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三章:神仙佳人的心甘情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神仙佳人的心甘情願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好吧好吧……是侯方域的事情?」朱慈烺的話彷彿有魔力一樣,讓李香君停住了。

「不愧是南都之主,什麼都瞞不過殿下,辛苦費心思了。」李香君趁著牆的手微微有些發顫。

「所以想和我做一個交易?用你自己作為籌碼……」朱慈烺盯著李香君:「不必如此,那****幫我登上媚香樓畫舫的恩情此時恰好還你不是正好?況且我本來就不忍心你為難。我可以……」

「但我所圖之事太大了……豈是一處千兩銀子船票的情分就能抵得住的?」李香君打斷了朱慈烺的話:「我要的……是還侯方域這些年的情分,從此再無一絲拖欠。所以,這一回,我找殿下要的……是讓燕子磯工坊區的印刷工坊,為復興報印刷。一旦復興報大辦,那便是復社、東林與閹黨與殿下鏖戰的擂台。殿下,我不是無知少女,明白江南一地權柄更替的刀光劍雨。小女子身無別物……唯有……」

朱慈烺盯著眼前人,餘光落在伊人胸前,幾抹膩白閃現,不由微微抬頭眼,盯著李香君道:「我有未婚妻了。他可是個天下豪商大賈都畏懼的人……」

「縱是秦淮花魁……」李香君的聲音微微壓低著,魅惑到了極致:「也不過是青樓女子呀。大婦欺凌,本就是尋常事。我不在乎。」

「等等……等等……」朱慈烺有些慌:「香君姐姐,真不必如此。這事,大不了賣你一個人情又如何?況且,那侯方域生性反覆,真不值當你如此。女兒家的****之事,我還是希望能出於本心。絕非逼迫錢糧所誘。這樣的女子,於我而言不過是一具用來洩慾的走肉罷了。香君姐姐你如此神仙佳人,我如何忍得?」

「神仙佳人……?」李香君忽然淚眼朦朧起來。

他想起了媚香樓里侯方域的話。猙獰面目依稀可見。

「哈哈哈哈哈……夠了!李香君!你以為你是誰?一個名妓罷了,妓啊!沒有我。沒有我的事業,你能離開媚香樓嗎?我變成了什麼樣重要嗎?我若是做不成人樣子,你也別想得好1

「我不過是青樓一妓女罷了……」李香君雙眼掛著淚珠。

朱慈烺緩聲道:「不不……你不一樣。你苦等侯方域這些年未經梳攏,情深意堅,誰人不知?眼下既然斬斷一切過往,全然一處未來,不想著更自由暢快的日子,怎麼光挂念著過去的桎梏?難道香君姐姐你忘了。斬開李貞麗手中一紙束縛,你可是比起大家閨秀還要大家閨秀。身為秦淮佳麗之首,南都花魁,這天下,豈會尋不到你一個安身之處?若是真如此……」

李香君怔怔地看著朱慈烺。

朱慈烺笑道:「我便為你辦一處金陵女報,讓你揮灑胸中文墨,成一代大家……你看可好?」

「殿下……」李香君輕輕念著,如同夢囈。

朱慈烺輕聲道:「自信自強的女孩子最美麗呢。你是誰呀,是一個驕傲無雙的李香君。是一個有血有肉,靈魂俱在的李香君。是我朱慈烺欽定了。可以讓凡夫俗子抬頭仰望的啟明星埃別多想了,堅強起來,做一個讓眾生仰望。更讓那負心郎仰望的明星,如何呀?」

「殿下……」李香君拖長了音,猛地撲倒在朱慈烺的懷中,淚珠再也忍不住,啪嗒啪嗒地落在朱慈烺的胸口。

朱慈烺鬆了口氣,雙手在李香君起伏不停的背上停留著,有些不知所措。

原來,方才一陣輕歌曼舞,朱慈烺沒注意間。此刻的李香君已然是一身薄紗,嬌嫩肌膚清晰可見了。

只是……眼見這李香君情緒崩潰。朱慈烺還真怕自己把持不住負了那個就在南京城內彈算盤的趙詩瑤。

「為了讓這好姐姐不崩潰,控制不篆…所以一時權且也是可以的吧?」想到這裡。朱慈烺緩了緩聲,道:「應該是可以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朱慈烺默念幾句心經,手悄悄地落到了李香君的背上,輕輕撫著,彷彿可以撫平李香君的愁緒一樣,口中喃喃有詞:「不要悲傷,不要心急!憂鬱的日子裡需要鎮靜。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心兒永遠嚮往著未來,現在卻常是憂鬱。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而那未來的美好,就會成為最親切的欣喜。」

也許是朱慈烺的魔力之手有了作用,也許改編了普希金的詩歌有了法力。終於,情緒崩潰淚眼朦朧的李香君聲息漸漸平穩了下來,情緒也悄然回歸了鎮靜。

朱慈烺大大鬆了一口氣。

但接著,便不爭氣地感覺到了伊人成熟的*緊緊與自己緊貼著,讓身體有了無可抑制的反應。

這個時候,朱慈烺猛地想起了一個事情。

「這才是一具青春年少,最是雄姿勃發的身軀礙…一個剛剛進入青春期的身體……一個對男女之事最為熱衷的年紀,一個難以抵制誘惑的青春期……」想到這裡,朱慈烺口乾舌燥地有些懵了。

因為……

接下來的李香君忽然微微一縮肩膀,身上那層薄薄的輕紗頓時退去,露出了無限嬌嫩,無限美好的*。

朱慈烺感覺嘴巴里像是噴著火:「香君姐姐…不是說好了……不必如此的嗎?」

「是呀……」李香君一雙眸子柔情似水,全無方才的剛強:「我與殿下說好的,自然記得。」

「那你為何……」這時,李香君一雙手伸進朱慈烺的錦袍里,生疏又顯得訓練有素地解開了內里的口子,一點點輕輕按了起來,五指在朱慈烺的胸前跳著,往上漸漸攔住了朱慈烺的脖頸。

這時,朱慈烺整個人倒在了床榻上。

李香君便欺身而上,雙手勾住了朱慈烺的脖頸,聲音無限魅惑:「我可是女子……不僅有不講信用的特權。更有……」

「殿下說的,心甘情願的權利呢。」李香君輕聲吐在朱慈烺脖頸上,讓朱慈烺不斷發懵。

未完待續。

ps:感謝舊夢虐心、0磊磊、q唐寅p、因為不同所以欣賞、會稽山人007的打賞~感謝月票~書友120116235547685?投了?1?票秦風漢魂?投了?2?票旅人?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