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五章:目標:直搗黃龍(限免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目標:直搗黃龍(限免加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

朱慈烺重新回了花廳。

一進來,三人的目光刷刷便看向朱慈烺。

三人沒有說話,但那種凝實的目光將心情表露無疑。每個朝鮮人都心中苦悶,他們明白,自己的命運大多數時候不能夠自己掌握,在半島之上,他們永遠要侍奉那個最強大的國家才能延續自己國家的命運。

眼下,朱慈烺便是這個決定朝鮮命運的人。只是三人心中都有一個疑問:多爾袞的力量是否已經讓朱慈烺失去了決定朝鮮命運的權力。

「大明會拋棄朝鮮嗎?」這句話沒有人說出,但三人的眼神顯露無遺。

「朝鮮既然已經復歸大明藩屬,那此次事關朝鮮未來的事情,各位也關係切身。既然如此,一起參加軍議吧。」朱慈烺說罷,帶著三人走進了大明駐朝使館的大廳里。

圓桌上,眾人起身,等待著朱慈烺入座。

每個人的目光都是透著沉重,就連三位朝鮮原黨領袖來了也是毫無分心。

倪元璐將會議記錄拿起放到了朱慈烺的身前,朱慈烺點頭致意,一頁一頁地翻開會議記錄。上面,一條條反對的聲浪如同浪濤一樣,將繼續戰鬥的力量一點點拍碎。

而朱慈烺的心,便在一次次的拍擊之中變得不斷強大。

最終,當最後一頁翻閱完畢,厚重的會議記錄被重新合上的時候,朱慈烺拿起了那封染著鮮血的密信,道:「國內的戰友們為孤傳來了一個很不幸的消息,山海關的將領吳三桂密謀投清,初步分析,此事恐怕有相當高的真是幾率。而現在,距離吳三桂約定的時間已經只有不到兩個月了。不得不承認。多爾袞很厲害,建奴的軍力很強大,蒙古人的配合也加劇了這一事實。實事求是地說。我們的敵人陰狠而狡猾。」

元斗杓與沈器遠面色凝重,但林慶業卻是目光灼灼。盯著朱慈烺眼中彷彿要燃燒起來。所有人紛紛神色端正,他們明白,朱慈烺要下決定了。

「只是滿清建奴依舊沒有明白一件事。」朱慈烺的聲音漸漸高亢起來:「勤勞勇敢的漢家兒郎們,是永遠不會被戰爭的恐嚇所嚇到的1

「戰爭,從來沒有擊敗我們。哪怕一個戰士的肉體倒下了,依舊有千千萬萬忠誠的愛國義士挺身而出,延續著這樣越發茁壯的偉大精神。」

「戰爭,永遠只能鑄就我們。將漢家兒郎身上的骨血越發堅硬,讓正義的信念團結所有的同胞。」

「所以孤不畏懼戰爭,他們的反擊越是兇狠,便是越發色厲內荏。而我們要做的,便是用最強的音符,奏響我們不屈意志的凱歌1

「孤已經下定決心,將從朝鮮漢城發起進攻北上。孤會投入更強大的力量,從漢城出發,將察哈喇與金自點這些背叛大明的亂臣胡虜一一殺盡!多爾袞意圖威脅京畿來迫使我回援,但我會告訴他們。大明不會畏懼戰爭。孤會親征北上,直搗黃龍1

「目標,盛京1

倪元璐、謝洪運、徐彥琦以及在場大明將官見此紛紛起身:「北征建奴。直搗黃龍1

元斗杓聞言,雙目濕潤:「朝鮮上下,萬世銘記此大恩1

「大明再造朝鮮三世,我等定為此大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1沈器遠說完這些,激動難言,渾身顫慄。

林慶業跪在地上,大聲道:「三韓健兒誓隨皇太子殿下殺盡胡虜1

「殺殺殺……」

……

「癸未羊年,當時的皇太子殿下宣布了北上進攻建奴與金自點逆黨的命令。消息傳回總參部,一片沸騰。哦……不對。那是還叫軍機處。是殿下為了繞開國內非議而另起的小衙門。誰也不會想到,殿下的這一個彷彿只是不經意的舉動會對整個世界造成這麼大的改變呢。話歸正題。殿下親率大軍親征的消息無限鼓舞了戰士,也將所有新上任的軍師們推上了腦漿磨坊。每個人都開始為了接下來的計劃絞盡最後一點腦汁。」

「軍機處需要在短短的五天內提供五百里道路上的行軍計劃、準備妥當出征的一萬兩千名戰士超過兩萬名朝鮮夫子的口糧、軍火以及……全部的戰爭計劃。來訪的朝鮮新任領相元斗杓問我們有什麼幫助。我將三分之一的計劃透露給了他。大明佔比戰兵共計7560人,將將官,一日糧每一名是1升5合,馬匹6700匹,將領等官之馬不在數內,每一匹日給料豆3升。以此計算,則7560人的糧食一天是113石,2個月則需要米131287石;馬一日用豆201石。為此,尚未計算所需輔兵之用。而軍機處得知漢城以及海船倉儲留谷之數大約有51488石,豆33127石……,抽西補東軍糧可以支應30餘日,馬豆則似乎不足……」

「直到現在我都記得元斗杓當時驚訝的表情,他問我: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樣恐怖的計劃?我告訴他:在皇太子殿下出現前,面對這樣的計劃,都不會有人想到完成。元斗杓問:那殿下出現后呢?我只告訴他:在殿下的帶領下,我們出現了1

「五天後,我們準備妥當,吹響號角,向北出發。」

「我們高呼著口號,那是:直搗黃龍1

摘自《朝鮮建州戰爭回憶錄》。

北部朝鮮是金自點的老窩,平壤城更是一早就駐紮了龍骨大所部清軍被堅守。當察哈喇、金自點退回平壤城以後,就彷彿魚兒重新回到水中一樣,再度恢復生命力。

平壤不在海邊,南浦距離朝鮮有一百四十里。這個距離足以讓察哈喇與金自點留出足夠的緩衝將朱慈烺試圖登陸的想法掐死,在更少有原黨中人存在的平壤,察哈喇與金自點顯得更加自信。他們明白,在短促的時間內,朱慈烺沒有更多的物資發起第二次登陸之戰。

戰爭的焦點很快聚集到了內陸,在滿清將官的刀兵之下,無數朝鮮壯丁被趕出屋舍,走上戰常面對蠻不講理的女真人,金自點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權力。他發出了慷慨激昂的戰鬥口號:讓百萬朝鮮男兒的鮮血埋葬來犯明兵!未完待續。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