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章:不戰而屈人之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不戰而屈人之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李倧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倪元璐來此第一句話卻是說的這般。

光海君在位的辛亥年三月十二號便是朝鮮歷史上著名的仁祖反正埃這個所謂的仁祖便是指現在坐在朝鮮國王位置上的這個李倧。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李倧可沒料到倪元璐一來就會一腳直接踹心窩子。

一時間,李倧竟是愣在當地,不知如何回話。

還好,一旁的金起宗早就料到了這位明國來使的厲害,當下道:「敢問尊使此問意在如何?」

「有道是以史為鑒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曆數過往,才能澄清謬誤。我所言是意在如何,殿下莫非不知?」倪元璐掃了一眼金起宗,目光又落到了李倧的身上:「還請殿下說罷。」

言下之意,他們的交談金起宗還排不上號。

李倧面色冷了下來,有些糾結要不要當場喝問,隨後喊上幾個武士將倪元璐拿下。

但是,他身為朝鮮boss,談判剛開場就被人逼得要動粗,不說一上場就放大招是不是不智,真要和明朝撕破臉他也沒這決心。

這時,讓李倧大大鬆一口氣的消息傳來了。

一個大餅臉,法令紋深深的男子大步踏來,高聲道:「來使的問題,我倒是可以回答。」

「領相來了1金起宗與李倧紛紛心中一喜。

倪元璐看向來人,仔細地打量著,認出了這就是畫像之中朝鮮洛黨領袖金自點。也就是當今朝鮮議政府的首官,議政府領相,權傾朝野。

「願聽高論。」倪元璐道。

「光海君倒行逆施,深惡朝鮮萬民。王上高舉義旗重塑朝鮮正統,這是天理昭昭,理所應當之事。」金自點看著倪元璐。氣勢不減。

「說來說去,不過是一場叛亂的粉飾罷了。

金自點與金起宗的聊天不太開心,倪元璐與元斗杓的心情就好多了。

倪元璐道:「國王似有意動呀。就是不知道我國朝廷的善意,王上是否知曉。」

「上朝這一番進逼卻是讓我國國內志士好生鼓舞了。」元斗杓道:「這般事情,自然是有另外一人做的。」

……

「王上,雖然明使來勢洶洶,言語催逼格外厲害。但有一事卻殊為重要,不能放過。」一個穿著素淡道袍的男子跟著李倧朝著後花園走進去。

「哦?沈卿你仔細說說1李倧果然十分感興趣,他的確被倪元璐那要打要殺,光海君殷鑒不遠的話語給嚇到了。

而被李倧稱呼為沈卿的便是原黨達成沈器遠了。

沈器遠此刻道:「王上試想,為何明使沒有一來就說我朝鮮國背叛明國,投靠清國呢?」

「是因為此前沒有來援?不對,這一點後來孤也提了,不至於因為這般小節就不說吧。這才是明國攻來的最主要原因啊1李倧道。

沈器遠笑了:「這是為了釋放善意,更是為了提示王上,這一點是一張牌可以打出來,一個可以讓步的所在。讓王上明白,明廷對於這一點是很有希望可以承認王上的。」

「如此說來……」李倧喃喃著,細想了起來。

沈器遠繼續道:「光海君之事幾番舉例,都是為了規勸王上回歸大明藩屬,開頭提及辛亥年之事,亦是暗示這一點。這證明,只要我國重歸大明藩屬,自然可以用這一點作為妥協。」

「明使幾番喊打喊殺的,這恐怕……」李倧還是有些擔心。

沈器遠卻道:「王上可還記得,倪元璐最後那幾句亦是關鍵。」

「哦?」李倧道。

沈器遠道:「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刀槍。」

李倧沉默了一會兒。

沈器遠又道:「臣下在明使入港時便有過一番交談,說的便是明國何以重新振作。要知道,此前不久大明還是一番苟延殘喘的跡象,內外交困。就連內寇都難以剿滅,就更別提這等跨海遠征,足以笑傲史冊的大戰了。」

「另有隱情?」李倧又道:「難不成是另有治國良方?」

「便是那皇太子的身上啊1沈器遠說著,將朱慈烺去年起做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都說了出來。

這一次,李倧沉默更遠了。

跟著沉默的,還有躡手躡腳跟蹤到這裡的金起宗。

他撒腿狂奔,重回了原路。

這一舉,看得為他打掩護的王妃金氏擔憂道:「這是出大事了礙…」

「當然是大事……」金自點顫顫巍巍地放下了這一封密信:「王上動心了。這一回,若是不加阻礙,恐怕真的要讓朱慈烺來一回不戰而屈人之兵了。到時候……」

「到時候,我大清要進來還要先和你們打一常這絕對不行1擦哈拉冷聲道:「既然如此,也該我動手了1未完待續。

ps:一整大章大家會不會更喜歡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