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五章:他們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他們是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當鄭芝豹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鄭彩神魂失魄地道:「太准了……太准了……叔父,我們走吧!這艘船有些邪性1

「不能輕易走1鄭芝豹怒吼斗:「一定要抓住這艘船,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1

鄭彩苦笑道:「可眼下我們還有多少力量!他的速度太快了,我們根本打不到1

此刻,雙方的航向都是朝著西南明國去,風向一致,順風一致。在順風的加持下,飛剪船的航速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原本準頭就差的鄭氏船隊面對這樣的窘境命中率就更差了。

而此刻,擁有著六門青銅108海軍炮的星辰號卻是可以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的地方發揮著火力與射程的優勢吊打鄭氏船隊。

哪怕鄭芝豹此刻重新率領船隊逆風殺過去,卻也要尷尬地面對追不上的窘境。

順風被吊打,逆風更被吊打,這樣的情況,鄭彩哪裡還有戰勝的信心?

想到這裡,鄭芝豹捏著拳,猛地捶打在夾板上,隨後看了一眼星辰號,死死地盯著那面黃底日月起,彷彿要將這一幕銘刻在心,道:「此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面旗幟,其中必定是有古怪。這一回我們暫且走了,往後,定然將這場子找回來1

很快,鄭芝豹不再說話,只是沉默回了船艙之中。這時,鄭彩連忙又放下去幾艘小船過去傳令。

當天近黃昏的時候,整個船隊都明白了過來,開始掩護鄭芝豹撤退

……

「船長!他們走了1廖慧格高聲道:「我們贏了1

「贏了1

「贏了1

「贏了1

……

包果卻是比眾人想得更冷靜一些,道:「想走?是那麼容易走的嗎?將那幾艘正在丟東西,一看就是肥羊的海賊攔下來!打了這麼久,不收點利息那成?」

說完,包果又補充著道:「兄弟們!咱們皇家近衛軍團中有殿下給的老規矩,斬獲會作為軍費補充進來成為兄弟們的福利與獎金!再干下來這幾首運輸船1

「吼1這下子,就連劉連坤也是歡呼起來了。

……

當跑得最慢的三艘船被洗了夾板轟光了還敢在加班上反抗的水手以後,海面上回歸了平靜。

飛剪船跑得再快也無法追上十數條船。

但三條大小不一的福船被俘獲卻毫無疑問是一個極大的喜訊。

不多久。伴隨著三場跳幫結束,三艘船上最後的反抗也紛紛消散。這一回,就連包果也慶幸起了這一次飛剪船的人員超標。

飛剪船作為朱慈烺系統里第一次遠洋航行因為技術保密與政治保密的緣故只選取了少量錦衣衛認可可靠的老海狗,大多數都是選取的會水性的皇家近衛軍團精銳將士。

因為人少匱乏的原因。朱慈烺特意加了兩倍的人手,為的就是盡量擴充出足夠多的可靠海軍人才。

這也讓星辰號俘獲了三艘船以後還能有人手登錄進去。

沒多久,裡頭的斬獲便統計了出來。包果興高采烈地帶著船隊去了濟州島靠岸。

這裡雖然是朝鮮國土,但兵微將寡根本沒有什麼抵抗力,虎賁營下了船便輕而易舉地控制港口。只是並不聲張,只是作停留之用,一時間也沒鬧出什麼事情。

這一回,包果根據統計的情報在此放下三艘福船以後擴充了人手,一面讓這三艘船打道回府,一面繼續帶著麾下人手朝著日本駛去。

……

七日後。

鄭芝豹在崇明島靠岸,換了小船進入了長江一路舟車勞頓,漸漸駛入了南京。

一進南京,他就感受到了一些古怪。

一路上,陪同的鄭彩道:「南京的情況是有些瘋了。糧價一直在高位上。惹得不少百姓哀聲哉道。這位新來的監國太子啊,地位玄乎了。」

「金陵交通四通八達,糧價怎麼會這般輕易漲價?」鄭芝豹感覺有些奇怪。

鄭彩卻是先來一步,知道的多一點,低聲道:「還不是為了給這位新來的太子一番好看?前些時候,太子辦了金陵報,統一了城內印刷行業,奪走了江南士子的輿論優勢。更重要的,還是動搖了士子們的基本盤。只看眼下金陵多少書籍是一家名作王氏工坊出品就知道了。若是那些江南士紳還不動手,往後怕是真的就難過了。」

「怪不得……這麼說。外來的糧商不是與這些地頭蛇合流就是足夠強大,也跟著結盟了嘍?漲價多久了?城內沒有民心騷動?」

「豈會沒有。這些天未來的太子妃在南京不知多忙碌,一路施粥,不知活了多少人命。只是埃這糧價一天天高漲,不死人是天幸,可多少家生活是艱難了,哀聲怨道都是遍地埃」鄭彩竊喜道:「對了……叔父,你恐怕是不知了。那事情已經查清楚了。」

「說1鄭芝豹猛然瞪大雙目,精神一下子聚集了起來。

鄭彩說的事情當然就是在東洋海面上的遭遇戰。那一戰硬生生讓這些天的鄭彩睡不好吃不下飯,可謂是人都消瘦了許多,內心更是煎熬,要不然也不會讓鄭彩先一步過去打探。

他可是沒回福建,直接就在崇明島下來了。

只見鄭彩也是表情肅然,道:「一路上打聽了不少漁民和這裡廝混的那些私商,果然讓我尋到了一人,確信這艘船是從長江出海的。這長江左近大肆招攬工匠,或者曾經招攬過工匠的名單我也都打聽出來了。本以為是多麻煩的事情,看來……我們的這位對手是根本沒有想過隱藏行蹤。」

鄭芝豹按捺著不耐。

鄭彩見此,直接道:「應該是龍江造船廠出來的。也只有他們有這個實力才可以打造五千料的大船。」

料這個量詞在宋明這兩個航海領先於世界的朝代出現,一料等於十立方尺,換算起來就是一料=一石=92.5公斤,500料=46250公斤,排水量46.25噸。

這一回,星辰號便是五千料,也就是四百六十多噸排水量的海船。

這個船算不得大,但對於航海這個技術水平要求極高的東西而言,排除法也明白是誰了。

「是他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