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八章:虎口拔牙千萬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虎口拔牙千萬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眾人紛紛應和起來。

「是礙…那朱慈烺畢竟年少寡謀,不知道城南的厲害……」

尤其是阮大鋮更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眾人一聽阮大鋮大笑,紛紛問道:「阮公為何發笑?」

「是啊,這個情況怎麼還能笑得出?」

「聽聞阮大鋮前些時日投入了銀兩不下五十萬兩,不知道多少豪紳跟著一起投了大把的銀子進去。阮大鋮垮了不要緊,跟著他進場的那些豪紳要是垮了,估計更要一片凄戾。」

「話不能這麼說,畢竟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礙…」

「我呸……就他一個……」

眼見場上話說得越來越離譜,張溥終於忍不住開口打斷,鎮住了場面,道:「集之,你為何發笑?可是有什麼喜訊?」

「我笑那所謂殿下畢竟年少寡謀,不知道我等軟肋何在。」阮大鋮笑道:「城南想來都是平民聚集之所,不在城南謀業,建那工坊區吸引百姓,卻在遠處的燕子磯建立。如此喜訊,有何不能發笑?」

這時,眾人便紛紛跟著一想,應和道:「要是我在城南弄一片工坊區,豈不是比燕子磯更能吸引百姓?更能讓城內糧價下跌?」

「那時,這糧價也就真正垮了……」

「還好啊還好……他畢竟太年輕,太單純……」

眼見氣氛重新回歸熱烈,張溥表情輕輕放緩了起來,心道:或許眼下局勢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就當張溥這麼想著的時候,忽然又有人沖了過來,大聲哭泣著一路奔進了大廳,道:「不好了,不好了……」

還未等人接話,這人就喘著粗氣,大叫道:「不好了,外面……南城出了公告了1

廳內所有人齊刷刷地看著這人。紛紛不敢說話。彷彿說話就會嚇死這個報信的一樣。

「雨花台工坊區開張了!就在城南打開!聽聞已經有三百戶人家答應了天地發賣,應允了工坊區入駐。後續還有不知幾百家等著排隊,將這些祖產賣給那趙氏女。不僅如此,工部今天也發了告示將會遷移城內所有工匠進駐雨花台工坊區。不僅數十家軍工工坊要入駐,就連國子監也要去開分監,師範學校亦是要開分校。簽訂了七月等著進去建工坊的工坊主都有上百號人,一一就等著明日的金陵報登名了……」

……

這時,不知誰的手上茶杯掉落在地。摔得一地碎得稀里嘩啦。

更是有人直接一片眩暈,倒在地上。

首當其衝的自然就是阮大鋮。

這位方才還哈哈大笑的閹黨領袖此刻只感覺渾身發燒,不敢見人。

隨之而來的,便是死一般的沉默,以及讓人感覺恐懼的沉寂。

每個人彷彿都失去了希望,感受到了一夜之間數年數十年身價喪盡的畏懼。

見此,侯方域卻是急了,這時,侯方域看了看阮大鋮一眼,忽然靈光一閃。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

嘩啦啦,在這沉默之際,侯方域的笑容是如此的明顯,眾人看過去,紛紛都是驚愕難言。

自然,也是跟著都好奇了起來。

「侯公子為何發笑?」

侯方域笑道:「我笑那所謂監國畢竟不知根本。須知,這天下唯有士紳才是重頭。唯有我等士子,才是這天下安穩的所在。」

「若是我身處其間,如何會將區區商賈放在眼裡?這天下,何曾有過依靠商賈可以成就盛世霸業者?」說完。侯方域大勝道:「同學們!你們都變成了一介商賈了嗎?區區金銀就成了我們的命根子了嗎?縱然金銀再寶貴,但在大明,功名才是第一啊!而今如此關鍵之局,只要最後贏了。今日輸了多少,不一樣都有機會拿回來?反觀那人,卻是屢屢將我等逼上絕路。這豈不是大大失策?」

這時,忽然場內的陳子龍冷冷地說了一句,道:「看來,你聽話卻也是沒聽仔細。」

侯方域頓時愕然。

陳子龍此刻卻是幽幽地道:「方才那同學說了什麼。莫不是你都忘了不成?國子監要去雨花台建國子監分監,師範學校亦是會去雨花台建分校。這裡頭,哪一個不是讀書人,哪一個不是士子?聽聞上千師範學校的學子都去了燕子磯,就為了訂立戶籍冊子。此事一處,不僅天下再沒有那等姦猾如油之吏目的明路,就是我等,亦是難說再能如往常那般……博得堂堂功業了。」

侯方域聽完,瞬間明白了,跟著面色一白,跌坐在地上。

此刻,眾人已經不能用死一本的沉寂來形容了。

已然有那感覺絕望的士子一聲不吭,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此間。

看到這兒,張溥頓時急眼了,亦是不知如何作想,也是跟著大笑了起來:「哈哈哈,我笑那小兒畢竟作繭自縛。諸位,可聽聞這天下,究竟是當今聖上之天下?當年我們的這位太子殿下可是在京師訂立了軍令狀,要想坐穩位置,便要讓這夏秋兩稅與去年足額,不僅要算上那每年催逼的遼餉練餉,更是自己做加了一百萬兩白銀!如此作繭自縛,如何不是給我等機會,絕地反攻?」

「畢竟,這天下民心是不會想著施展暴政之處去的。」張溥幽幽著道:「若是易地而處,平定了糧價又有何用?這天下民心爭取不到,一樣是白費。只需我等串聯天下士紳,明白暴政之苦,這天下,民心如何會去他那?他還能拿得出百萬兩,甚至兩百萬兩的利益分出去不成?」

這時,忽然一個一身戎裝,英武帥氣的士子大步進來,虎虎生風,笑道:「敢問復社今日可是集會於此?」

「奉殿下命令,邀請諸位觀禮。星辰號回歸大典1

……

此刻,南京碼頭上,鄭芝豹憤怒地牙齒打顫,看著眼前幾艘福船,以及那飛剪船上不斷往下搬下去的一箱箱財貨,心在滴血:「飛剪船在此輩之手,千萬兩收益不在話下啊1

只可惜,是虎口拔牙,從他們鄭氏手中奪過去的。

先道一聲歉意,我是十點四十多才結束加班的。沒辦法,布置了一個很棘手很難處理的工作。今天只能更新一章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