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章:東亞風雲已變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東亞風雲已變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江戶城內。

德川家光端莊地坐在席上,看著眼前的來時,笑道:「明使遠道而來,我日本國上下非常歡迎。對於大明國皇太子殿下的國書,我們深感榮幸,非常熱切地歡迎通商。當然,對於具體細務,我們還會商討,一時間不會給出決定。我國上下,還是期盼能夠多開朝貢之船……」

他的身前是一位儀錶堂堂,氣勢不凡的中年人,正是大明朝前任南京都察院僉都御史謝洪運。

自從在南京左良玉案中選擇正確以後,謝洪運便官運通達了起來,從都察院僉都御史調任內閣擔任侍讀學士,負責為朱慈烺起草詔書,陪伴讀書,當然也是大明傳統的智囊官員。雖然相比而言調任內閣侍讀學士官階上升遷不多,但能夠從都察院第三把手調任內閣作為朱慈烺的親信官員,這卻是一個官場上的巨大飛躍。

更不用提,這一次朱慈烺還將他帶在了身上,又出使日本國。

面對德川家光的增加朝貢之船的提議,謝洪運當然不會念在對方恭謹的態度就貿然讓步,這一個讓步可就是巨大的利益了。

要知道,朱慈烺對於傳統的朝貢體系就是格外不喜。畢竟,所謂傳統就是本著厚彼薄此,變相賞賜的方式來籠絡外邦,乾的都是沒好處只一個名頭的事,這如何讓朱慈烺這骨子裡驕傲的民族主義者喜歡?

故而,謝洪運當即否決:「朝貢之事還需多加商榷,然則通商貿易亦是有大利之事。彼此互利互惠更能長久。」

「嗯。」德川家光緩緩頷首。不時,又招了招手。喊來了一個小女孩。

這是一個乖巧可愛的小姑娘,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透著不解與好奇,此刻被德川家光喊來,見了陌生人,顯得有些害羞害怕,揪著德川家光的袖子,過了好久才漸漸放鬆了下來。

她很快就知道來了一件大好事。

「我大明皇太子殿下已然奏請皇帝陛下,冊封貴千金德川千代子為江原郡主。並且,皇太子殿下對於日本的友誼十分重視,,希望能夠邀請一批日本的有為之士進入大明學習。其中。殿下願意教導千代子郡主進行皇室教育。」謝洪運笑著,彷彿一隻黃鼠狼一樣。

德川家光聽著,也是嘿嘿地笑著,只是分辨不出是老實的綿羊還是披著羊皮的餓狼:「這是大好事啊,事不宜遲,我這就吩咐人去準備。千代子與日本國有為之士入大明國進修之事,亦是歡迎。只是……」

「但請直言無妨。」謝洪運端正了身子。

德川家光遲疑了一下,道:「不知這江原為大明國何處?」

「大明國藩屬,朝鮮境內。我國制度。冊封郡主每月所得均有定製,不與封號之處有干係。」謝洪運嚴肅道。

「只是……眼下朝鮮國已然為清國藩屬,這……」德川家光盯著謝洪運,彷彿在看騙子一樣。

聽此。謝洪運道:「如此,便是另外一樁事情了。」

「哦?」德川家光好奇了。

「皇太子殿下而今正在濟州島轉運軍資,此刻。想必大軍已經出發,討伐不臣了。」謝洪運目光淡淡地盯著德川家光。看得他好一陣做得格外不舒服。

良久,德川家光翻出了國書。看著上面一條關於恆信商團招手流浪武士作為護衛的事情,道:「關於大明國商團招收流浪武士的事情,幕府之中,可以提前應允。」

顯然,這個關頭招收的流浪武士不會跑去其他地方作戰。這些朱慈烺嫡系的商團招收了流浪武士更不會如尋常海商,如同倭寇侵略大明。

他們的區向只有一個地方。

朝鮮!

