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章:大鬧朝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大鬧朝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夜晚中的濟物浦依舊沒有回歸平靜。

船隊進入了港口,一處處燈籠將明月下的濟物浦照得頗為明亮,港口上的工人得以將裝卸的事務繼續進行。

這時,軍隊在維持治安,內閣與軍機處的隨軍機構則迅速處理著冒出來林林總總的無數事務。敗兵們充當了勞力,就連城內沒逃的小商販也在平靜的治安下擺出了攤位。

在眾人都陷入忙碌后,朱慈烺反而一時間沒有多少事情有了些閑暇登上了南山炮台。

跟隨朱慈烺上前的還有投降大明的金起宗,只見他神色諂媚,大拜在地:「小國下臣金起宗,叩見****上國監國皇太子殿下……」

反倒是同樣跟著金起宗來的兵曹參判裴昌明一言不語,只是默默跟著行禮。

「行了,起來吧。既然投降了,你們的官位不管,這條命是不會丟掉的。」朱慈烺隨意地擺了擺手,朝著一旁的謝洪運道:「謝卿,你去代我寫一幅字。濟物浦之名我不甚喜歡,從今往後,便將濟物浦改名仁川吧。

「殿下仁義,透於文字,真乃大明仁德。」謝洪運誇了一通。

金起宗聽罷,頓時心思急轉起來,心道:明太子這莫不是有意釋放善意?

既然如此,這份善意自己能不能用起來,甚至,讓自己挽回這一場落敗的損失?

左右想了想,金起宗還沒說話,朱慈烺卻開口了:「我需要一個人去漢城,只是不知道你二人誰能說出孤的所願。」

「臣下願使我王舉國投獻,再不復苟且之事!懇請大明駐軍朝鮮,舉國之務於上國一言而決。再獻歲幣十萬。金銀銅鐵山參絲絹無數……」金起宗率先搶答,侃侃而談,彷彿是在辯論一樣。

朱慈烺撇了一眼。表情有些奇怪:心道,賣國也用不著這麼積極吧。一念閃過。朱慈烺目光落在了一直沒有說話的裴昌明身上。

金起宗見此有些著急,心道這貨一個兵曹參判的身份能有自己一位禮曹判書身份貴重嗎?

「裴參判以為如何呢?」朱慈烺聽說過這傢伙,骨頭不硬,但比起金起宗是好多了。

裴昌明道:「小臣願將仁川更名之事報於大明,以復明朝藩屬之盛事,一切宗義,願附倪元璐大使之尾。小臣數代居於漢城,家小定保倪大人安危於前。」

金起宗面色一呆心下叫糟:我怎麼把他忘了。緊接著。便是心猛地下沉。

果不其然,朱慈烺大笑:「讓裴昌明速去漢城。對了,帶上林慶業,讓他與裴昌明一起回漢城1

……

倪元璐的眼睛微微顫動了一下,良久,悠悠睜開。

天地在此刻漸漸從渾濁轉為清澈,一切畫影漸漸流動,不多久,世界從無聲轉為有聲,騷動嗡嗡鬧鬧的聲音傳來。

「謝天謝地。謝大人醒了。行了行了,諸位都出去吧,都這般擠著空氣如何能清新了?不要打攪大人休息1開腔說話的是大工坊主楊匯了。

楊文保一個個走過去低聲說話。朝著場內眾人致歉。

眾人紛紛壓低聲音,場內頓時只剩下了楊匯等大工坊主以及隨行的幾位官員、醫生,就連楊文保也守在了門外。

「我方才又暈過去了?」倪元璐恢復了清醒。

楊匯道:「是小人不是,沒注意醫生囑咐大人不能激動。」

穿著一身純白色長袍的醫生李純嘆了口氣,扶起了倪元璐。見此,倪元璐道:「是我高興,怪不得你。咱們打了勝仗啊!這下子,朝鮮人慌了吧。」

「不僅慌了,也都再度擁簇了過來。那回漢城的裴昌明且不說。就說原來開戰後疏遠了一些的李綣、安五倫還有李之龍也都來了。而且紛紛將使館外的屋舍都買了下來,每日都有兵馬駐守。唯恐大使館這裡出了事情。」楊匯說著,驕傲的心懷不由自主地揚了起來:「哦。對了。門外此刻正有兩人求見,一人是元斗杓,一人是兵曹參判裴昌明。其中,裴昌明一入漢城便拜了帖子,早早候著求見,元斗杓則是剛到。」

