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一章:大朝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大朝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具體說清楚些1史可法按捺住驚訝。`c?om

黃道周也是長長呼出一口氣道:「方才殿下去尋我面談,為的是組閣后的政務處理。也便是說,邀請我出任教育大臣的職位,領教育總署負責大明各地的教學推進。就比如那師範學校,便是會在開封、濟南、武漢、長沙、蘇州、杭州各處開辦。待師範學校6續籌建完了,便會在五年後達到籌建初級小學三千所,中級小學一百所,職業學校五千所的規劃。而這,也是我這個任期內的全部任務。為此,殿下允了我足足一千萬兩的預算,在三年內……只多不少1

「如此盛事,幼玄足可留名了。」史可法長久聽罷,長長一嘆,不知如何表情:「張天如眼下在哪裡?」

「憲之你也道聽途說,真覺得天如被下入大獄了嗎?」黃道周看著史可法。

史可法聞言,張了張嘴,良久才道:「我也不瞞你,我這參贊機務早就沒多少實權了。太子殿下名正言順,內外守備亦是恭順如此。天如的事情,我的確不清楚。」

「他去京師了,無人攔截。」黃道周說著,看了一下老友,道:「殿下的心胸非你我所想那般狹隘。更多時候,還是觀其行后再下結論合適。限制,隨我去迎一迎吧。殿下一會兒就來了。關於憲之的任命應該也會在此公布。」

史可法緩緩頷,沒有說話。

沒有第三人知道史可法與朱慈烺的會見之中談了什麼,但毫無意外,南京守備的權力已經漸漸轉移。而權柄掌握之人便是當今大明皇太子,南京監國……朱慈烺。

南京的士紳百姓還來不及感受這場變局就從金陵報中看到了另一個消息,大朝會,要召開了。

這是自從永樂皇帝北上在北平建立北京后南京再一次召開朝會。這也意味著,南京再次成為大明的中心。

權力的中心。

大明崇禎十六年八月一。

顧絳一身七品朝服,面色肅容地站在了午門口。他的左右,無數官員們一樣穿著朝服等候。

整個南京的官員都聚集在了這裡。已然百年不在南京出現的朝會盛典於今日召開。

文武兩班左右分列,有人面色晦暗,有人惴惴不安但更多的還是如顧絳一樣,喜氣洋洋。

文班之中有隊列最前的史可法、李邦華、黃道周、楊文岳以及南京六部各位尚書御史。`c?om南京九卿、應天府知府以及朱慈烺一系之中的文職官員。比如新任關稅總署的常志朗、南京警察署的司琦、交通警大隊的黃宗羲。

武班之中,南京外守備昕城伯趙之龍與身後虎大威、陳永福不時攀談著。只不過虎大威與陳永福對於這位勛貴委實沒有什麼好顏色,只是與皇家近衛軍團之中的其他將官說著閑話,只是偶爾空了這才與趙之龍說幾句話。自然,劉勝、劉振、施展邦以及柳泉等人是喜色紛紛的。武班之中當然也不是沒有表情難看的。比如黃得功與劉良佐都是一臉沉默。藏著不甘與畏懼,時不時朝著文班之中的馬士英丟過去幾個眼神。

此刻的馬士英卻是沒心思關心他們兩人的心思。

他的全部心神都落在了即將召開的朝會上。

眾人各自藏著心思,各自神態,悄然間讓午門前的眾人各自形成一個個小圈子。唯有當一聲鐘聲響起時,眾人這才紛紛文武分列,進入五門。

那裡,朱慈烺在韓贊周的伺候下站在奉天殿門口,看著進入入門,6續從奉天門進來的文武百官,不由感覺一種天下都在手中掌握的感覺:「只是……父皇依舊在。只能是代天子行使權柄了。」

想到這裡。朱慈烺側身一讓,看著奉天殿內的寶座,凝神看了幾息的時間這才轉過身讓韓贊周整理了一下儀錶,隨後靜靜等候文武百官列位完畢。

當眾人肅立完畢后,朱慈烺沒有廢話,直接開腔。

「孤代父皇來應天府,為代天子行事。既然父皇給了孤這份權力,孤當然不能辜負了父皇的盛意。而今大明東北邊患為禍正烈,北疆蒙古大帝亦是為女真所奪。外有韃虜,內有賊寇。實為軍事為主的特殊時期。為此,孤決意新建衙署,重組內閣,振興三百年皇朝偉業1朱慈烺斟酌著開場話后便公布了新的內閣與朱慈烺新建的衙署。

