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三章:海戰遭遇鄭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海戰遭遇鄭氏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艘船好生古怪。`」一支福船船隊上,鄭芝豹喃喃地說著,眼中驚異之色不斷閃過:「比起福船,卻是好看許多了。」

鄭芝豹便是鄭芝龍的五弟,身上還有一層國子監貢生的身份。當然,鄭芝豹最主要的身份不是這些,而是鄭氏集團在海上強權的代表之一。

十二年前,鄭芝龍於福建沿海金門海戰擊潰荷蘭東印度公司艦隊,從此控制海路、收取各國商船舶靠費用,鄭芝龍也因此迅富可傾國。儼然稱為閩南的領主與海上霸主,並對繳保護費給芝龍的商船,給予鄭家的令旗;如不繳費而想經過芝龍海域的,大多難逃被劫的命運。

鄭芝龍如此強橫,使荷蘭東印度公司十分不安,荷蘭人數度聯合其他勢力合取芝龍,但芝龍仍持續擴張其勢力,並將荷蘭人次次打敗。

時人更是說:「凡海舶不得鄭氏令旗者,不能來往。每舶例入三千金,歲入千萬計,以此富敵國,自築城安平鎮。從此海氛頗息,通販洋貨,內客外商,皆用鄭氏旗號,無儆無虞,商賈有二十倍之利,芝龍盡以海利交通朝貴,寖以大顯。八閩以鄭氏為長城。

至此,鄭芝龍的通商範圍廣及東洋、南洋各地:大泥、浡尼、占城、呂宋、魍港、北港、大員、平戶、長崎、孟買、萬丹、舊港、巴達維亞、麻六甲、柬埔寨、暹羅,據估計,兵力有包括漢人、日本人、朝鮮人、南島語族、非洲黑人等各色人種高達二十萬人的軍力,擁有過三千艘大、小船的船隊,成為東亞與南洋海洋世界的唯一強權。`

鄭氏集團的強大也不止於軍事上的力量。

前年,也就是崇禎十四年,鄭芝龍商船22艘由晉江縣安平港直抵日本長崎經商,一舉佔據了當年開往日本的中國商船總數的四分之一。其中,主要貨物有生絲、紡織品、瓷器等。

除此外,鄭芝龍與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建立貿易關係。他運往日本的絲織物。有一部分是從澳門購進的,日本的貨物也由他運到呂宋,轉售西班牙。鄭芝龍極力展海上貿易,經常滿載絲綢、瓷器、鐵器等貨物。駛往柬埔寨、暹羅、占城、交趾、三佛齊、菲律賓、咬留巴、馬六甲等國貿易,換回蘇木、胡椒、象牙、犀角等。在短短几年內,成為荷蘭東印度公司在亞洲商業貿易的最強競爭對手。

經濟上的正循環不斷壯大了鄭氏集團的軍事力量,也讓這一鄭氏集團越龐大,相繼在南安石井建立造船坊。營造軍、商兩用船,數量頗多。

儘管此刻的鄭芝龍還領著朝堂福建水師都督的名頭,但誰都明白,此刻的鄭氏集團已然是一方藩鎮。只是朝堂北邊尚且兵禍連連,自顧不暇,誰也顧不上在福建儼然開疆立國的鄭氏。

連朝堂都不得不默認,東亞海面上的海商們自然是紛紛低頭。這也難怪此刻鄭芝豹看著這艘陌生的海船感覺納悶。

這時,聽了鄭芝龍聲音的鄭彩也走了出來。

鄭彩是鄭芝龍的侄兒,亦是鄭氏集團裡頭出挑的人物,方才聽到鄭芝豹的疑問。此刻道:「叔父,管他如何奇怪,打一頓不就老實了?可沒瞧見,這東洋海面上竟是有人沒打了我們的令旗!一群窮鬼心疼了兩千兩銀子,這會兒不打斷骨頭讓他們認認規矩,還能放過了?」

鄭芝豹聞言,也是覺得有理,道:「行。不過這炮彈也是費錢,先圍過去,讓他們停下來投降。若是不然。打沉了再拷問也是一樣1

「好!我去辦1鄭彩大笑。

頓時,一行十數艘船隊紛紛張開滿帆,航向西南齊齊圍了過去。

這時,逆風的星辰號見此。上下氣氛頓時凝重起來。

「這是那群福建佬的海賊,鄭氏船隊……這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埃」廖慧格沉聲道:「六子,我柜子下面第二格是我的遺書。你要是能活下去,幫我帶給我那婆娘。」

「老廖埃雖然你是先進了恆信商行那頭。可眼下你也是我們皇家近衛軍團旗下的人了,還怕我們這些袍澤帶不回一封家書嗎?」這時。包果聞聲而來,放下了千里鏡,笑道。

「船長1劉連坤行禮。

廖慧格道:「船長……我當然不是這意思。」

「嘿……」包果攬住了劉連坤與廖慧格的肩膀道:「我當然也不是這意思。」

「老子的意思是,咱們星辰號的兄弟們,要狠狠揍一頓這些沒長眼睛的蠢貨1包果高聲道:「兄弟們,我們是什麼人?」

「星辰號!皇家近衛軍團的星辰號1

船上的水手們高呼了起來。

「我們連在北邊橫行了幾十年的韃子都干翻了,還怕這些海賊?」包果高聲道:「兄弟們!我們身上擁有的不僅是榮譽,還有**的實力1

說著,包果狠狠拍打起了船舷上的那門泛著青光的巨炮。

那是一門格外不同尋常的火炮,不像尋常打造的火炮一樣是偏向白色,反而帶著一股如同青銅器一樣的青色。

「青銅炮!這是銅炮,是金領火炮工坊與匠作大院里的能工巧匠們一同打造的第一批射程最遠,威力最大的自產火炮1包果大聲道:「讓我們用炮聲告訴這群對我們圖謀不軌的小崽子,誰是這片天空下的主宰1

「吼1

很快,雙方越來越越近了。

一個順風加而來,一個逆風卻懵懂無知一樣,迎頭撞來,雙方都加緊著武備,平靜的天空下,海面里的每一個人看過去,卻都感覺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很快,在十數艘大船的圍來面前,星辰號果不其然如鄭芝豹預料的一樣沒有絲毫的動作。

「有些不對勁……但凡是條老海狗不會不懂得鄭氏在海上的力量。更不會不明白沒有鄭氏令旗卻在這片海域橫行會有什麼結果……」鄭芝龍喃喃著道:「不必放小船了。直接開炮警告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