「他們倒是乖覺,哈哈。」倪元璐沉吟稍許,又道:「裴昌明是從殿下手中被釋放出來的,一入漢城就來拜見恐怕是有事的……見裴昌明。至於元斗杓……先晾半個時辰。」

……

景福宮內。

李倧出了景福宮,將自己的神情掩藏在了表情中。遠處,金慶徽走來,問道:「王上可有吩咐。」

看了一眼這位金自點的親信,李倧緩緩搖頭:「從宮裡出來透口氣。不必吩咐,你出去吧。」

金慶徽躬身退開幾步,但顯然沒有消失的意思。

李倧站在景福宮門口,默然沉默了上百息的時間,良久他這才招來一個太監,問道:「李元老還沒進宮嗎?」

那太監跪在地上,支支吾吾。

金慶徽走了過來,躬身道:「王上,末將再派人去催。」

「不必了。」李倧漠然道:「黃瀷去催了。」

金慶徽又是走開,沒多久,黃瀷與李元老都進宮了。

當身後大門關上的時候,迎面襲來的溫暖讓李倧身子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沉默一會兒,李倧看著這兩位老臣,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躬身朝著兩人道:「兩位愛卿,寡人一身所託,都要依靠兩位了。」

「王上折煞老臣了……」

「王上折煞老臣了……」

……

兩人箭步沖了過去,死死扶起了李倧紛紛道:「王上一聲令下,老臣縱是千山萬水,亦是不負所托1

「奸臣誤國,奸臣誤國啊1李倧雙眼朦朧:「還好有兩位忠義的大臣跟隨。這番,我可總算稍稍放心一點了。」

……

「一群廢物1察哈喇猛地丟下了手中的戰報:「虧得朝鮮還有一支水師,竟是連明人的戰艦阻攔稍許都不能。」

金自點對視著察哈喇的眼睛,沉聲道:「還請大清國速速出兵。若是不然,恐朝鮮不保。濟物浦距離漢城之僅,實在危急。若是漢城不保。則朝鮮全境將為動遙」

來犯之敵不是尋常賊寇,而是有大明正統的皇太子。這代表政治合法性,也代表天然討伐不臣的正義。故而,只需要解決朝鮮漢城的反抗力量,朝鮮地方便很難會有多大的反彈。甚至,除非朱慈烺真的在漢城搞得天怒人怨,甚至來個土改什麼的。要不然,朝鮮連勤王之師都很難組織。

這與清軍來犯朝鮮遠遠不同。

同樣,金自點而今的態度也是表現得十分堅決。

朝鮮打這一仗是為了清朝人打的。若是清人不領情繼續讓朝鮮人頂在前頭不出力,也委實讓他寒心了。

「龍骨大所部三千人就在城外十里。」察哈喇一句話讓金自點喜上眉梢。

但金自點還沒說完話,一腔熱血就被察哈喇潑了一大盆冷水。

「但漢城是不能待下去了……」察哈喇卻是想得格外清楚,他還真沒有考慮過朝鮮人如何想:「明國太子也一定要想辦法克制。三千兵要守漢城是很難,野戰之中……」

察哈喇雖然自負滿清兵強馬壯,但他可不是什麼耳目閉塞之人,阿巴泰怎麼敗仗的他可記得清清楚楚:「不能倉促浪戰。」

「可是……察大人,放棄漢城,就是放棄朝鮮啊1金自點前所未有的堅決:「若失朝鮮,則我大清左翼盡喪。從此再難全師攻明1

「本將不是說了么?」察哈喇橫了一眼金自點:「有辦法克制那明國太子。本將也清楚,明國太子有所謂明、朝舊情,一時間也不會激起什麼亂子。可你就不會想想辦法?漢城是挪不動。李倧、兩班文武就挪不動了?沒了那李倧配合,沒了朝鮮兩班文武恭賀,這朝鮮一樣到不了明人的手中1

