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九章:鄭氏父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鄭氏父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殿下英明。`」一旁,隨行的軍機大臣倪元璐讚歎道:「臣會函督察各處駐地,做好擁民擁軍之事。」

朱慈烺聞言微微頷,彷彿想到了什麼然含笑地朝著路邊一個攤位的幾個跪拜下來的老漢招招手,做完這些朱慈烺便上了馬車,跟隨著四****馬車駛入軍港。

街上,李家一家人含淚看著街頭上幾顆腦袋。

更是驚喜萬分地高呼起來:「殿下在朝著我們招手1

朱慈烺不會想到,這一幕被鎮江百姓傳言下來,屋內的女子將其在帕上,短短十年後就被以萬兩的高價搶購……

……

鎮江軍港里,一艘艘船隻匯聚。經歷一年的展后,皇家近衛軍團的能力也日漸成熟。尤其是後勤能力因為監國太子的身份得到了官方支持而變得更加完善。

碼頭上人流匯聚,一支支打著各色番號,各色旗幟的士兵6續登船。匯聚了上萬工匠經歷小半年打造的後續三艘飛剪船戰艦環視左右,漂亮流線型的船體惹得角落中的鄭芝豹眼光垂涎。`

他沒有去看那一支支擁有無限榮光的番號旗幟,而是盯著那三艘飛剪船戰艦沉默不已。

良久,鄭芝豹沉聲道:「龍江造船廠那邊就沒弄出來個人嗎?」

「弄出來了六七個但都是些干力氣活的東西。龍江造船廠除了這飛剪船也造福船,花了千把兩銀子,連個湊近前幫過工造飛剪船的人都沒找到。倒是前天……還折了兩個人被丟進了南京大牢現在也不敢撈人了。」鄭彩苦澀地道。

「不能這樣下去……」鄭芝豹喃喃地說著:「芝龍那邊,還是太堅持了。他沒有注意到眼下這個太子的不一樣。我們不應該堅持下去……」

鄭彩低聲道:「叔父……他不會答應的。」

鄭芝豹當然不想答應,朱慈烺在河南開始就被藩鎮不知道坑了多少回,如何願意再留一個藩鎮在福建?

「6地上的事情,便是都捨棄了那又如何?」鄭芝豹目光銳利地道:「可眼下這位太子爺敲上了大海,看中了南洋、朝鮮還有……日本。」

提到日本,就連鄭彩也縮了縮脖子。`要知道,雖然鄭家是海上霸主。光是收保護費都收了一船兩千兩銀子,但這筆錢不是重頭戲,支撐鄭家霸主地位的是巨量的海上貿易。沒有這些每次來回都利潤驚人的商船,如何支撐海上戰船數百。兵將二十萬的巨大開支?若是沒了海上貿易這些利潤,鄭家海上霸主的地位就難了……

……

「所以我如何願意答應向這位太子爺屈服?」鄭芝龍疲倦地芳霞手中的信件:「這朝廷,從來就是不靠譜埃當年誘殺汪直,保不齊眼下亦是會朝著我動手。芝豹看了那位太子爺船堅炮利就動搖了,我身為這一地霸主。卻無論如何也不能輕易動搖?此局,還遠遠不到我們服軟的時候。」

鄭芝龍的身側,一員身材魁梧,面目粗壯的大漢笑道:「哥哥莫要擔憂,當年荷蘭人如何船堅炮利還不是一樣為我們所驅不得不屈服?朝廷積年貧弱,這麼多年了北邊的建州韃子沒打掉反而接連丟兵失地,現在蒙古韃子和建州韃子聯手了,光是北邊就夠嗆了。」

鄭芝龍緩緩頷,面目讚歎:「想不到芝虎也有這一番見識。」

被鄭芝龍稱呼為芝虎的當然就是鄭氏骨幹,所謂芝龍豹虎的鄭芝虎了:「還有李自成也已經又重新起來了。就連被朱慈烺在武昌一仗打得滅國的張獻忠也跑去了四川。看架勢又是捲土重來的模樣。為此,就連朱慈烺也不得不將大部兵馬留在國內。這一仗,定然是朱慈烺顧此失彼了。兄長,切勿多憂1

「嗯…」鄭芝龍看鄭芝虎侃侃而談,卻沒有再說什麼感覺驚訝的話,而是將目光看嚮往角落裡一看。

果不其然,一個年輕男子站在牆角,見被鄭芝龍現,也不慌張,跑出來一禮道:「父親大人。」

眼前來人當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國姓爺鄭成功了。

天啟三年也就是二十年前。19歲的鄭芝龍跟隨一艘荷蘭商船到了日本平戶。在清理船貨、等待順風返航期間,鄭芝龍借住在比他大兩歲的田川小姐家中,這對青年男女很快墜入愛河並私訂終身。只是鄭芝龍在鄭成功出世不到一個月就隨原船離去而與田川小姐分了手。後來,鄭芝龍成為在中日之間經常出沒的海盜。直到明崇禎元年接受明廷招安,官至都督同知。163o年,也就是鄭成功7歲時才被接回福建老家。

相比海盜出身的鄭芝龍,鄭成功的教育更加優秀也更加傳統,不僅一直在安海鎮讀書,五年前還考取了本地秀才。兩年前亦是迎娶福建泉州惠安進士禮部侍郎董颺先侄女,若是沒有朱慈烺這一場亂子,他明年還會前往南京讀書拜在錢謙益門下,到那時才會得到鄭森的名字。

「原來是福松啊,我就說芝虎不至於這麼順暢說一大段來。看來,是你心中有所想了。」鄭芝龍招了招手,將鄭成功喊了過來。當然,此刻的鄭成功還不叫這名兒,現在的名字是鄭福松。

「孩兒是想這大明境內畢竟是大明疆土,這所謂大明水師提督亦不過是朝廷給出來的權宜之計。縱然眼下沒有這太子爺,往後出來一個中興名詞也是會朝著咱們動手。這地方,畢竟不是咱們根基之地。」鄭成功緩緩開腔。

「福松有想法了?」鄭芝龍凝視著鄭成功,目光炯炯。

「台灣1鄭成功狠狠一握拳,道:「台灣本屬我中華之地,鬼佬侵佔於此,是奪我漢家疆土。若是我等收復,這是有利於江山社稷之事。」

「有些道理,但還遠遠不夠。孩兒啊,有話直說,不必藏著掖著。這兒的話難道還能傳到南京那位太子爺身上去?」鄭芝龍鼓勵著,心中卻是一股驕傲掀起。朱慈烺是天才少年,自己的兒子又哪裡差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