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六章:山海關旁現強敵(合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山海關旁現強敵(合併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就當皇家近衛軍團在朝鮮大勝的時候,大明國內的局勢卻開始不斷惡化。`

為了平定李自成之亂,崇禎皇帝於十六年六月讓讓張溥帶著錢糧去陝西支援。然而,命運卻有些不眷顧張溥。

張溥帶著重金抵達開封的時候,已經升任河南布政使的黃澍建議張溥暫緩行軍。此刻洛陽已經被李自成重新攻佔,黃河水面也不再安全。黃澍上書南京,增援水師護送。

只是在張溥看來,此刻不進洛陽尋找孫傳庭扭轉時局更待何時?於是張溥執意進入陝西,只可惜,黃澍的預料不幸言中了。

張溥一頭衝進去就被李岩組織人馬俘獲。到了這時張溥才現,此刻不僅洛陽被李自成佔據,就連整個關中也也岌岌可危。

十六年六月,朱慈烺渡海遠攻將這一攤子交給崇禎皇帝后,眼見最後枷鎖不在的李自成開始迅行動了。他自己會同劉宗敏等統率農民軍主力,由洛陽西攻潼關,向西安進;同時派、白鳴鶴、劉體純、藍應誠帶領右營十萬兵馬作為偏師,從河南鄧縣地區出,從陝西商洛進軍與李自成會師西安。

六月初,李自成大軍接近潼關。總兵白廣恩部紮營於關城外通洛川,總兵高傑部紮營於南門外西山頭,孫傳庭自己組織城中民壯守城。六月初六日,農民軍從陶家莊進抵達官坡,開始衝鋒進攻。一戰之下,高傑部連抵抗都沒有就向西逃竄。白廣恩部稍稍抵抗了一下就失敗了,也頂不住,沒多久望風而潰。此時,官軍士卒的家屬都在在關城裡面,士卒們爭先恐後地逃進關城,保家人奪門而出,各部慌亂,抵抗無處維持。由此,潼關告破。

唯一僥倖的是。慌亂之中,孫傳庭和監軍副使喬元柱得到魏雲山率領百餘錦衣衛精騎相助得以西逃。

潼關一破,通往西安的門戶就打開了。李自成留馬世耀鎮守潼關,統兵繼續前進。農民軍到達渭南時。明朝知縣楊暄籍子弟乘城固守,本縣舉人王命誥卻開門迎接農民軍入城。七月初十日,李過所部前鋒攻克臨潼縣。次日到達西安城下。

此刻孫傳庭雖然在西安,卻苦於陝西上下兵馬盡數失卻,城內人心惶惶。路上竟然有人唱著十八子主神器的童謠,官府對此也無人敢管。

趕到西安的魏雲山建議孫傳庭留下城內五千川兵西去。`孫傳庭雖然答應考慮,卻還希望苦守,於是向秦王朱存樞借錢為官軍籌措軍餉。依靠藩王尿性,朱存樞當然毫無懸念地拒絕了。孫傳庭大失所望離開。守城副將王根子聽聞后頓時決定投降李自成,約書李自成攻城。

還好魏雲山消息暢快,將此消息報給孫傳庭后,王根子被殺。這時,魏雲山又爆出一個重磅消息,將朱慈烺留下來的命令公布。

原來。朱慈烺一早就有隱憂擔心自己這個倒霉老爹根本撐不住陝西局勢,將大明最後一個帥臣坑死,於是讓錦衣衛千戶魏雲山親自出手營救孫傳庭。

當然,營救孫傳庭也不能是胡亂營救,沒頭沒腦沒章法的,將人揪出來就完事。

作為皇太子,南京監國,朱慈烺要營救的格調就高多了。一紙命令藏在魏雲山的懷裡,只等孫傳庭守不住西安了這才拿出來,上面給了孫傳庭撤離西安的職權。

而且。這一道看似尋常的命令卻成了後世大明史學家反覆專研的重要材料,紛紛都說這一道軍令展示了朱慈烺極高的軍事素養和戰略目光。

皇太子的命令上說道:「官軍與賊軍的力量實際上已經形成了逆轉,陝西乃至整個西北在這樣的戰略勢態下作戰,不能再繼續一城一地的得勢。要開始反思朝廷在政治上的**。組織上的軟弱無力,轉移大明菁華之輩離開,保全己身。同時,你們接下來的戰鬥要著力於消滅李自成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離開西安。捨棄大城,保全精幹的力量,這是我給你們的權力1

