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三章:關稅主權入手(限免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關稅主權入手(限免第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強烈推薦一家手工曲奇店,在淘寶搜索「妙蕾」,有一款10多種口味的什錦曲奇,超級美味!適合邊看書邊吃,書友們不要錯過哦!

「朝鮮世子李就在瀋陽,這意味著他們隨時可以扶持起另一個朝鮮,然後將我們拖進戰爭的深淵裡。讓我們難以回撤國內,如果簡單地點到為止,恐怕察哈喇與金自點隨時都會南下,以李倧的水平,不難想象會再次投降……」倪元璐的分析鞭辟入裡。

謝洪運道:「如果我們能夠將朝鮮戰場上朝鮮人的反抗力量都掐死在漢城,那麼我們便可以輕鬆地繼續執行朝鮮戰爭,通過朝鮮戰爭威脅建奴側翼。但眼下,我們唯一只能威脅到的只是朝鮮的得失。相反,清軍卻可以肆虐我們大明國內的腹心之地。比如……京畿。」

「戰略勢態相比過去,更加嚴峻了。」徐彥琦道:「但如果回國……」

徐彥琦沒有說下去。

就如倪元璐所言,如果回國,失去了明人的支持,以李倧膝蓋的堅硬程度肯定會重新跪倒在清人的面前。明國也將自此失去信用,下次再回來還能得到多少支持就難說了。

場面又安靜了下來。

這時,寧威進來對朱慈烺道:「殿下,元斗杓、沈器遠、林慶業等朝鮮將官求見。」

朱慈烺站起身,道:「大家先討論著。我去接見他們。」

說完,朱慈烺離開了會常

⑧☆,..

只是,即將見到朝鮮文武的時候,朱慈烺卻不由停住了腳步。

寧威見此,欲言又止。

朱慈烺道:「沒錯,我自己也沒做好決定!這恐怕是一個決定國運的時候埃」

「但無論如何,我都要面對這一切。」朱慈烺又加了一句。

花廳里。朱慈烺見到了這三位朝鮮原黨中人。

元斗杓與沈器遠都是文官帶兵的表率,雖是文人。卻不掩身上那股子精幹的氣息。兩人都是精力充沛,意志堅定之人。至於林慶業。反而見了朱慈烺后十分安靜,只是靜靜打量著朱慈烺。

一番見禮不提,賓客落座,客套話未提,元斗杓就開門見山道:「朝鮮小臣元斗杓斗膽求問,上國天兵與朝鮮之局將如何處置?」

朱慈烺道:「孤此番前來,自然是為了光海君之事。若當今朝鮮國王重返為大明宗藩,提兵北上進攻清國,自然你我重新化干戈為玉帛。為此。孤也知曉此番大明入軍朝鮮,諸位是功勛卓著的。」

「分內之事,愧不敢當。」沈器遠道:「王上為奸臣所迷惑,以至於坐下助紂為虐之事,吾等身為人臣,自當苦勸改變。眼下王上已然明悟,不再為奸臣所誘,重返大明宗藩之事為理所應當。便是為宗主大明出兵胡虜,亦是理所應當。只是小國寡民。兵少將微財政稀缺……」

說到這裡,沈器遠愣楞地盯著朱慈烺。

朱慈烺卻沒有接話,他明白這時試探。

見此,場面頓時冷場下來。

此時元斗杓道:「當然。朝鮮上下便是省吃儉用,亦是會湊出北伐胡虜之事。只是小國寡民畢竟是兵少將微,懇請大明強軍留駐。北上剿滅胡虜餘孽。那金自點為朝鮮內賊,之事而今朝廷無兵。只能盼上朝出兵相助。」

「駐軍?」朱慈烺心中有些奇怪,雖然是宗藩國。可萬萬沒想到,權力是這般大。看來明國與朝鮮的關係在這個時代還真是鐵啊,當然,用父與子的關係來套用明國與朝鮮的關係,那權力真是不一般大了。甚至可以說比起後世的美國爸爸與日本國的關係還要緊密,還要強硬。

「此為朝鮮上下心愿1見朱慈烺一動,三人齊聲高喊。

朱慈烺來勁了,道:「駐軍之事為理所應當。其中軍資雖然理當大明負擔,但朝鮮上下按理也當有貼補。」

「這時應當1元斗杓當即應下,唯恐朱慈烺反悔。只不過,應完了,這才微微有些猶豫道:「只不過本國畢竟財計缺乏,連年戰火……」

「不急不急……」朱慈烺一反常態地輕鬆不少心道:只要你答應了下來,我還缺辦法弄錢么?當然,朱慈烺的辦法就高級很多了。

只見朱慈烺輕咳一聲,道:「想必諸位應是聽過孤在國內的改革吧。」

林慶業若有所思,沈器遠還在細想,元斗杓卻是猛地驚醒:「殿下莫不是要改我國稅制?」

朱慈烺的事情說來說去,都是首先有了銀子這才置辦下來這麼滔天的基業的。自然,財政政策也是一流的。

朱慈烺笑眯眯地道:「的確如此。」

「不可啊1沈器遠大喊道:「公卿兩班為我朝鮮之根,這……」

「不要激動,不要激動1朱慈烺哭笑不得:「孤說的不是這個,是關稅之事。」

「關稅?」三人都是暈乎了。

見此,朱慈烺心中感慨。不由地想起了當年日本與清國互相簽訂的互相出賣主權的那個條約……

一群土鱉連主權概念都不動,眼下不趁著上佳時機坑一把更待何時?

當下,朱慈烺就道:「這時本國新設的新政,便是開放對外貿易,針對那些往來通商的貨物進行抽稅。這是新設稅種,不至於引起反彈。海上貿易之豪富,想必諸位也是明白的。與大明通商之利潤,更是驚人的。當然嘛,這畢竟是新設稅種,朝鮮國內恐怕無人清楚。為此,我建議與大明簽訂關稅協定,由大明海關總署指導海關建立,處置海關業務。諸位以為如何?」

沈器遠一聽,頓時也不激動了。

要是朱慈烺將注意打到田產田稅上,他們還真受不了,必定離心離德。可朱慈烺沒有對既得利益動手反而是新開海上外貿,對海關收稅,這便是毫無抵觸了。畢竟,沒有人在這裡會受損,相反,只要想到海上貿易,每個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忘記那驚人的危險,想到那百分之三百的利潤。

百分之三白啊,已經足以讓人走上絞頭架上了。

元斗杓與沈器遠紛紛點頭:「那就感謝****上國的指導了1

兩人紛紛心道:這是學習的機會啊!

至於關稅主權不經意間就這麼心甘情願賣了,兩人一點都沒有反應過來呢。

未完待續。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