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六章:南京軍機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南京軍機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唔……五千份?倒是挺大志向的。△,」朱慈烺拿了一份復興報。

金陵報的排版可以說銀鈴了這個時代的新潮,是劃定了拍板規範的先行者。故而,當復興報負責編輯排版的冒襄聽王易問起排版的時候便很是弱弱地問起了能否直接用金陵報的排版模式。

這一回,王易沒來,說話的是顧絳,這位而今的金陵報社社長頗為有些春風得意,笑道:「當時啊,負責與冒襄接洽的黃宗羲。太沖是念了些舊情的,五千份,便是有五十文的排版專利費入賬。當然,也不止版式的問題,還有工坊技術上的一些問題。」

「不多,但專利費的出現是個好兆頭。至於這報么,卻是沒甚麼可看的。」朱慈烺瞥了一眼,搖頭道:「這會兒才跟著我方才的步調說起了什麼澄清吏治的必要性,哪裡跟得上潮流,也不知第二日還會有多少人續訂。」

顧絳笑著道:「他們畢竟是新人,在辦報之事上沒什麼心得。不過……殿下,屬下還是有些不明白復興報的出現……」

「流水不腐,戶樞不螻,動也。」朱慈烺引用的是《呂氏春秋》,笑著道:「沒有一個對手,炎武不覺得會有些無聊嗎?」

「殿下……」顧絳有些尷尬。不知道如何回答,倒是朱慈烺提的炎武兩字讓顧絳很是歡喜。這是顧絳最近取的字,尋常人往後再稱呼,親近一些的當然就是喊字了:「金陵報還是有許多不足的。況且,我與太沖商量過等到編輯部的人才培養足夠了。希望可以接過朝堂的邸報,改名為大明報社。發行天下。」

朱慈烺笑著頷首,沒有多評價。

給金陵報社找一個對手過招成長。這樣的原因當然是有的,但絕不是主要原因。

「年少就應該奔著有為一些去。」朱慈烺接話完了又道:「對於朝堂而言,任何**都應該警惕。這不僅僅是治安的危險,更是矛盾迅速計劃的危險。這一點,就連那些引起風潮,聚眾結社之人自己都無法控制。當群體聚集起來的時候,做出什麼無法控制的事情都不意外。所以……相比而言,辦報這種事反而更加溫和,更加可控。在紙張上講道理。各抒己見,總比在台下聚眾結社,發生衝突更好。」

朱慈烺說完,便拍了拍顧炎武的肩膀不再說話,一個人離開了。

對於朱慈烺而言,一把掐死復興報當然做得到,掐死之後也有掐死之後的玩法。那便是強硬組閣,強勢彈壓,在有金陵報這個輿論武器的情況下。朱慈烺有信心擊潰原來有輿論優勢的復社等江南本土勢力,完成對江南的權力控制。

在這方面,南京守備體系中趙之龍那一票已然開始倒向朱慈烺。

當然,朱慈烺也同樣可以選擇不掐死復興報。因為這也有另外一個複雜一些。卻更加完備的玩法。

這樣做顯然可以更有效削弱對手的力量,讓對方在自己預定好的戰場上開打。這樣的戰爭,朱慈烺有足夠多的信心勝利。

說到底。對於朱慈烺而言,掐不掐死復興報都顯得遊刃有餘。為此。讓伊人一笑,也是一個開心的選擇。

「這是一場戰爭礙…」朱慈烺回到了南京皇宮。尋了一處乾淨的樓宇,看著掛了新牌匾的這處屋子,笑道:「唔……軍機處,這地方挺不錯的。」

等到朱慈烺走進去的時候,裡頭的楊文岳便已然在處理機務了。

見了朱慈烺來,楊文岳自然是放下一切事情來迎接。

眼下的軍機處並未負責政務,處理的都是軍務,也是軍務司升格到朝堂的機構。

「殿下,眼下李自成與孫督在河南、湖廣交際處鏖戰。軍需所用都由南京這邊負責,其實蠻吃力的。」楊文岳趁機訴苦了一下。

「京師我們輸血這麼久,就沒有為陝西方面提供後勤?」朱慈烺這些天還真是沒怎麼顧得上孫傳庭了,當然他對此人是印象頗佳的。加上河南是朱慈烺的勢力範圍,孫傳庭在河南作戰,河南本土也有負責後勤的責任,故而一直是河南負責孫傳庭的軍資,只是沒想到京師卻沒有加大對陝西方面的軍需投入,還讓朱慈烺接盤。

楊文岳苦笑道:「這個盤子啊,我們接了恐怕就甩不掉了。京師那邊……對我們怨氣挺大的。陝西這邊呢……也是吃干抹凈。伯雅是個幹才,只可惜了手下那一幫子……就是穿了官衣的賊!在河南,有調撥過去的虎大威鎮著,也不算過分。但到了湖廣礙…」

說到這裡,楊文岳默默遞給了朱慈烺好幾份奏章。

湖廣眼下也是朱慈烺的防區。加上朱慈烺治下大軍一向軍紀嚴明,名聲上佳,自然惹得百姓們有了對比,紛紛訴苦。

「這事要處理1朱慈烺默默地看了裡面一個個不堪入目的字句,沉聲道:「京師方面的事情,我會溝通。」

楊文岳輕輕鬆了口氣,緊接著又無限感慨起來。

跟著朱慈烺這一位上司做事還真是好做,朱慈烺自覺拿起了最困難的部分,屬下還有什麼好說的?誰不拚命以報?

朱慈烺的但當不止在民心士氣的維護上,就如同軍紀,大部分的將官不是見朱慈烺死抓,熱情也不會如此高。對於楊文岳而言,與京師的溝通更是十分棘手。再加上又是軍權這麼敏感的事情,楊文岳縱然有心也有種無力之感。若是惹起朱由檢的憤怒,說不定到時候還是他楊文岳去頂鍋。

一番感慨,提完了軍略,兩人也說起了皇家近衛軍團的休整,隨後聊著聊著也便說到了江南的事情上。

「殿下所言引蛇出洞可真是個妙著,比起強硬壓制而言,這一回更複雜,卻也更柔韌,更能觸及根底,扭轉態勢。真是大家風範礙…」楊文岳說著,發自內心地感慨。

這麼誠實的誇讚讓朱慈烺一陣笑顏,道:「想法再精妙呢,事情還是要一步步做的。就比如這軍機處,這內外守備。還有……這個米價1

聽此,楊文岳頓時肅然。

……

朱慈烺忽然胸膛一聽,表情鄭重道:「正版是,搜索幾字微言、大明最後一個太子都可支持正版。更懇請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幾字微言。剛剛發了我、我父皇崇禎皇帝、我母後周皇后等人的畫像照片,還有飛剪船的實物圖片,愛心讀者給我的畫像,玄武湖的配圖,柳如是、錢謙益張溥的人物圖像,以及還有很多和我以及這個故事相關的有趣內容~趕快來微信公眾號關注我吧!!1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