孫傳庭收到命令后,淚流滿面,久久無言。

一個時辰后,孫傳庭卻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渾身散著蓬勃朝氣,整個人都顯得新生一般,爆了無窮的力量開始動員西安上下的將官士子,甚至連書院里的讀書人都被組織了起來,動員這一場大轉移。

他們將滿城讀書人,尤其是那些年輕朝氣蓬勃的年輕士子、書籍、官府文書賬冊、糧米以及不多的金銀都開始朝著秦風隴西等地轉運。

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搬家開始了。

七月二十一日,李自成率領農民軍佔領了西安。不願意隨同孫傳庭離開的秦王朱存樞被活捉,配合孫傳庭組織陝西文書賬冊百姓士紳離開西安的陝西巡撫馮師孔、按察使黃炯被得以撤退,沒有死在城破之中。`布政使6之祺等則選擇投降李自成。

李自成雖然只得到了人口下降眾多幾乎一座空城的西安,卻也興高采烈,立即著手安民,下令不得妄殺一人,誤者將吏償其命。一番措施下,李自成竟是迅穩定了西安的局勢。

與此同時,由等人統率的農民軍右營,從河南南陽地區出后,於六月十二日進抵陝西商州,十五日攻克該城,處死驅民頑抗的明朝商洛道黃世清。十七日,佔領洛南縣。會同李自成所統主力會師於西安。

至此,李自成親率后營和劉芳亮所部左營組成的大軍,向北追擊明總兵高傑部官軍,奪取陝北;田見秀率部南下漢中,追擊總兵高汝利部,打通南下四川的孔道;劉宗敏等西向追擊白廣恩部官軍,攻取寧夏、甘肅、西寧等地,追殺一路逃去的孫傳庭。東面,則由李過駐守洛陽對抗皇家近衛軍團的陳永福部。

當然,那時的陳永福還不知道自己會被調往京畿,變成宰輔與邊疆將門對抗的棋子。

不多久,李自成統領劉芳亮部大軍於八月到達延安。高傑一路奔逃,竟然最終跑去了江北,而且部下逃散亦是不多。不久,李自成改延安為天保府。米脂為天保縣,清澗為天波府。

唯有陝北的榆林守軍依舊是忠勇,繼續抵抗。榆林是明代北邊重鎮之一,居民多隸軍籍。以當兵為職業;出身將門的子弟也特別多。李自成一面派辯士舒君睿攜帶白銀五萬兩招降榆林諸將,同時命劉芳亮率領大軍七萬隨後進,以便勸降不成即用武力攻齲

榆林總兵王定眼眼一番商議,決定與榆林道都任和、總兵王世欽、侯世祿、侯拱極、尤世威據城抵抗死守。按照原定歷史,榆林一鎮投降的徒死的戰死,逃跑的逃跑,結局悲慘。但這個時空里,孫傳庭卻得到了監國皇太子殿下的命令,依據「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的戰略思想,自然不願意這些還算有節操的將官丟失在這裡,於是一紙令下,也准了他們西撤。

至此。延安被李自成佔據,陝西北面稍稍平靜。

田見秀部的南下漢中比較順利,沿途州縣望風歸附。七月十二日進抵城固縣,圍攻四日,克其城。明總兵高汝利企圖逃往四川,於途中被農民軍追迫投降。漢中地區平定后,田見秀留部將賀珍、韓文領兵鎮守,自己返回西安。

此時,除了劉宗敏還在朝著西邊與孫傳庭斷後部隊作戰,整個關中、河南西部、湖廣北部盡數為李自成所據有。

沒多久就連白廣恩也重新投降李自成。

到了崇禎十六年九月一日時。李自成宣布建國,改元永昌。改西安為長安,稱西京;以明秦王府為宮殿。追尊其曾祖以下為皇帝,母呂氏為太后。冊封高氏為皇后,陳氏為貴妃。封功臣以五等爵。權將軍、制將軍封侯;果毅將軍、威武將軍封伯、子、男。封汝侯劉宗敏、澤侯田見秀、蘄侯谷英、亳侯李過、磁侯劉芳亮、義侯李雙喜,追封戰死的袁宗第為綿侯。

