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四章:一個單挑全部的獲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一個單挑全部的獲勝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轟……

福船上,炮口上青煙升起,鐵球丟出一個拋物線后越過星辰號,在星辰號的後面極其一道浪花。

包果的臉色全無一點變化:「不必警告了。直接開炮1

「一個單挑全部嗎?來吧1包果用力握拳,逆風之下,一道黃底日月旗迎風飄揚。星辰號開始呈現之字形搖擺,竟是在逆風之下加大了速度,開始朝著鄭氏船隊前進。

而在加速之前,這邊亦是一道炮聲響起。

轟……

一枚炮彈越過鄭芝豹的福船,隨後,慘叫響起。

「是三關他們的船中彈了1鄭彩驚叫道。

但很快鄭芝豹便明白了過來,一個驚詫的聲音響起:「****娘的。這海面上竟然有人敢給我們開炮1

「揍死他們1

縱是鄭芝豹再好奇,此刻見了敢於孤身挑戰東洋海上霸主的小嘍也是不由暴怒,再無猶疑。

頓時,鄭氏十數艘大小海船開始不斷朝著星辰號圍去。

與此同時,鄭芝豹的福船上船首一門紅夷大炮也開始了緊張的裝填。

鄭芝豹與鄭彩都沒有回船內,鄭彩更是對方才被擊中感覺十分恥辱,此刻念念著道:「此乃我們船隊中最大的紅衣大炮,足足重達四千斤。一炮之下,到這艘細得更揚州瘦馬一般的破船會不會被一炮轟爛1

伴隨著鄭彩的話,炮手此刻忽然後退幾步。緊接著,炮聲轟隆響起,鐵彈丟出一個拋物線,重重地砸在星辰號前數米左右,漸起一道浪花。

「好!再上!再上!再靠近一點就能打沉他們1見此。鄭彩也是心滿意足地不再說話。

海戰之上炮戰的精準度極低,眼下雙方距離更是隔著千步,誰都沒有一點準頭。

但鄭彩看到距離如此拉近。頓時嬉笑開顏。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了,海面上炮聲時不時響起。星辰號的四周水花四濺,但奇怪的是雙方卻是再也沒有一方能夠命中。

終於,當距離突破到了百步,雙方似乎都可以看到對方的表情,甚至聲音。

而炮聲也越發接近,浪花已然可以掀到夾板上。

……

划拉……

忽然間,一個水壺大小的炮彈猛地砸上夾板,將一名水手的胳膊應聲砸斷。慘叫聲頓時響起。

劉連坤眼睜睜地看著那水手左臂一片血肉模糊,目眥欲裂:「該死的海賊!讓開,讓我來!出海前我學習過急救術1

轟轟轟……

不斷的炮聲響起,無數水花四濺,一艘艘船開始密集圍了上來。

但此刻的包果卻是沉默了,死死地盯著東北角的一個角落裡,扯來了廖慧格,道:「你不是老海狗嗎?我知道你操帆的本事一流,給我帶著人,從那個方向衝出去1

「是逃跑嗎?1廖慧格心中猛地閃出一個念頭。但他只是看了一眼包果泛著血色的雙目便按下了這個念頭,隨後高喊道:「是!一定完成任務1

……

此刻,鄭氏船隊上。鄭芝豹湊近了看著星辰號道:「這艘船是真的很漂亮礙…細長的身軀,就像是毫無一絲贅肉的江南女子一樣。」

話音剛落,鄭芝豹卻猛地發現星辰號彷彿突然得了天地借力一樣,猛地一竄身,竟是在一片片浪花與炮火中不斷朝著鄭芝豹所在的船上接近。

鄭彩怒吼著道:「該死,他們是要同歸於盡嗎?快躲開,快躲開1

頓時,船上一片慌亂。

「不對1鄭芝豹猛地清醒了過來。

很快他就明白了。

星辰號朝著鄭芝豹這邊衝過去以後,卻是猛地折返。竟是在百步的空間之中,衝出了數艘炮船的夾擊。沖向了東北角落。

一瞬間,海面上一片安靜。

鄭芝豹不敢相信地道:「他娘的。一個衝鋒過來,竟是將我們都晃過去了?沒圍住,放跑了1

……

鄭芝豹的腳步踏在夾板上,無人敢於接話。

還是鄭彩出聲道:「叔父……太邪性了。這船跑得跟兔子一樣,太快了1

「不對勁……」鄭芝豹看向東北方,忽然猛地扯著鄭彩衝到了船樓南邊。

這時,星辰號這邊卻是彷彿沉默了一樣,包果站在加班上,伸出手,感受著海風,喃喃道:「是時候了……我們已經站在上風口了,是嗎?」

「是的,船長1廖慧格昂首挺胸,摩挲著手中的一干崇禎十六年式燧發槍,愛不釋手:「我們已經到了上風口了1

「好1見此,包果道:「張滿帆,轉舵丁字形,狠狠踹他們的屁股1

「六門108毫米海軍炮全部就位!請船長發令1此刻,槍炮長高呼。

船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心情澎湃。

包果更是,他明白飛剪船因為船體的原因太過細長,難以在行進之中發炮,並不是一個優秀的戰艦選擇。

但他卻依舊在這一場遭遇戰中拿到了主動權。

「開炮1

……

六門火炮齊齊轟開,。

鄭芝豹感受到了火炮的真正力量。

不是那種一艘船只有兩門紅夷大炮的斷續射擊,也不是平時訓練稀少,戰時看運氣的命中幾率。

在北方殺了一個回馬槍的星辰號比起剛一接觸時的火力還要強大。

這一次,在只有一百餘百步的背後,這一記背刺爆發了強大的威力。

咚……

鄭芝豹所在的福船夾板上鐵屑飛舞,木塊震蕩。尤其是當鄭芝豹發現一根火棍滾落像一旁的******木桶去時,他閉上了眼睛包在地上,很快,整艘船猛地一震。

當鄭彩再度睜開眼看去的時候卻已然發現此刻的夾板已經被洗了一遍。

這當然不是清水的清洗。

這是一輪血雨的侵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