指緊握,出離了憤怒,侯恂在河南的慘敗是侯方域這一生都不願意提及的事情:「是啊,復社清流,名聲崇高,天下聞名,多有體面。可是呢?再體面,還不是將最困難的事情拋給了我?」

侯方域的呼吸一下子又急促了起來:「他們是名士,是清流,所以做不得那些俗不可耐的事情,更連鴇母都明白的市價行情與朱慈烺在搞鬼都搞不清楚。可阮大鋮呢?」

李香君揚著脖頸,道:「侯公子!侯朝宗!阮大鋮是閹黨,你是復社人啊1

「是!但那又如何?」侯朝宗笑了,漸漸冰冷:「他給我信重!而不是在張天如面前被罵的狗一樣。連我父親的事情都要翻出來市恩!他們以為報紙這麼好做?連印刷業發生的事情都搞不清,連朱慈烺的動作底細都弄不明白就將責任壓倒我身上。這樣的人,是我的依靠?」

李香君說不出話來。

侯方域輕輕吐出一口氣。道:「是阮公給了我財權,讓我解決了復興報的印刷問題。是阮公信重我,寬慰我,讓那些黑眼珠見不得白銀子的商賈轉身過來狗一樣給我搖尾巴!更是那阮公,給了這我鏤花象牙骨白絹面宮扇做定情信物,給了我銀子贖你回家1

「所以……」李香君凝眉,面容皺的讓人心肝都跟著緊了起來,隨後緩緩苦笑地看著侯方域:「所以侯公子便是將自己打包賣了,將這一腔名節。侯氏兩代清譽,江南數年名望,都賣了,換了這扇,換了這銀,現在要換我李香君?」

「李香君1侯方域猛地一拍案,拿起扇子,直指著李香君:「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李香君閉著眼睛,仍由扇子的尖頭停在李香君的小巧挺翹的鼻樑上。

見此。侯方域緩緩地放下了扇子,聲音有氣無力地道:「我沒有選擇!名節、復興報還有你。這三個選擇,我只能選擇兩個。你以為我想?都是那張天如逼我的!逼我的啊!我根本沒有選擇!難道要我放棄復興報,放棄我的事業?如果我放棄了。我就完了1

「放棄了名節,投靠閹黨,變成人人唾罵的叛徒。這還是你嗎?還是我記憶中的朝宗嗎?你變了。我也會變的。」李香君一語而出,聽得侯朝宗心都碎了。

「好好好!那你給我一個選擇啊!名節我當然不想丟。可我可以選擇嗎?復興報解決不來,我的事業就完了。侯家好不容易拼出的最後一個機會就荒廢了,我也完了1侯方域歇斯底里

「我能接受一個面目全非的侯方域嗎……」李香君喃喃著。

「哈哈哈哈哈……」侯方域忽然狂笑了起來:「夠了!李香君!你以為你是誰?一個名妓罷了,妓啊!沒有我,沒有我的事業,你能離開媚香樓嗎?我變成了什麼樣重要嗎?我若是做不成人樣子,你也別想得好1

李香君忽然間淚眼朦朧,不住地搖頭。

侯方域沙啞著嗓子:「這麼多年了,我與你的恩情就不能讓你為我考慮一些?就不能為多寬容一些?香君,還記得我為你寫得詩嗎?夾道朱樓一徑斜,王孫爭御富平車。青溪盡種辛荑樹,不及春風桃李花。我變不回去了,你就與我一起變吧。相信我,有了銀子我贖你回去,不管外間多大的風浪,我都會頂住1

「這麼多年的執念……也到頭了埃」李香君用微不可見只能自己聽得到的聲音道:「我永遠是我那個李香君,我愛的,是那頂天立地,無愧於心的男子漢。是那一腔熱血,天地可證的偉男子。我不會變的,所以,就讓我們這麼多年的恩情……有個了斷吧。侯公子,變回去吧,恩情,我不會欠你。」

說完,李香君拿起那病鏤花象牙骨白絹面宮扇,一雙纖細無暇的柔荑猛地緊緊握著,捏到扇子變形,最後地一聲斷掉:「我手中還有些余財,都還與你。復興報的問題,我來解決。」

宮扇的象牙斷裂,突出一個尖刺,將李香君的手心刺出一朵血花。

望著宮扇,李香君輕嘆一聲,回了自己的閣樓。

侯方域怔怔地看著李香君的背影,跌坐在椅子上,看著那面鏤花象牙骨白絹面宮扇,目光落在那一滴鮮血上,閉上了眼,不堪看這血紅的眼色。

這時,一個人大步走來,道:「朝宗?朝宗?你真在這!你可讓我找得好辛苦啊,昨天我聽人說你來了媚香樓,可辛苦趕過來了,一問卻說你走了。又聽聞你去了報館見了鄧忠,我又跑過去,還是見不到。今天打聽了一圈,又聽說你來了媚香樓,可總算讓我找到你了。朝宗1

說著,這人大步踏來,看著跌坐在椅子上包場了整個媚香樓的侯朝宗,大喜過望。

「是辟疆來了啊,來,來人,上好酒!我與辟疆好友要暢飲同醉1看著來人,侯方域有氣無力地打了個招呼,更是隱隱感覺到了一種恐懼,想要躲到地底下不見人。

未完待續。

ps:感謝~

雪的狂戰士?打賞了?10?起點幣

因為不同所以欣賞?打賞了?10?起點幣

袁yh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

0磊磊?打賞了?100?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

感謝~

劉-刈?投了?1?票

劉-刈?投了?1?票

雲中高山?投了?2?票

天使de悲鳴?投了?2?票

諸葛無痕?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