漢城裡最近新熱鬧起了一處地方。

這個地方便是大明使館。

這一段時間的倪元璐是十分暢快的,他手握重金大肆收購,在漢城最繁華的街道里買了整整三處大宅互相打通建成了名為大明駐朝使館的地方。

不僅如此,這個看似原本只是民間機構的地方還很快就得到了禮曹參判的認可,其後迅速報上了議政府。

因為,這裡以後便是大明使節常駐的地方了。更是倪元璐國書之中的重要條款。

在大明交付給李倧的國書之中,首先譴責了李倧十數年前的反叛,其後嚴正詢問了朝鮮是否還是大明的藩屬,最後,便是林林總總涉及政商學民等等一些似乎並不那麼重要的條款。

雖然看起來並不重要,但既然上了國書,那就是兩國交往的大事。

至於大明駐朝使館這種小事,似乎也沒必要得罪使節,一時間,大明駐朝使館就成了漢城裡格外熱鬧的一處所在。

這不僅是因為倪元璐十分慷慨,大肆採買糧米軍資,更是倪元璐放出來的一條消息惹起了朝鮮內無數儒士的熱議。

「留學大明?」安五倫站在大明駐朝使館門前讚歎道:「這是遣唐使的翻版呀!看來倪大人十分有信心了1

李綣道:「朝鮮與大明畢竟跨海遠隔,彼此並不清楚。雖然都知曉大明地大物博,但到底如何強盛,到底如何繁華,不親眼見了,未免就會有夜郎自大之心。當然,這一回倪大人所圖應該是為了讓更多人知曉大明的強大,這是謀萬世之舉。」

「不謀萬世者,何以謀一時?」這時,倪元璐笑著走了出來:「可是李先生與安先生?久仰了。」

兩人都是朝鮮官員,只不過倪元璐並不提大人,而是以先生稱呼兩人,顯然就是為了這一次邀請兩人作為私人關係,前來赴會了。

「不敢當。」

「不敢當。」

……

一陣謙遜,幾人走了進去。沒多久。他們就看到了駐朝使館內人來人往,十分熱鬧。朝鮮泰半名流。竟是一時間紛紛齊聚。雖然人多,場內卻是秩序井然。

「那是李之龍!還有他的身邊。李憲浚記得沒錯的話,這是負責李家商業事情的族老,沒想到也受邀來了。」李綣低聲說著。

就當他剛剛說完,李憲俊便大步走來,笑道:「安大人,許久不見了,真是越發精神抖擻了呀。」

「李老亦是越活越年輕呀。」李綣說著場面話。

李憲俊卻是很有傾訴**:「豈敢豈敢,只是畢竟老了,心有餘力不足埃剛剛一個大單子。真是又錯過了,太可惜了1

「哦?什麼單子?」李綣敏銳地感覺到了不同。

這時,李之龍也走了過來,笑道:「是明朝兩國經濟交流會的結果,好生熱鬧埃不知道多少好項目出來。」

「項目?」安五倫這會兒也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那甚麼明朝兩國經濟交流會,又是個什麼事物?」

「哦……這個呀,說起來就是太新鮮,太有勁了1李之龍解釋了起來。

原來,這一樁也是朱慈烺吩咐倪元璐搞出來的。

朱慈烺不僅是大明皇太子。也是恆信商行的幕後大佬。當然,現在的恆信商行聯合了曾經並肩作戰的臨清商團、開封商團後有組建了江南商團,一起訂購了大批飛剪船與福船,組建了龐大的商隊躍躍欲試將各地工坊的貨物售出到天下各地。

這一回。朱慈烺率軍跨海來攻,不少商團都得到了採買軍資的任務。在巨量利潤的吸引下,自然也有許多商人跟隨著倪元璐來到了漢城。一見局勢緩和,便紛紛使出了三寸不爛之舌開啟了經濟上的攻城略地。

其中。採買原材料包括但不限於糧米、高麗參、皮草、鐵料等眾多物資。當然,也有精美的絲織品。便宜清晰質量上佳的印刷品,吸引眾多朝鮮權貴紛紛採購。

這時,與安五倫、李綣兩人一起進來的倪元璐開口道:「隨著兩國關係正常化以後,這樣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的。」

「哈哈。」

「哈哈。」

「哈哈。」

……

眾人便紛紛笑了起來,不過這下子接話的人就不多了。

但不多不代表沒有,李之龍就毫無疑慮,道:「大明與朝鮮數百年的藩屬關係是絕不會就這樣斷絕的,大明如此之富強,朝鮮士民絕不會做胡虜走狗1

一旁,李憲俊心中偷偷地加了一句:「跟著清人,每年就要貢獻無數錢財,我朝鮮那士民更是被擄掠了數十萬。但跟著大明……這才今日一次通商便能預計賺到上千兩銀子。要是兩國關係正常,那會有多少金山銀海為我們敞開啊?」

