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五章:復興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復興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讓私人給官辦事業貼錢虧本幹活的幾率是很低的。甚至,張采還打聽回來一個消息。王氏印刷工坊一樣不滿足金陵報社的印刷訂單,開始四處搜羅南京各處學校,比如南京示範學校,比如府學、國子監、縣學以及各處民辦書院,甚至都打注意到了東林書院的身上。

這幾個地方的消息對於張溥等人而言,就如同一個篩子一樣,隨便找個人過去打聽一句就明白了王氏印刷工坊的價格。

明萬曆福建書林拱唐金氏刻本《新調萬曲長春》一卷,每部紋銀一錢二分。

明萬曆蘇州舒仲甫刻《封神演義,每部定價紋銀貳兩。

再參考當時物價呢?當年楊文貞士奇,少孤貧,十六歲出為村落童子師,欲買《史略》兩冊,百錢不能得,其母夫人畜一牝雞數歲,命以易主。嘉靖年間,浙江淳安雞一隻三斤,銀六分,每斤十四文。

假設這隻養了數年的母雞重5斤,則價值70文,則《史略》兩冊價約170文,平均每冊85文。約合1.2兩紋銀。又《史略》為宋高似孫撰,計六卷,則每卷約28文,合0.4錢銀。

傅增湘跋《李商隱詩集》云:「書為項子京舊藏,子京有手識一條,雲得此書值四兩。

只是,王氏印刷工坊報價給南京示範學校的《史略》卻僅僅只是五錢銀子。要知道,而今距離嘉靖年間已經過去有數十年了,物價沸騰,再買一本《李商隱詩集》已然需要至少十兩了。當然,這樣有這是舊書有些收藏價值的緣故。

無論如何,王氏印刷工坊沒有真的虧本貼錢給金陵報社這是真的。

這個消息對於復興報上下而言,不禁是有些晴天霹靂之感。

也順帶的,報館上下無一人不知道王氏印刷工坊之主王易的名諱。

很快,張采便大步而出,看向王易。道:「太倉張受先,敢問來人便是燕子磯王氏印刷工坊工坊主王員外?」

「這是在下。」王易露出了一點笑容。

張采面色驚疑不定,心道這貨來這裡不是砸場子的吧。只是一想到這裡畢竟是自己的地盤,他便是要來砸場子。自己還能怕了不曾?

想到這裡,張采側身一讓,道:「請。」

王易大步踏入,環顧眾人,倒是一點都沒有深入敵人腹地的感覺。

很快。幾人便進入花廳各自落座。

剛一坐定,冒襄急切穩問道:「敢問王員外此來所謂何事?」

「所為何事,這個恐怕要問貴報館的歸德侯方域,侯朝宗吧。」王易幽幽地道。

冒襄面色一緊:「朝宗做了什麼?竟是惹得員外親自前來?」

張采凝眉,心想這不是上門興師問罪了吧,想到這裡,他不忍不住了,大聲道:「來人,朝宗在哪裡?快去喊來1

這時,張采與冒襄對視一眼。紛紛面色凝重起來。

王易卻是一派悠然之色,道:「不必這麼緊張罷?」

張采輕咳一聲,心道真是侯方域惹了麻煩,自己還真不能丟下不管,想到這裡張采便暗暗告誡自己,今日先忍一忍,他日再都還回去!

想到這裡,張采重重呼出一口氣,便要說一句軟話。

但王易卻見侯方域來得快,也不搭理張採的表情。開口道:「敢問來人可是歸德侯朝宗?你的朋友到我工坊之中談妥了你復興報報館的印刷單子,因是數量未定,特來問問,敢問確有其事呀?」

冒險微微張著嘴巴。一臉愕然。張采更是被這一口氣逼得上下不接,嗆了起來。只不過張采卻反應更加迅速,也不待自己恢復正常,高聲道:「多……多少錢?」

王易眯著眼睛,道:「倒是不貴……若是每日能得上萬份的,那便只需要十一文一份。若是每日只有五千份。那便是十文一份。若是每日只有三千份,那邊要十三文……」

「好1侯方域這時哪裡還不明白這是李香君的功夫到家了,當即拍板道:「就這麼辦了1

說完,侯方域忍不住得意,暢然大笑起來。

見此,王易緩緩頷首,招來一個文書,拿出一封紙契道:「好!這上面有價格、數量交款等一切細務,若無疑問,還請貴報館蓋章,簽約了罷1

此刻,看著局勢至此,張采腦袋一片發懵。

這當然是好事了。

只比金領報社多那麼一兩文錢的區別,誰在乎了?

但王氏印刷工坊這是朱慈烺用來打擊復興報的工具,是統一南京印刷業的龍頭武器,眼下,卻將送上門來的好事答應給了復興報,這豈不是讓復興報也能跟著辦起來?

到時候,報館上下是決計不會念朱慈烺舊情而多說一句好話的。

難道……

是要控制了印刷單子,讓復興報聽命?

應該是了罷……

只是張采又看著紙契上王易的大名,心思動搖了起來。這念頭普通人可以耍詐,但凡有點身份的還是很講究信譽的。尤其是經商大部分時候都是口頭承諾,有人若是不守信,往後就誰都不會跟他再做生意,也實在是沒法做生意了。

王易給出的紙契當然是個更加先進的東西,同樣也意味著人家很難反悔。

那……

朱慈烺到底圖什麼?

張採在發獃,侯方域卻屁顛屁顛地拿了印章,已然和王易稱兄道弟起來。

只不過王易顯然顯得十分矜持,客套了幾句便告辭,只留下得意洋洋,要去給張溥喜訊的侯方域,以及都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張采與冒襄。

見此,張采還能說什麼:「好歹啊,報館是扮起來了……別說了,去吧。去見天如吧……」

張溥聽完,亦是久久無言,不明白朱慈烺所圖在哪裡。

只是,身為一黨領袖,張溥就是難道還能睜著眼睛報喪不成,自然是大笑道:「這是天命在我,上蒼都要我大明復興,要我復社辦好復興報啊1

張采、冒襄、吳偉業以及一干復社士子見張溥這麼開心,頓時也是紛紛喝彩。

侯方域也跟著振奮起來,得到了眾人的讚譽。

只是,當人群散去,侯方域回到自己屋內的時候,卻是所有笑容都消散無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