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四章:決定帝位的時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決定帝位的時候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為了徹底解決朝鮮的問題,崇禎九年到崇禎十年,后金第二次入侵朝鮮,九年12月2日,皇太極親自統帥十萬大軍親征朝鮮。清軍渡江后,揚野戰之長,舍堅城而不攻,長驅而南,僅僅十二天便抵達朝鮮京城下。其後圍點打援,陸續擊敗各地勤王大軍。

此後,朝鮮成為清朝的藩屬國。接受清朝的冊封,朝鮮斷絕與原宗主國明朝的關係。

為此,朝鮮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朝鮮國王李倧以其長子李溰、次子李淏赴清朝作人質。世子李溰長居瀋陽,另外一質子則由鳳林大君和麟坪大君輪流擔任。每年朝鮮更是向清朝朝貢黃金百兩、白銀千兩、水牛角二百對、貂皮百張、鹿皮百張、茶千包、水獺皮四百張、青黍皮三百張、胡椒十斗、腰刀二十六口、順刀二十口、蘇木二百斤、大紙千卷、小紙千五百卷、五爪龍席四領、花席四十領、白苧布二百疋、綿綢二千疋、細麻布四百疋、細布萬疋、布四千疋、米萬包。

最為關鍵的是,此後朝鮮不再成為滿清的威脅而是成了一支可用的力量。在投降條約中甚至寫了朝鮮派出軍隊跟隨作戰的條款。李倧還在三田渡地區建立「大清皇帝功德碑」。

手下馬仔多了,敵人的力量少了,這一進一出,顯然讓滿清戰略優勢大大增加。

身為滿清將領,此事有多重要,佟圖賴自然格外清楚。而事實上,這樣的隱憂也並非不存在的。

當年朝鮮被清軍侵略幾番求救,李倧更是在宮中做夢都夢到明軍殺來。只可惜地理遙隔,消息傳過去的時候朝鮮就已經跪了。更加關鍵的是,明軍軍力疲弱。守城有餘,卻再也沒有萬曆年間救援的實力。

「真是懷念七年前礙…」佟圖賴感嘆了一句,他很快就意識到了這個消息的重要性。

七年前的滿清強大。對明對朝鮮都是戰無不勝,但眼下顯然來了一個轉折點。

而這個轉折點便是明皇太子朱慈烺的出現。這個年輕的皇太子軍力強橫到難以想象。若是他將戰略突破點選在朝鮮,那對於滿清而言麻煩就大了。

很快,佟圖賴洋洋洒洒的奏章就交了上去。

上面,曆數朝鮮之重要與反覆,更提了朱慈烺在濟州島的所為,立刻引起了多爾袞的重視。

「明皇太子朱慈烺一慣對我朝敵視,征明一戰過後更為我大清之大敵。只可慮明國崇禎皇帝在世,天家無私情。縱然皇太子朱慈烺能戰善戰亦是每多猜忌,山東如此腹心之地已然過分,若是再北上經略幽燕遼東之地,定是惹怒崇禎皇帝惹起朝野猜忌。故而,遼東之路,除非我大清進犯,不然朱慈烺決計再難經營。」

「然則朝鮮雖然屈服於我大清的統治,為我大清藩屬之國。但朝鮮人對我大清一向並不恭順,甚至有那大膽狂徒稱呼我大清為『胡虜』。如此敵對之舉,雖是比較太宗皇帝已然為我大清助力。但其民不順。朱慈烺渡海而去,定會扭轉朝鮮朝野局面。到那時,若無強兵攻伐恐東面朝鮮再無寧靜。」

……

多爾袞放下奏章。走在院子里不住地思慮了起來。

朝鮮的問題他當然清楚,滿清一向缺少糧食。遼東苦寒之地,因為小冰河的關係一向沒有多少糧食儲備。再加上最主要的國族不事生產,人又眾多,滿清國內物資一向匱乏,通貨膨脹十分厲害。

要不然,滿清也不會三番五次入關劫掠都要回一群漢人。為的就是要讓他們種田生產。

自然,攻略了朝鮮除了軍事上的威脅,政治上的權威。更是有很深的經濟上的考量。

朝鮮比起大明富庶程度當然是要少的,可同樣比起滿洲遼東之地就要好太多了。

朝鮮降水光照都是不錯。是一個天然合適的農耕國度,打下了朝鮮也為滿清提供了相當多的經濟來援。

「決計……不能讓朱慈烺動搖朝鮮1多爾袞輕輕呼出一口氣:「這個佟圖賴。倒是可以留一份前程給他。國中僵局,也是時候改變了。」

早在皇太極生前,滿清內部諸王已開始分黨結派,爭鬥不休。這樣的局面就連李氏朝鮮都看到了,在朝鮮為質的李倧次子李淏就說「他日必有爭立之舉」。

這時建奴之中有親王、郡王共有7人,即禮親王代善、鄭親王濟爾哈朗、睿親王多爾袞、肅親王豪格、武英郡王阿濟格、豫親王多鐸、多羅郡王阿達禮。其中,有力量爭奪皇位者,為多爾袞和豪格。

二人雖為叔侄,豪格卻比叔父多爾袞大3歲,這一年多爾袞32歲,豪格35歲。從年齡、閱歷、功勛、地位等方面說,兩人各有優勢,差別並不明顯。

如果按照父死子立的方式,皇太極長子豪格是帝位的當然繼承者。問題是兄終弟及,在滿族先世也有俯拾即是的慣例。鬥爭由此而展開。皇太極故去的第五天,手中擁有實權而又覬覦帝位的多爾袞召見內大臣索尼,議論帝位繼承人。索尼是皇太極的親信,他不顧多爾袞的意旨,直言不諱地說:「先帝有皇子在,必立其一。」這當然不是他個人的意見。當時,皇太極自領的兩黃旗都主張擁立豪格為君。

豪格派人告知鄭親王濟爾哈朗,濟爾哈朗表示贊同,但又說要與多爾袞商議。多爾袞和多鐸所領的兩白旗,則主張立多爾袞。豫王多鐸、英王阿濟格甚至跪勸多爾袞,早登大位。但多爾袞審時度勢,未敢貿然應允。

以至於盛京之中都時不時都傳出了大打出手的消息,只是在各方克制之下終究沒有擴散。

只不過,繼承人不定,政權便晃蕩不安,誰都知道必有一決雌雄的那一天。

大明崇禎十五年八月十六,這一天風朗氣清,各方大臣再皆誄繒殿商議立帝。

多爾袞走進殿內,看到兩黃旗所屬巴牙喇兵全副武裝,張弓挾矢,環立宮殿,喃喃道:「決定皇帝之位的時候到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