「軍機處將責戰略戰術、軍隊內部事務、補給、軍令傳達等事務。人員:楊文岳、李邦華。」

這頭一號自然就是朱慈烺此前已經亮相的軍機處。執掌軍機處的是在開封戰役之中勤勤懇懇的楊文岳。此君而今身份官居一品,位列席軍機大臣。當然,軍機處的官位稀少,而今能夠拿得上軍機大臣名頭的僅僅只有兩人。而另外一位常務軍機大臣也不是生面孔,正是卸任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的李邦華兵部侍郎慈烺皇家近衛軍團軍務司的一干人馬。

顯然,這是朱慈烺大明版本的樞密院。

很快。楊文岳與李邦華出列,肅然道:「恭領聖命。」

沒錯,朱慈烺的所有任命都是該了皇帝天子之寶的。8小 說`沒人知道朱慈烺到底是拿了多少份蓋了玉璽的空白聖旨,亦或者乾脆就有崇禎皇帝給的天子之寶。

畢竟,天子可是有八塊大印的。

說完了軍機處,接下來便是一干南京文武最為關注亦是最為熟悉的另一個衙門了:「政務方面,將由國務內閣處理。席大臣總攬全部事務:李邦華。」

相比北京的大學士,朱慈烺此間的內閣卻是儼然另外一個形式。所有內閣成員一律冠以某某大臣的說法,全然沒有大學士尷尬五品的位置。

只不過,相比軍機處的的孤單。內閣這邊一樣空落落的,人數並不多。

金穗李邦華其後的便是財政大與經濟臣傅淑訓。隨著朱慈烺的權柄越深重,傅淑訓在北京的日子也不像之前好過了。恰巧朱慈烺要一個人來負責南京事務,便喊了他前來。傅淑訓自然樂意,崇禎夠皇帝也順勢換人。

其次便是曾任河南巡撫、山東巡撫的高名衡。此君而今到了南京,就任南京內閣的國防大臣。

第四名公布的是已經在南京盛傳許久的教育大臣。的確如傳言中所有在南京有著極高聲望的黃道周擔任。

只是,朱慈烺這一次公布之中職位卻多了一個變化。

「黃道周就任教育與文化大臣,負責教育事業與文化事業的展。完成五年計劃中只要地區師範學校的建設與初級小學的建設。」朱慈烺笑著頒了任命狀。

另外一邊,朱之瑜則是悄然捏著一份教育與文化總署的任命狀,神情充滿鬥志。

黃道周平靜地接過了朱慈烺的任命狀。

文班之中,不知為何。忽然間氣氛悄悄一變。

不少人將目光落在史可法的身上紛紛明白,伴隨著黃道周的接受,江南地區再也不會有任何一人選擇抵抗朱慈烺的權力。

想到這裡,馬士英忽然有些傷感。

阮大鋮已經再次逃回老家了,但他身為江南一地的總督級官員面對朱慈烺的召喚卻是無法退避。只是。此刻的他深切明白了朱慈烺的強大。閹黨、復社以及東林的集合面對這個神奇的太子竟是絲毫沒有抵抗之力。

而這位皇太子的出招亦是格外地別出心裁,讓他們無法防備。就彷彿火銃與弓弩的區別。這是一種劃時代的變化,彷彿新的世界在他的手中醞釀出來不斷壯大,碾壓得舊時代的豪傑們一次次顧此失彼。

史可法亦是心有戚戚,他甚至有種被時代拋棄的感覺。

但這時,朱慈烺卻忽然開腔道:「奉天承運皇帝制曰……史可法就任內閣廉政大臣,兼任都察院左都御史。」

史可法愕然良久,看著朱慈烺,久久說不出話來。

但朱慈烺卻是看著這位面色黑瘦的男子,用一種史可法無法理解的眼神道:「史卿的品德大家都看在眼裡的。往後,帝國的吏治就交給你了。孤可以公開地說,任何貪贓枉法之輩,絕不會融於帝國律法1

