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一章:北征朝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北征朝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待眾人離去,倪元璐輕聲道:「殿下,此輩背離宗主,得罪天下士紳,以至於掀起李倧發動政變死在此處,委實罪有應得。如此算起來,亦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了。」

「哈哈,汝玉總結得精闢埃」朱慈烺聽倪元璐的形容頓時笑了起來:「大明為****上國,可不僅僅是從刀兵上爭來的名位,更不僅僅是因為每年朝貢的賞賜。與武力一樣重要的還有大明的軟性力量:文明,是儒教。儒教傳揚四海,朝鮮為我大明藩屬,儒教自然也是根深蒂固,士大夫奉五倫為正論,視大明天子為君為父。李琿對於明清戰爭的形式是判斷對了,也意識到了朝鮮本身的嬴弱,試圖組建強大軍隊。但其『不背明,不怒金』之策就是一個牆頭草,兩邊被出氣埃眼下就是說其不義或邪論,至朝鮮王朝滅亡,也無人會提出異議。據我所知,其在位最後的5年裡李琿完全孤立,群臣不分黨派對李琿群起而攻,甚至表示寧得罪光海君也不願得罪明朝。李琿背叛大明,又與士大夫交惡,同時失去這兩股支撐朝鮮君王王權的力量,他被廢,也就是個時間的問題了。」

「這也是殿下來看這裡的起因吧。李琿的例子,便是他接下來工作的核心。」倪元璐將這句話放在心理,沒有說出來,而是低聲道:「殿下所言,臣牢記在心。」

「大軍跨海遠航,千辛萬苦難以計數。所以要一口氣遠徵到朝鮮這風險太大了,濟州島有些基礎,我們會以這裡為轉運中心,成為一個跨海遠攻的支點作為風險的緩衝。但朝鮮戰役不能慢,所以我命你為大明全權特使出使朝鮮,將我的意思傳達過去,先看看李倧打算怎麼辦。」朱慈烺想到這裡,忽然朗聲道:「興強兵,伐不義。此乃順天應命!若違背天命,便是粉身碎骨,李氏朝鮮至此天傾地覆,再不存在1

「是!殿下1倪元璐心潮澎湃。高聲應和。

他明白了朱慈烺胸中的韜略。

用李琿的例子當然就是要來敲打李倧。眼下朝鮮國內已然投降清朝成為了清朝的藩屬,儘管朝野之中還有一部分力量親近大明,就連李倧被清人打進來的時候也不斷想著大明援兵。但顯然,此刻朝鮮已經倒向了清朝陣營,其內部親清派經過十數年耕耘已經不斷壯大。

大明對於朝鮮而言固然有兩場戰爭沒有盡義務。但眼下的強硬卻不代表是傷害,反而是對那些依舊心向大明的仁人志士之鼓舞。

若倪元璐此去雖然是打著質疑李倧政權合法性的名號去的,但誰都知道是為了逼迫朝鮮回歸明朝陣營。

若是答應,朱慈烺的炮口自然可以調轉向清軍。

若是不答應……

倪元璐看著李琿的墳墓,心道:「那李倧便可以多想想,自己的結果就和這李琿的結局一般無二了1

……

倪元璐走了,朱慈烺卻是站在濟州島上,不住地朝著東北邊的方向眺望:「那邊,就該是日本列島了埃日出東方,有一大島。世傳為瀛洲。更是當年興起倭寇的地方,現在政局也漸漸穩固了,經濟也不錯了。」

此刻的日本已經到了江戶時代。

慶長八年,也就是四十年前,豐臣秀吉死後,德川家康在關原之戰中獲得勝利並被委任為征夷大將軍,於大之戰中滅了豐臣氏,在江戶建立幕府政權。此後260多年,德川家統治全國。

伴隨著政治安定,此刻的日本經濟也跟著發展。在德川綱吉時代景氣良好,商人與町人盛行,元祿文化昌盛。

幕府藉由禁中並公家諸法度與武家諸法度駕馭朝廷和大名,各大名因參勤交替制度被要求定期往返江戶與其領國。幕府嚴格控制天皇、貴族、寺院神社。費盡心計統治著支撐幕藩體制的農民。又通過禁止基督徒經歷島原之亂並完成鎖國政策,只進行少部份在長崎出島與荷蘭和中國的交易。和李氏朝鮮則透過朝鮮通信使維持關係。

距離朱慈烺所在時代更僅一點的則是元和九年,也就是二十年前,德川家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就職,其任內完善鎖國政策。只開放長崎作為對外港口外,除荷蘭人和中國人外。一律禁止外國人來日本。原定歷史上,兩年後的中國就步入了清朝鎖國期,所以中日實際意義上已經斷絕來往。

當然,眼下的中國還是大明,又有了朱慈烺這個皇太子,結局顯然是不一樣了。日本的通商不僅有走私,也有朱慈烺的船隊。

「那個星辰號上恆信的掌柜叫什麼來著……哦,對,廖慧格,還有一個帳房也是有勇名的。既然如此,便再從隨軍內閣里尋個人去一趟日本好了。記得沒錯的話……德川家光沒幾年也要掛了,兒子卻是個智障。唉,我可沒罵人……是真事兒。」朱慈烺嘿笑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我便送一份大禮過去,先布局一下好了。當然,也得讓過去的人辦點正事,反正一共四艘軍艦守著港口也不是個事兒,就讓登州號去一趟江戶,讓徐聞擴充一下海軍陸戰隊的外籍分隊好了。」

日本武士可是出了名的悍勇,死腦筋,十分好用。當然,對於軍隊越發正規化的朱慈烺而言還有一點讓他開心:便宜啊!

一個飯糰就能哄得稀里嘩啦,如何不讓朱慈烺心喜?

登州號上,徐聞與齊遠忽然齊齊打了一個噴嚏,兩人都是不由感嘆道:「這盛夏時節跟著北上還真是一點比一點冷埃不過,今個兒倒是格外冷。」

「行了行了,沒遇上海嘯龍捲風就夠了。這天氣,還指望啥?」齊遠擺了擺手,道:「快看,那是明州號啊!北上去朝鮮的1

徐聞直著身子,道:「先禮後兵,這是先過去耍威風了。要是朝鮮人服軟啊,咱們可就沒得打嘍。」

「哼……」齊遠聞言,倒是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了。盼著打吧是軍人本心,可要是不戰而屈人之兵,袍澤也不會戰死,那當然也是更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