「察大人的意思……意思是……」金自點猜想到了察哈喇的目的。

「當然是迎朝鮮國王西狩平壤了1察哈喇面無表情,看著金自點:「龍骨大三千人會幫忙的。」

「這……」金自點的身子微微顫抖了起來。

他明白,察哈喇是要放棄漢城了。

仁川失守,漢城一馬平川,基本上也就陷入了無險可守的地步。漢城一石失守,朝鮮也就真的無可挽回了。

察哈喇無法容忍朝鮮的丟失,雖然朝鮮的駐軍已經出動。但察哈喇手頭只有那麼五六千的兵力,而且還不是在國內的那種強兵。這樣的情況下。死戰明軍不是可選之舉。

尤其是在多爾袞決定在朝鮮與明軍開戰的情況下,過早損失力量就太浪費了。

「這那什麼?」察哈喇不悅地看著金自點。見金自點表情不對,也明白當下時局再也不能居高臨下對待這些朝鮮人了,想到這裡,察哈喇罕見地柔聲道:「在漢城,你還要伺候那些讓你噁心得說不出話來的原黨。想想元斗杓,想想沈器遠。就連宋時烈這樣的書生,林慶業這樣的敗軍之將都要來噁心你。」

金自點表情微動。

察哈喇繼續道:「可是,只要你將李倧還有朝鮮文武都帶到了平壤去,還有誰能阻擋你?讓你金相的威嚴真正施展下去?有我大清諸軍在,誰敢胡言亂語,你只管一封帖子,便讓那奸臣家破人亡1

金自點盯著察哈喇,瞳孔之中,察哈喇原本還算粗狂的表情漸漸開始變得猙獰,尤其那「家破人亡」幾個字說出來的時候,察哈喇齜牙咧嘴,彷彿一頭張開血盆大口的巨鱷。

「好……」金自點重重地吐出這個字。

……

景福宮內。

「準備好了嗎?沈器遠那邊準備如何了?朝鮮城內,還有多少忠於大明的義士?」李倧死死盯著元斗杓,就差點要鑽進元斗杓的心裡一探究竟了。

元斗杓還沒有開口,李元老便開腔安慰道:「王上請放心,而今城內不是那金自點專橫跋扈的時候。眼下,是大明天兵即將光復的時候。眼下城內義士如雲,只要王上下定決心,定然無礙的。」

黃瀷也幫腔道:「我等已經安排妥帖,王上勿憂。」

「唯一可慮的也就是察哈喇一部清軍了。」元斗杓這位原黨領袖此刻卻沒有如兩人願,直指憂慮之處。

果不其然,李倧面色一變:「那沈器遠……」

「王上放心。此次大事不僅有沈器遠準備,林將軍也回來了。」元斗杓輕聲寬慰,說完,頓了頓又道:「林將軍此番是裴昌明帶進城的。」

李倧雙目大亮:「是林慶業1

你道這林慶業是何許人也?

這一位,卻也是而今時代一號傳奇人物了。

林慶業於壬辰倭亂期間出生於朝鮮忠清道的忠州,本貫平澤林氏,是判書林整的後代。1618年,林慶業武科及第。1624年,李適發動叛亂。林慶業在鄭忠信麾下作戰。在鎮壓李適之亂中,林慶業立下了大功,使他受到了晉陞,成為僉節制使。1633年擔任寧邊副使,在義州修築白馬山城,以防禦北方邊境。1634年兼任義州府尹。

沒兩年丙子胡亂爆發。林慶業據守白馬山城抗擊清軍,將清軍阻擋在白馬山城防線以北一帶,同時向朝鮮朝廷要求增援。然而朝鮮的大臣金自點想要獨據抗清的戰功,封鎖了林慶業增援的消息,導致了清軍的成功南下。不久以後,清軍逼近朝鮮首都漢城,朝鮮李倧逃亡南漢山城避難。清軍又包圍了南漢山城,朝鮮李倧出城投降,並同清朝簽訂和約,成為清朝的藩屬國。

此時,林慶業接到了朝廷勤王的詔書,率軍前往南漢山城救駕,甚至擊斃了皇太極的外甥要槌。然而,在到達南漢山城之前,朝鮮就已經彎然皇太極得知了自己的外甥被林慶業所殺,但是皇太極對林慶業保家衛國的崇高行為十分欽佩,赦免了林慶業的死罪。林慶業層感嘆道,如果他手下擁有至少兩萬人馬而不是區區的三千人,他將率軍北伐襲擊清朝的首都盛京,若是如此,朝鮮顯然不會落到如此境地。

作為朝鮮與滿清戰陣中成長出來的朝鮮名將,若是僅如此也不奇怪,最為難得的是林慶業對明朝的忠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