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四章:緊急軍情(百萬限免有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緊急軍情(百萬限免有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元斗杓見此,有些微微過意不去,道:「上國駐兵我朝,更是需要費心費力指導海關之事,委實太過辛苦了。不如,我朝還另外每年劃定犒勞軍資吧。」

「真是太客氣了……」朱慈烺連道不用:「駐軍之事本是應該的。」

朱慈烺倒是真的覺得心虛,這才剛剛把人家關稅主權給拿走了呢。

就當朱慈烺還想謙遜的時候,一直沒開腔的林慶業忽然道:「殿下,敢問平壤金自點、清國察哈喇、龍骨大等人如何處置?」

猛然間,屋內一片寂靜。

元斗杓與沈器遠都猛地想起來,這次來的主要事情都沒解決呢!

「敢問殿下駐軍多少?」沈器遠連忙道。

元斗杓也是吞了口唾沫,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殿下……何時再啟北伐?對了……聽聞清國南征……這……這……」

帳內突然安靜了下來。

朱慈烺明白自己被逼到了牆角。

望著三人的目光,朱慈烺心思猛地平靜了下來。

見朱慈烺一時間不說話,元斗杓與沈器遠都沉默了下來,彼此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心中的憂慮。

場面就這麼沉寂,氣氛也逐漸開始壓抑起來。

角落裡,林慶業看著沉默的朱慈烺,張開口幾度想說什麼,都不由重新收祝就當元斗杓想再度催促的時候,張鎮忽然大步沖了進來,沉聲道:「殿下……緊急軍情1

四雙眼睛齊刷刷地落到了張鎮的手上。

那裡,有一封染著鮮血的信封。

「抱歉。」朱慈烺站起身,走了出去。

觸摸著信封上因為染血而變得粗糙的信封,朱慈烺心道不妙,拆開一看。不由愕然道:「消息確切?那吳三桂真敢如此1

「吳三桂私通滿清,密謀叛明!擬十月末秋收時開關納敵……」

「消息首先是山海關的錦衣衛總旗吳芳得來,只可惜事涉不密被探聽到了消息。山海關里三十多號兄弟。最終東逃進盛京這才找到一個單線同僚將消息傳來。屬下獲悉后已經密令京師錦衣衛出動,初步得到的消息的確是山海關的錦衣衛番子不論良善都被拿了下來。吳三桂的名義用的是有內賊。還抓了幾個真漢奸栽贓。」張鎮低聲地說著。

朱慈烺眉頭擰著,久久無法平復。

若說突然,吳三桂有意造反還真不算突然。

遼西將門組成的關寧軍閥對於大明而言關係複雜,在孫承宗時代,國力還算振作,財政亦是順暢,朝廷雖然黨同伐異,但好歹軍力控制、政令傳達都是正常。

但伴隨著孫傳庭身死。袁崇煥被凌遲,滿桂、盧象升、洪承疇等幾番朝廷主力逐漸被擊垮,關寧遼西將門的心思就漸漸變了。養賊自重,要挾朝廷便成了主旋律。一國之安危在一隅之地的時候,朝廷都不由投鼠忌器,不得不每年投入重金在遼西身上養著。尤其是朝廷越發疲弱,控制力逐年下降也給了吳三桂野心膨脹之機。

當洪承疇松錦大戰慘敗,錦州投降,連祖大壽也被抓去投降后,整個遼西局勢就更加複雜了。

一來。關寧軍對於此番大戰折損慘重,朝廷此刻無法補給便要只求立足,自然不大聽使喚。

二來。祖大壽投降滿清后,關寧軍上下人心動搖,士氣再難維持。

最重要的第三點還是朝廷又有了朱慈烺,有了皇家近衛軍團。這番正統嫡系的強大武力軍功赫赫,如啟明星一般閃亮,讓朝廷看到了鎮壓軍閥,不再投鼠忌器的希望。

就連崇禎新拿了銀子,在安慰關寧軍的時候也悄悄開始扶持唐通部,又支持這個時空里沒死的陳新甲再建京營。

而這。也讓吳三桂危機感頓生,有了勾結建奴的心思也不足為怪。

「若是山海關不保……那建奴就可以長驅直入了。十月。十月1朱慈烺輕輕放下了手中的信封,喃喃地道:「十月埃距離眼下就只有兩個月不到的時間了。」

「兩個月,似乎僅僅只夠讓我回國的時候。去登州?去天津……?」朱慈烺轉過身,看向花廳門后的那幾個使者。

「是時候做出選擇了1朱慈烺心中喃喃自語。

是礙…建奴是很厲害,按照原定歷史,積蓄到如今的滿清已經擁有了入關的實力。山海關的吳三桂已經不靠譜,建奴入關也可能是如歷史上一樣攻克北京,問鼎天下!

要是這一次被你們得逞,讓你們贏了。那我就大輸特輸了,身為大明的守護者,皇太子,我一直以來打下的威望都要付之一炬。

大明的中興的希望就要這樣戛然而止,漢家兒郎要在三百年間披上豬尾巴一般的金錢鼠尾。天下文明之光墮入黑暗的奴隸時代,舉國以成為皇帝八旗之奴為榮耀。再無所謂一點榮光。

而現在,更是陷入了一個兩難的轉折點。

陷在朝鮮,就等於是無根之萍。放任建奴入關攻克北京,那河南、山東這兩處經營依舊的基本盤也將毀滅,這麼久的奮戰都成了夢幻泡影,只能走上南明的老路。甚至,那時疲憊回撤的皇家近衛軍團能否抵抗住建奴的入侵都難說……

這一場鬥爭太難了,難到忍不住就想這麼將朝鮮的事情都拋棄掉,將此前決意的努力廢棄,連忙承認「錯誤」,承認自己被多爾袞這一招擊打得有些喪氣,而不得不跟著對方的步伐回國,以期疲憊之師能夠抗擊清軍。

似乎太難了,軍議都沒有一個人還看好繼續留在朝鮮。每個人彷彿都在苦勸著朱慈烺收回成命,回國,跟著多爾袞的鞭子走。

「但我偏不1朱慈烺心中堅定地吐出這四個字:「這一場鬥爭從一開始就是你死我活啊,我又為什麼要逃避,跟著你多爾袞的步伐走?」

「兩個月的時間是很少,太少了。」

「沒錯,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沒錯。這一場戰爭太過關鍵了,決定著我大明與建奴、與李自成、張獻忠以及朝鮮人的生存,它決定每一個人切身榮辱,決定大明未來。它慘烈、殘酷、無情透著最堅決的意志迫使我們必須用盡全力,絕無一點保留。」

「真是危險啊,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彷彿我的結局依舊是被擄掠進北京問斬。」

「但那又如何呢?」

「來吧,我已經決定了,我無畏懼1

未完待續。

ps:感謝大家的支持,這本書寫得有些不甚滿意,之前加班卡文檢查也不夠細緻留下一些錯別字。現在勉力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寫出更好的東西。微言會不斷進步,寫出更精彩的故事彙報大家的,鞠躬!感謝~地球~儀?打賞了?100?起點幣ljhljh?打賞了?100?起點幣會稽山人007?打賞了?10?起點幣任性不是錯?打賞了?100?起點幣書友1603121…?打賞了?10?起點幣感謝~書友150910222722432?投了?1?票這是你大爺哈哈哈?投了?2?票裸奔在地獄?投了?2?票悲落?投了?2?票g56?投了?2?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