隨後更定官制,改內閣為天佑殿,明牛金星為大學士平章軍國事。宋獻策為軍師。中央行政機構為六政府,增設尚書、侍郎。改郎中為中郎,主事為從事。翰林院為弘文館,六科為諫議大夫,御史為直指使,尚寶寺為尚契司,太僕寺為驗馬寺,通政司為知政使。

又增設節度使,各省加派巡按直指使,以明臨汾知縣劉達為陝西巡按直指使,介休知縣李若星為山西巡按直指使其他如同防禦使、府尹、州牧、縣令等官大肆分封。

定五營為中吉、左輻、右翼、前鋒、後勁;旗纛前營為黑色、后營為黃色、左營白色、右營紅色、中營青色。設權將軍、制將軍、果毅將軍、威武將軍、都尉、掌旅、部總、哨總等官。

其後,李自成檢閱軍隊操練士馬,整軍備戰。儼然一國新氣象。彷彿沒了朱慈烺在國內壓制,李自成彷彿又重新恢復了一番天命之主的氣象,就如同開封一戰的失敗從來就不存在一樣。

見此,不少士紳彷彿已經認定,此刻的大明氣數已盡,跟著李自成還真的可以撈到一個從龍之功。

而這時,一個徹徹底底的意外打亂了朱慈烺的所有布局。

崇禎十六年的九月十七的大明依舊酷暑難耐,尤其是在京畿東面永平府府城外的官道上更是如此。

從薊鎮開拔而來的唐通部便是剛剛離開了永平府。沒有如皇家近衛軍團一樣的百姓愛戴,有的只是永平知府那死了爹娘一樣的棺材臉,三五句話里逃不掉一半是旁敲側擊地聞著唐通何時離開。

若不是唐通得到了朱由檢罕見大方的十萬兩白銀犒賞,唐通都要負氣地跑回自個兒駐地了。

唐通這個時空里雖然沒有過這種事,可在原定歷史上唐通就干過。那時的崇禎對唐通格外厚重,親自賜予了蟒袍珠玉。可是表面功夫好看,一番好顏色下來搜遍家底只有萬把兩銀子作為軍餉犒賞撥付。面子活做得再好,一聽就這麼點銀子,唐通既是失望又生氣地拋下京師防務不管了。

在這個時空里,撇去剛剛出了德州還未進京的皇家近衛軍團陳永福部。唐通部可謂是而今京師邊軍里僅存的一支兵馬了,曾任宣化總兵的唐通眼下官職是密雲總兵,負責京畿對北方建奴的防守任務。

當然,說是負責,到底也是要靠手上拳頭說話。唐通拳頭不硬,對抗建奴只能附城而守。可若是要去按照朝廷命令去山海關乙方,那本事和膽氣自然是不缺的。

就這樣,當時間到了崇禎十六年九月十九的時候,走出了永平府城朝著東邊進的唐通部已經快要接近山海關了。

這一天西山日落,黃昏升起,唐通站在馬上,等待著斥候將前方道路打探清楚。算算路程,他們也該到撫寧衛城了。那是位於撫寧縣北方的一個沒落衛所。官軍不受官服喜歡,便只好去尋衛所駐紮,那裡有破舊的屋舍,好歹比野外強。

「特娘的,這群窮酸書生,一聽官軍就恨不得將嫌棄兩個字寫在臉上,遇上賊寇了,這才想得起我們。要想進城歇息或者採買些軍資還得真材實料給銀子1唐通吐槽了一下,忽然間看了一眼天色,此刻黃昏已經深重,火燒雲如同烈火一樣在天邊燃氣。

可是……

「夜不收怎麼還沒歸營?潘武志,你帶人過去看看,是什麼情況1唐通沒有怒,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氣味。

潘武志是他的親兵,亦是當年弓馬精湛的夜不收。

一刻鐘后,前方的衛所城已經快看到了,夕陽已經快要落幕了。

不僅斥候隊沒有回來,潘武志也沒有回來。

「傳令全軍,整肅備戰1唐通神情緊張。

……

「可是……晚了1金錢鼠尾,身形雄壯的清國武英郡王阿濟格看著身後一萬勇士,裂開一張張滿黃牙的大口,道:「全軍衝鋒,擊潰唐通部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