史可法聞言,雙手微微地顫抖著,良久,躬身一禮,道:「殿下所言,臣下一字一句不敢忘。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1

接下來,國務內閣的任命便平靜了許多。

經濟與財政大臣分管戶部:傅淑訓。教育與文化大臣分管禮部、教育總署:黃道周。國防大臣分管兵部:高名衡。廉政大臣分管都察院:史可法。總攬全局的則是李邦華。

眾人靜靜聽著任命。悄然間,所有人心中冒出一個念頭。

「顯然,內閣還有許多名單空著。但無論如何更重要的是,經過這一番建制。李邦華豈不是……相了?真正的丞相。須知,國務內閣下面可不再是一個空落落的顧問機構,這裡將真正有下轄的部門。除了六部被分管以外,關稅總署、教育總署、警察總署的建制都掛在了內閣上。」

「一個新的時代開啟了。」李邦華喃喃地說著。

……

南陽。

孫傳庭看著又飢又渴的部下,心痛的眼神一閃而逝。

他的身邊,一個幕僚勸慰地道:「總制不如休息會吧。您已經兩天沒合眼了。」

孫傳庭卻堅定地搖頭:「我如何休息得下埃士卒們跟著我從西安一路殺來,打得賊寇節節敗退,結果卻被建奴找到機會肆虐山西。好不容易帶著將士們趕走建奴,千里南北調撥,何其辛苦。可眼下,我是三天沒合眼,又有多少將士們連一口熱的都沒吃到呢?又有幾人是飽餐一頓了的?」

「只可很那閹黨欺人太甚!唉,若是眼下還在開封就好了……偏偏我們……」那幕僚還想說什麼,卻被孫傳庭打住了。幕僚說的是開封附近,常志朗直接供應陝西大軍的時候。

那會兒,常志朗可是按照皇家近衛軍團標準供應的軍資,不知多少人懷念。

「那些事情,不說也罷。這一戰過後,我會找那些閹人收拾的。」孫傳庭說著,卻不再有那麼充足的底氣。

身為朱由檢從大牢里撈出來的人,孫傳庭對於這位陛下的感激之情是沒說的。自然,儘管朱慈烺這位太子比起朱由檢更加高明,更是能戰善戰,但孫傳庭亦是一直保持了與朱慈烺的距離。哪怕朱慈烺最親信的人傅如圭親自來了西安給他送銀子,孫傳庭亦是不為所動。

可是伴隨著大明出現了南北兩個中心,朝中的氣氛也開始日漸奇怪了。朱慈烺自然是毫無畏懼,可崇禎皇帝對此卻格外敏感。這一回孫傳庭十分不滿的就是崇禎皇帝四處派出去的監軍太監。

落到河南這邊,身處與李自成交戰的前線,自然也少不了監軍太監。更因為這位建軍太監王承基十分明白皇帝父子的關係,更是百般催逼河南供應軍需。

按說供應軍需也就罷了,總歸是為了前線將士,在河南主持事務的常志朗當然不會不給。

可王承基一面催逼軍需,一面卻眼珠子亂轉,手亂伸,在開封惹出不少亂子。其手下監軍的標兵營與其說是官軍,不如說是亂賊。更是惹得孫傳庭那些湍曾經賊寇也固態萌,一面與王承基勾勾搭搭,一面縱兵為禍。

常志朗一開始還忍了一會兒,但很快就不再忍了,怒兒動手嚴查。為此,虎大威亦是親自在開封駐紮了一陣子。

至此,王承基倒是不敢了,可接下來軍需的問題卻是不斷嚴峻了。他倒是不敢去啟明市撒野,可開封府衙,河南三司,各府縣府衙縣衙一個個跑過去,如同強盜一般。

對於孫傳庭而言,王承基再胡亂也只是朱慈烺的麻煩,一開始並不在乎,也並不關心,只是休整部隊南下進攻李自成。

孫傳庭不在乎,王承基卻很在意,頻頻暗示孫傳庭搭把手。孫傳庭雖然忠君,卻不願意惹進這種私事。

沒多久,王承基耐心結束,不僅越放肆催逼軍資,更是直接斷了孫傳庭的後勤供應。

未完待續。

ps:

明天一定穩定住更新!我44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