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章:金陵火炮工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金陵火炮工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大明崇禎十六年六月十九。%し)大明糧食交易所在南京城秦淮河岸開張。

在這個門廳廣闊,裝修氣派的交易所里,聰慧的江南士紳很快就明白了這個新生事物的妙用。

福王朱由菘與阮大鋮攜手進入了預定好的包廂,兩人坐定不久,一身儒衫風度翩翩的錢謙益也笑容滿面地進來。

一番見禮,錢謙益坐了下來。

「在殿下處心積慮準備好的腹心之地談論此等機密之事,想想還是有些激動呀。」阮大鋮笑道。

錢謙益道:「看來,我們的這位殿下的確是打算複製一場開封城的盛事了。這一次,多虧了福王殿下打聽消息。」

朱由菘悠悠地道:「河南畢竟也算是我的老家了,尋幾箇舊人打聽出情況並不艱難。只是可憐了河南那幾個糧商,現在都在太倉會館的周禮真手底下謀食,每日憤恨地都想著要一雪前恥。這一回,有了受之幫襯,他們的心愿總算可以達成了1

錢謙益拱拱手,笑道:「哪裡哪裡,大家一起發財罷了。江南地面都是本土本鄉,打聽些消息不難。」

阮大鋮也是跟著笑:「開封之事再想複製是決難辦到了。似那般千鈞一刻間將數百漕船衝去,就為了接開封糧災的事情,在江南如何會有。別說千百艘漕船的糧食,就說軍營裡頭多了多少石,在自己人面前算算也是一清二楚,輕易便能查出來。」

「一百手多單,一千石買多,周掌柜,給我們的新老朋友們帶個開頭1朱由菘聽此,十分豪爽地用行動表示:「光說不做假把式。到我們的殿下,有什麼花招1

「好1錢謙益鼓掌道:「那我又豈能落後?也給我買一百手多單,不過啊,一手五十石,給我買五千石買多。再漲一兩1

「買買買1阮大鋮大笑:「我也來一萬石如何?到我們的殿下能夠在這糧食交易所里拋出多少糧食來1

交易所的內間里,朱慈烺眯起了眼睛,道:「現在糧價多少了?」

楚王朱斐然迅速道:「陳米五兩一石,精米六兩三錢一石。」

「都買下來。八兩之前。有多少買多少。」朱慈烺說完,悠然轉身離去。

朱斐然不住地回味著朱慈烺這句話,他的身後,劉侗格外不解:「這與當初在開封殿下所為不一樣埃」

「殿下……」朱斐然笑了笑,道:「當然是一個不一樣的大人物。」

說完。朱斐然也不搭理劉侗,高聲道:「買1

糧價,應聲猛漲。

離開了商品糧食交易所,朱慈烺則是來到了位於城南一處空地里。

如果說到了南京以後朱慈烺最大的驚喜是什麼,那恐怕就是位於南京這個經濟中心裡龐大的工匠隊伍了。

根據統計,大明而今在在工部、內府各監局和都司衛所控制下的工匠,大約有三十萬的龐大數額。

這個數字真正可以用起來的當然不多,但對於匠作大院這個系統而言自然算得上是一個極大的利好補充。

不說能有多少能工巧匠有多大的發明,但是能夠將產量低下的燧發槍擴充產能,能夠讓一直以來研發緩慢的新式火炮有更多的進度便可以稱得上是足夠驚喜了。

而今在南京新建的金陵火炮工坊就是朱慈烺的格外關注的點。

金陵火炮工坊是如同其他草創的工坊一樣。四處圍了圍牆,圍牆裡都是一處處標準制式的平房,如同一個積木遊戲一樣。

朱慈烺一行人數輛一模一樣的四****馬車到了工坊后,他就見到了金陵火炮工坊坊主焦勖,以及在焦勖一旁感激地看著朱慈烺的楊若橋,除此外以及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

楊若橋便是當年那個出使阿巴泰的御史。

他雖然激怒了阿巴泰,卻反而因為勇氣而讓阿巴泰高看一眼沒有殺死,只是跟隨著大軍作為俘虜一直看押著,隨同一路上被俘虜的那些百姓一起關押著。以至於到了其後清點俘虜的時候,軍中士卒竟是發現了還有這麼一號人。

但讓楊若橋更加悲憤的卻是朝廷此刻已然報送了一個楊若橋殉國上去。他私下活動,卻是沒有一人願意為他出頭。

這讓楊若橋徹底死心,也有些絕望。

這個時候,朱慈烺聽了這麼一號人。見其果然對火器有些才幹,便派其進入軍務司,做些文職事務。

後來,朱慈烺尋覓到明朝火器專家焦勖。

崇禎初年,出於與建奴作戰的需要,朝堂在北京設立鑄炮所。聘請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湯若望監製西式大炮,並要他將技術傳授給工部兵仗局。於是焦勖集中了明代火器的技術成就,並吸收了西方造炮技術的先進成果,集名書之要旨,師友之秘傳,及苦心之偶得撰成《火攻挈要》一書。

該書上卷詳細介紹火銃製造的工藝及種類,並對佛郎機、鳥槍、火箭、噴火筒等火器的製造作了簡要說明。中卷分別介紹各種火藥的製作、貯藏、性能、配方和火銃的試放、安裝、教練、搬運等內容。下卷具體介紹火器製造中一些應注意的問題和在各種情況下火器的應用。

此外《火攻挈要》還涉及不少西方關於冶鑄、機械、化學、力學、數學等方面的知識。該書總結了明軍使用火器同后金作戰的經驗教訓,翻譯介紹了歐洲先進的軍事技術知識。

可以說,焦勖是當今大明少有的軍工人才,雖然目前看來更多的是理論上的。

得知此事之後朱慈烺大喜過望,連忙四處派人尋找。最終,張鎮不負所望找到了焦勖到南京主持火炮工坊,而另外楊若橋則作為助手幫襯。

至於那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那便是德國傳教士湯若望了。

原本湯若望卻因為江南士紳的緣故對朱慈烺頗為有些猶疑,又聽聞朱慈烺一向不喜宗教,已然打算繼續深耕北京,並不南下。

但當朱慈烺親筆書信一封,透露了幾個鑄炮工藝上的問題后,湯若望便再無猶疑跑來。

未完待續。

p:

感謝~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

袁y1234567?打賞了?100?起點幣

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

感謝~

0磊磊?投了?1?票

恍然隔世?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