聽到李之龍的話,大使館內眾人都是紛紛動容,這下子,氣氛也越發活絡了起來。

這時,一個身著朝鮮官服的男子湊到了倪元璐的身側,低聲說了幾句話。

倪元璐楞了一下,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

「倪大人走了?」楊匯走了出來,左右看了下,果然沒有找到倪元璐。

這時,他的兒子楊文保道:「好像是來了一個朝鮮官員給倪大人說了什麼就走了。」

「朝鮮官員?你不認得?」楊匯敏銳地想到了什麼。

大明方面的人來的不多,故而也有不養閑人的傳統。楊文保雖然是大工坊主的兒子卻絲毫沒有懶惰的本錢,故而也是被使喚著,這一次負責的卻正好是大使館內登記來訪賓客的職司。

「的確不認得。」楊文保回憶了一下,確切道。

「快去喊李隊長,我們先過去看看1楊匯說著,大步喊著楊文保走去,兩人都是緊緊握住了腰中佩劍。

這是朱慈烺給所有前往朝鮮人員配備的武器,軍政人馬官中配備。但楊匯卻出了高價賣了最好的軟甲與佩劍。

兩人去了大使館的另外一處別院。

但當大使館負責安保的李隊長趕過去的時候,整個大使館安靜了下來。

「有刺客1

……

「快來醫官啊1楊文保憤怒高吼。

……

「要變天了……」金希文渾身顫抖著,心道。

察哈喇默默地將手中的刀兵全部丟到一旁的小溪中,看了一眼金希文,冷漠地道:「你不用駕車了,跟我一起回去。」

「是……」金希文縮進了馬車裡,茫然看著閉上眼睛的察哈喇,一直顫抖到馬車停止。

「哼,沒用的朝鮮人。放心吧,戰無不勝的我大清八旗就要殺來了,那明太子朱慈烺來了,也不過是等著被宰殺的牛羊1察哈喇冷哼地說著。

金希文不抖了,下了馬車衝進了金自點的書房裡:「察哈喇大人說他們會出兵1

……

轟……

雷雲滾滾,風暴怒吼。

「啪……」朱慈烺緊緊握著手中的奏章,道:「朝鮮……朝鮮……欺人太甚!那所謂建州蠻夷,果然從來都是一群胡虜,竟然刺殺使者!他們不要命了嗎?」

「殿下息怒……」

「殿下息怒……」

「殿下息怒……」

屋內眾人紛紛跪在地上。

……

「息怒個屁1朱慈烺怒吼出聲:「征伐朝鮮,就在此刻!擂鼓聚將,登陸入朝1

「喏1

「喏1

「喏1

……

上百艘海船依次靠近濟州港,無數物資被裝卸下來。隨後,一個個士卒走上戰艦。龐大的軍隊轉向朝北,朝著朝鮮浩蕩殺去。

漢城。

大明駐朝使館。

「倪大人的傷勢……」李綣欲言又止,看著一個個戒備看著自己的人,苦笑道:「罷了,我這身份,還是不去為好。我國境內,除非王上親來致歉,做足誠意,要不然……誰來了都無用了。」

元斗杓、沈器遠、安五倫、李之龍以及李憲俊等人聽了,紛紛默然。

「諸位還是請回吧。」楊文保紅著眼珠子,盯著幾人:「縱然在下能相信諸位,可眼下……」

「那就請這位公子將我等的心意送過去吧。」元斗杓說罷,喊著幾個僕人放下了東西,隨後,幾人彼此對視一眼,也是將東西留下,默默離開。

屋內,倪元璐虛弱地看著楊匯,道:「這些天辛苦楊員外了。」

「談何辛苦,我們都是一體來此,豈能彼此拋下啊!倪大人,安靜歇息吧。好在朝鮮國內仁人志士還是有的。聽聞清人在漢城行刺大明國使節后,現在滿城騷動,一時間,反倒是有無數軍隊將這裡保護了。我們暫時也算不得危險。只是……」楊匯說到這裡,頓了頓,沒有繼續說。

倪元璐知道他的擔心:「殿下收到消息後會來的1

「一定會的1

未完待續。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