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七章:不懼一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不懼一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撤回天下監軍……」朱由檢澀然道:「給孫傳庭加官進爵,督陝、晉、甘三地,圍剿李自成。這份事情,朕擔起來1

「這一場,能如何說?」孫傳庭收起手中的聖旨,久久無言。

此刻,他已經不在河南新野,而是帶著敗兵一路潰師逃到了陝西西安。

回到西安,他戰戰兢兢地等候著朱由檢的震怒。事實上,在差不多的時間裡,孫傳庭也是因為一場暴雨,被李自成擊敗。

其後,崇禎震怒,卻也沒辦法收拾這破碎的山河。

眼下,比起歷史上迥異的是,崇禎依舊選擇了無可奈何地期盼孫傳庭。聖旨上,一個個加官進爵的字跡傳來,傳旨的太監說得鏗鏘有力,重新有了節制三省名義的孫傳庭卻是信心喪盡:「眼下的陝西,哪裡還有一擊之力?連潼關能不能守得住都不知道,談何繼續?」

「總制……」趙大印看著孫傳庭如此,不由輕輕喚了一聲。

見此,孫傳庭這才振作了一下,看著趙大印道:「好歹還有些老秦軍的骨幹,若是再多給我一年的事情……只要一年……」

只要一年,孫傳庭就可以利用南京方面充沛的補寄鍛鍊出一直士氣與面貌都上佳的新軍。可眼下,無論是白廣恩所部還是高傑所部都毫無戰意,是一群丟掉了骨頭,沒了魂魄的行屍走肉。靠著這些屢遭敗績,紀律鬆弛的投降賊寇,孫傳庭哪裡有信心繼續戰鬥?

趙大印沉聲道:「無論如何,陛下如此信重我等,臣下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總制大人,還請振作啊1

孫傳庭點點頭,道:「我知道……只要潼關不丟,我們還有機會……」

「只盼著這一次,再也不要有人掉鏈子了,尤其是糧餉1趙大印默默地說著。

運河上。一行船隊默默地朝著西方進發。張溥意氣風發,心道:「聖上命我都雲糧草入秦,便意味著這一次是我張溥建立軍功的時候。是了,而今時候。軍功第一。那位太子殿下不就是憑藉著軍功取得了如此地位嗎?我也一樣,定是可以成就這一番事業1

……

南京,朱慈烺在軍機處召集了國務內閣與軍機處的擴大會議。

除去被派到蘇州督建師範學校的教育與文化大臣黃道周以及去了安慶巡查的廉政大臣史可法,在南京的全部內閣與軍機大臣紛紛在常

軍機處楊文岳、黃道周。國務內閣李邦華、傅淑訓、高名衡以及XX紛紛肅然。

軍機處里,朱慈烺沒有高坐台上。而是尋了工匠打造了一個後世常見的長條桌,他面南背北坐定,文左武右分列相對,所有人肅然坐定,看著朱慈烺。

有些人很不習慣,也有些人對朱慈烺這樣新奇卻讓大家有了個座位的會議方式暗暗感激。

「陝西的事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朱慈烺沉聲道:「我們會負責後勤方面的事情,儘力支援友軍作戰。這一次,虎大威所部留手開封。」

軍機處嘩啦啦地寫了起來,座位上的虎大威起身行了個軍禮:「是1

「至於我們下一個階段的事情,各位也應該都猜到了。跨海遠征朝鮮1朱慈烺說出這幾個字。場上氣氛紛紛一邊。

尤其是國務內閣幾個老派的大臣如李邦華、高名衡都是面色擔憂。

李邦華身為國務內閣之首,還是忍不住開口道:「陛下,渡海遠征耗費極大,師勞無功的可能性太大,還請殿下三司。眼下國內局面欣欣向榮,山海雄關在列,諒建奴亦是難以跨越。何不如先發展國內?」

其餘人沒有開口,但除了軍機處的兩人,眾人都是一副贊同的表情。

「恰恰相反。」朱慈烺朝著軍機處丟了一個眼神,隨後。楊文岳身後幾人開始分發一份文件:「經過軍機處的籌算,渡海遠攻反而是更加優勢的選擇。而原因一樣簡單。大明北方的生產已經被戰亂、災禍、疾病摧毀了。哪怕是在山東、河南,恢復與生機也僅僅只在個別地方存在。大量的軍事物資都無比避免地需要北上運輸,而這將會讓成本的增加變得難以忍受。相比之下海上的損耗顯然就更加輕微。一艘千料大船所載比擬十數艘漕船。海上看似風險巨大,但這樣的風險卻是可以通過航海技術的增加與經驗的不斷豐富逐漸下降的。」

楊文岳接過話頭,道:「這一回,殿下第一批只投入五千兵力。富有經驗的水手已經在四處徵調了,登州、明州等處的水手都已經重新組建。不得不說,我大明的底蘊之深厚不是區區建奴可以比擬。縱然各處水師糜爛,但揀選出有用人才還是足夠的。通過水上通道建立補給線足以省卻兩萬民夫。這樣的成本比起漕運到通州,陸路到遼西更能輕剩」

還有一層朱慈烺沒有說,那就是改漕運到海運天津。漕運每年耗費千萬兩,人力無數,更有漕兵二十萬。但起效益卻只能勉強支撐起京師日用,可改海運,卻能迅速降低成本。只不過,這一條顯然不適合當下局面。

眾人細細看著朱慈烺上面的奏章,紛紛有些被說服了。

此時,朱慈烺又道:「至關重要的一點,這一戰是有先天道義上優勢的。投降建奴的朝鮮國王李倧並非是合法繼承的朝鮮國王,而是通過叛亂登上王位,為此當年山東巡撫袁可立便上書抨擊。」

朱慈烺提及這一點,眾人紛紛頷首,顯然想了起來。

「故而,這一回跨海進攻朝鮮,戰術目標控制朝鮮王城,振我大明聲威,而戰略目標便則會限於逼迫朝鮮重新服軟,承認登基之上合法性的錯誤,徹底轉回大明藩屬國的體系中。」朱慈烺悠悠地道:「若是朝鮮不從,自然是打到他服從。但從目前的情報來說,只需要一戰,朝鮮國內的投降派就會失勢。」

「殿下,而今朝鮮為建奴藩屬,建奴一向狡詐,不會不顧。」高名衡憂心道。

朱慈烺聽此,頓時大笑道:「問得好!那我便告訴你,我只怕他不來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