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章:明使入漢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明使入漢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朝鮮、漢城。

在大明應天府里有一項新政,名曰:辦學代稅。其含義也十分簡單,便是只要辦了學校便可以抵扣人丁稅。讀書的學子家家更是可以依次免除徭役。為此,每個有小學的縣衙都新設了一處教育署專司教學事務,接收縣衙與上級教育署的雙重管轄。

當然,這個新聞能夠傳到朝鮮,便是因為辦學代稅也是朝鮮一項大政。在這個時期的朝鮮選拔官吏任人唯賢的制度早已受到破壞,遴選文武官員的考試已變成有權勢的官員和當權派手中的工具。與此同時,一大批當權者開始上台後更加追逐財富,讓土地兼并日益嚴厲。同時,兩班地主們不登記擁有土地的做法使朝鮮的稅賦大量流失。

最關鍵的,由於一些兩班貴族利用免稅的書院土地來逃避稅收租賦,僅僅在朝鮮的私立書院的數目就增加了三倍。書院增加了,書院的各處書院下所蔭庇的文人學士和學生數目也不斷增加。權貴們更是通過戰爭大發國難財,將戰時荒廢的土地紛紛收入囊中通過書院轉為免稅的財產。如此一來,朝鮮的財政也就越發無力了。

青松書院藏書閣的外間里,李綣與一干學士說著通過商人口中傳來的應天府新聞,又從懷中拿出了一份皺巴巴的報紙,感嘆道:「昔日我們的宗主國想不到眼下也走上了我們這樣一條道路。開辦學校這是有利於士紳的事情,但免稅特權卻是一道傷口,會將國家的血一點點流失乾淨。大明這是要完啊1

「李兄這般說,委實有些違心吶。前些時日,你不還是聽說大明跨海東征,躍躍欲試嗎?怎的現在聽了書院的消息。便是一副大明要完的模樣?」這時,恰好門外走進來一個男子,穿著素白道袍。遠遠就笑聲傳來。

「看來安賢弟在金起宗那邊過得不錯呀?今日有閑心來說起我的閑話了。」李綣看著眼前的男子認了出來,這是他的好友。也是當今禮曹的正三品參議,是一員堂上官,也算得上朝鮮精英之輩了。

李氏朝鮮官制多有與大明相似的地方。其官職和官銜稱為兩班,等級效仿明朝,由正一品到從九品,共計九品十八級。其中,正三品分正三品堂上和正三品堂下。正一品至正三品堂上稱為堂上官。正三品堂下到正七品稱為堂下官或參上官。正七品以下為參下官。

安五倫的禮曹參判便是禮曹的第三把手。

李氏朝鮮有六曹制度,分為吏、戶、禮、兵、刑、工六曹。相當於同時期明朝的六部。其長官稱判書,相當於中國的六部尚書;副職稱為參判,相當於中國的侍郎,往下有六曹參議、六曹參知、六曹正郎、六曹佐郎。

安五倫雖然看起來也是一個部長級官員,但聽李綣的口吻這個安五倫顯然過得並不舒心了。

畢竟,任誰的頂頭上司要處心積慮與自己做對,誰也不會順心。

這兩人與在藏書閣外間屋內的人都是原黨中人,一向主張親明抗清,是當今國內當權派洛黨的眼中釘。

而當今禮曹判書便是安五倫所在原黨的對頭,洛黨中人金起宗。

金起宗是禮曹判書還不算厲害。畢竟六曹再厲害上面也還有官兒。

六曹上面也照比大明有一個輔佐朝鮮國王的機構——議政府,其長官為「領議政」,俗稱「領相」。相當於北宋時期的宰相和明朝時期的內閣首輔。領議政之下為左右議政,俗稱「左相」和「右相」,與領議政同為正一品。再下為從一品左右贊成、正二品左右參贊。再下有正四品舍人、正五品檢詳、正八品司錄。

金起宗的叔父金自點就是領議政,洛黨黨魁金自點以及洛黨門徒遍布議政府與六曹,權傾朝野,為當今朝鮮得勢一黨。

「李兄與我出去走走,看看這風雲變色,便知曉我心中開懷來自哪裡了!終日坐在書院之中,皓首窮經研習學問可找不到這治世妙法啊1安五倫說完。便拖著李綣的手朝著門外走去。

見此,李綣也沒反抗。而是喊了幾人一一同出門:「那好,我便變了什麼。」

安五倫又道:「說起書院。大明國有些地方卻是更利於其國情。雖然都是辦學代稅,其管控卻是殊為嚴格,天下各處遍布教育署,非是我朝這邊。」

此刻他們已然走出了書院,看著門外熱熱鬧鬧,街道上商業繁華,書院門口更是尤其多擺攤設點的地方,人來人往,好一派熱鬧景象。

「官吏多貪腐愚蠢,縱然多設官署又如何?」李綣亦是司憲府執義,相當於大明都察院僉都御史,嘴皮子可不是一般的利索。

「就在於其官吏一新,大多數出於新學校。就比方說一個舊衙門大多數都是些蠢蟲,只顧著蠅營狗苟,一團和氣,既不做事,又不收手。這樣的地方進去一個,便是染黑一個。但……****皇太子不愧是大氣魄之人,起一新衙門,充斥新學問,自然是全然一片新氣象。這樣的地方,又哪裡是眼下暮氣沉重的我朝能比?」安五倫說到這裡道:「我們去城門樓吧。」

「哪個門?崇禮門?」李綣說著,走在擁擠的人群之中,他的身邊,幾個親隨呵斥著街上的人流。

卻不料,李綣卻是猛地一把扯住了安五倫,躲到人群之中笑了起來:「看來不必去了。」

此刻,街上猛地一陣慌亂。

「快收攤啊1

「莫要衝撞到了……」

「莫要擋著我,走開礙…」

……

不大的街道中急切間被清開出一條細小的道路。

隨後,一行十數騎帶著上百差人沖入人群,一根根鞭子抽出來,將道路嚇得更加慌亂,這才打出了一條空路。

其後,十數輛車馬駛來,簇擁著一輛四*馬車入城。

此刻,安五倫指著第一輛帘子被掀開的馬車,道:「看看金起宗的臉色,多青啊,多難受啊1

「明使……來了1李綣驚喜大叫。

未完待續。

ps:昨天十點鐘才回去,查了一晚上資料才寫了幾百字……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