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七章:激戰黃海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激戰黃海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從沒有這樣一場檢閱讓人激動人心,高高在上的皇太子親臨一線與普通的士兵共呼吸。他踐行了自己的承諾,親自帶領士兵們向罪惡的建奴政權發起進攻,向背叛大明背叛了朝鮮的逆黨清剿。

在這樣的危險的戰鬥里,朱慈烺策馬在前,用堅毅的目光激勵每一個人,用鏗鏘的話語鼓舞著勝利的信心。

當歡呼聲響起一個時辰后,漸漸密集的馬蹄聲也開始響起,踏在地上混雜的腳步聲也不斷在四方響動。

這是朝鮮與建奴的聯軍出現的信號。

二十九號上午巳時剛過,到了午時的時候,柳泉接到命令,向有馬蹄聲的地方開炮。

轟鳴的炮聲奏響了戰爭的開端,緊接著虎賁營校尉劉勝率領麾下所部精銳充當了先鋒向位於沙里院的朝鮮人營地發起進攻。

決定整個東亞文明的一系列戰爭開始了第一場爭雄。

關於這場戰爭,後世無數史學家們不吝筆墨,耗費心力描寫。人民不厭其煩地傳揚著戰場上老兵以及雙方戰史的描寫,試圖最大程度復原那一刻刻的驚心動魄。

一會兒說著《大明當代史》中關於劉勝的英勇,一會兒寫著流傳於朝鮮民間《抗清點擊將錄》中對龍骨大騎射之精。

無論是從地面上觀察雙方進攻與防禦的你死我活,還是從天空之中俯視眾生的兩相糾葛,亦或者從朱慈烺站在高台中的望眼鏡里,在披著全身甲,罩在面甲的劉勝眼窗里這都是偉大的。

這是一場牽動萬眾心弦,叫人用生命去體會的現代史詩。一會兒充斥著殘酷廝殺的血腥,一會兒升起救護彈夾里透出光明的希望。兩者不斷來回。充斥在戰場里最終變成了一場無可捉摸的命運詩篇。

這場戰爭是真正勇者的劇場,因為整個東半球文明的興起與衰敗都系在了大明皇太子朱慈烺的身上。

他的橫空出世照亮了大明末世的頹喪,他的勝利吹響了大明中興的號角。他存在於朝鮮,便將用最鋒銳的劍。劃破滿清即將帶給東半球三個世紀的黑暗。

巳時過後的午時里,劉勝發起了第二次衝鋒,一度他攻佔了沙里院,又被依靠村寨屋舍進行巷戰的朝鮮兵反抗所僵持。

當劉勝親自發起衝鋒試圖突破僵局的時候,龍骨大在劉勝最不想出現的時候從側背攔腰衝來。

虎大威迅速調動了齊賢所部的第三步兵營與猛如虎所部的第七步兵營。

戰爭由此大打出手,清軍的衝鋒與廝殺是悍勇的,他們的突然衝鋒將虎賁營攔腰折斷。但更加剛烈的是劉勝,他將進攻的任務丟給了自己的副將。便帶領了親衛領了兩個百戶就反過來朝著龍骨大發起了衝鋒。

上百顆震天雷丟出,身披全身板甲的劉勝第一波衝鋒后就見二十多具屍體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但劉勝不在乎,他的身後已經有了一個百戶的火銃隊列隊完畢,開火射擊。

他們的存在阻攔了清軍一刻鐘。

但對於齊賢與猛如虎而言足夠了!

披掛上陣的兩部步兵營迅速纏住了龍骨大,虎賁營的衝鋒依舊,大軍迅速在沙里院的中心地帶大打出手。

重新獲得優勢的明軍歡呼擂東,朝鮮人暴露了一慣不靠譜的尿性,戰場上,越來越多的逃兵開始出現。

當然,那是朴昌勇部朝鮮人的!

這一刻。哪怕金自點親自站在這裡用重金招撫都不會再有效果。

但朱慈烺卻猛然放下瞭望遠鏡:「虎賁營的前鋒突出得太多了!騎兵營立刻出擊,繞道側翼,接應虎賁營的先鋒!徐彥琦!飛熊營立刻增援上去。壓垮龍骨大1

……

劉振的騎兵營出擊了,這個因為馬匹轉運困難而一直到收復漢城才進抵朝鮮的部隊渴望用戰功證明自己。劉振這位曾經意氣風發的將領此刻更多了內斂,騎兵營的進攻也更多了成熟。這支最難成長的兵種已經擁有足夠的自信,他們輕巧地突破了朝鮮人的阻攔繞過了沙里院,即將接應虎賁營的時候卻看到了在樹林后隱藏著的察哈喇。

這位滿清老將帶領著附近趕來增援的兩千披甲精兵與一千生女真與一千漢兵剛剛衝出樹林便與劉振迎頭相撞。

騎兵營上下千餘人不懼為難地發起了進攻。

面對四比一的懸殊,尤其是在漢人並不擅長的騎戰上,清軍士兵興奮地嗷嗷叫著發起衝鋒。

察哈喇此刻卻越過視線,看到了飛熊營的出擊。

這意味著朱慈烺已經竭盡全力,這一次他甚至都沒能維持相對龐大的親衛隊而是大多下放充實進了一線。

當飛熊營進入戰常這也意味著朱慈烺除了文職、輜重與炮兵再也沒有更多的武裝力量。

「明國皇太子拚命了……」察哈喇看著衝殺來的漢軍騎兵,腦袋裡突然冒出一個辭彙:「劫殺1

「是我能更快乾掉這一部騎兵。還是……明軍先一步擊潰龍骨大,主力合圍我軍?」察哈喇腦海中急劇地想著。

當飛熊營衝殺上龍骨大部三千餘清軍時。察哈喇猛地平靜了下來:「我大清是不可戰勝的!女真勇士們,殺敗眼前的明軍,整個朝鮮便是爾等隨意擄掠之處1

「殺啊1

數千清軍歡呼著加入戰常

以沙里院為中心的數里方圓內成了名副其實的絞肉機。

察哈喇平靜的目光里,隱藏著難以描述的不安與激動。

「尚書星訥就在黃州……我們,贏定了1

當日頭稍西午時剛過的時候,太陽漸漸不再那麼嚴酷灼熱這片土地。沙里院到處覆蓋著屍體與試圖離開修羅場的傷兵,足足有兩千具。

可是除了殘酷血腥的傷亡外雙方什麼都沒有得到,劉振遠比女真人想象的堅強,龍骨大也敏銳捕捉到了戰情撤回了沙里院依靠著眾多的民房進行巷戰,並且竭力打通與朝鮮人的聯繫。

朱慈烺與察哈喇都用平靜將內心的焦慮掩蓋,他們明白,誰能引發接下來的變數,誰就是勝利者。

只可惜,這樣的變數都已經不在手中緊握。

勝利的天平彷彿薛定諤的貓,無法確切。未完待續。

ps:另外~感謝這兩天打賞的讀者大大們,名單較多沒記錄上,在此都鞠躬致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