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九章:而我的任務是送他見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而我的任務是送他見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義州的軍議廳里,看著信封上蒼勁有力的字跡,朱慈烺心中微微有些不妙的預感,拆開微微看了一眼便不著痕地收了回去,面目不動,神情依舊。愛玩愛看就來網 。。

雖然朱慈烺心中已然嫌棄一番驚懼的驚濤駭浪,但面上,朱慈烺反而笑了起來,彷彿是遇到了老朋友一樣,感覺到了一股親切的味道。

他明白,這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材的感慨。雙方都下出了精妙的一著,就等著對方出手了。

「山海關失守這一招,的確真的厲害,全盤打亂了我的布局。」朱慈烺凝神心道:「但這樣的影響,也到此為止了。」

說著,朱慈烺將信封手中袖中,面目平靜地看著在場的將官們:「繼續。」

場面嘩啦啦地恢復了自然,只有在座之人自己才會明白,多爾袞的來信帶給了眾人怎樣的心理壓力。

無論是倪元璐、謝洪運還是徐彥琦、虎大威等將官心中都是猜測著那封信上的內容。更關鍵的,是多爾袞這個時候寄信一封前來蘊含著怎樣的挑釁味道。

只是,朱慈烺既然不提,也沒人敢勉強。

唯有站立起來的李定國毫無影響,恢復最快,平靜地道:「謝大人所言沒錯。風險是巨大的,但風險並非是空洞的巨大。通過細緻的分析、更多的信息量與思路,依舊可以將風險精細認知,最大化可控。」

朱慈烺有了興趣,目光閃閃地看著李定國。

這無疑是一種強烈的鼓舞。

李定國平靜的心理掀起了一番激情,繼續道:「通過細分劃定我們的戰略目標就可以重新解析風險,以及另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難度!當難度適當的時候,風險也就隨之降低不再成為問題。綜合看,只要達到戰略預期的收益。這便是值得的。」

「具體到我們眼下的戰略規劃上,遠征突襲瀋陽如果以攻克瀋陽為目標,那無疑是風險巨大。難度巨大的任務。以最好情況估計,攻克瀋陽的成果固然顯著。風險和難度卻已經攀升到了難以承受的地步。」

「但是!這也意味著,如果將目標限定在還施彼身,以圍魏救趙對圍魏救趙上,只需要殲滅建奴有生反擊力量,製造瀋陽極可能被攻破的戰略優勢,我們便足以達到戰略預期目標,獲得整個戰略上的勝利。我們不需要攻克瀋陽,只需要深入腹地。消滅建奴有生力量,宣示擁有攻克瀋陽的足夠危險便能夠讓多爾袞不得不回師。」

「如此,遠征突襲的風險大降,達到戰略目標的難度大降,而圍魏救趙迫使多爾袞回援解開京畿之圍的戰略目標依舊可以達成1李定國說完這些,微微喘了口氣。顯然,這麼一長串的話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更重要的是,這一戰略方案將決定整個皇家近衛軍團的進軍。決定明清你死我活的結局。

這樣一種巨大的成就感與使命感讓他胸中熱血流淌,情緒震蕩。

懷著這樣一種情緒。李定國將目光落到了朱慈烺的身上。

他想到了朱慈烺在陸軍學校上的講話,胸中一股烈火燃起,讓他充滿激情。無畏於一直以來的疲憊,亦是不懼這個冒險方案可能對他造成的麻煩。

此刻,一幹將官們也是被李定國這一番新奇與邏輯嚴密的理論所驚訝,紛紛開始思量。一番沉默,眾人都不由發現,李定國說得很對。

但同樣,這些人也不是什麼新兵小卒了,各個都是久經戰陣的老將,一番思慮。便紛紛想到了這個計劃里的難點。

虎大威輕咳一聲,道:「若要圍魏救趙。通過威脅瀋陽逼迫多爾袞回師,那定是我皇家近衛軍團帶少數糧米也輕兵急進。可如此。重型火炮是不能想了,如此一來,攻城的手段就太稀少了。瀋陽城再如何簡陋,那也是遼東首要大城,輕步兵想要攻克是極難的,指望在**包上太不靠譜,建奴不是朝鮮人,攻入城內近身作戰就失去了戰鬥意志。建奴在近身廝殺上勇猛不下於馬戰,很容易便封堵城牆,總而言之,我部想要突襲瀋陽作戰,攻城難度的確極大。想必,這也就是李軍師提出的,通過消滅建奴有生力量從而造成威脅瀋陽之勢的成因吧?雖然能迴避攻克瀋陽的難度,但你也迴避攻城的問題。」

李定國沉默了一下,也忽然間明白了自己計劃里的缺漏:「虎朗將說得是,我的想法的確是這樣。」

徐彥琦倒是對這個冒險的方案還算認同,開口道:「這個漏洞也不是沒有彌補之處,我軍可以在城外殺傷,鼓動釋放被貶為農奴的遼民漢人,解救歷次作戰中被擄掠出關的百姓,甚至驅動在城外的女真部屬攻城。如此,逼迫女真人出城作戰。只要在野戰中殺傷敵軍,使攻守易勢,我軍便擁有了攻破瀋陽的力量。」

徐彥琦開腔過後,在場眾人倒是紛紛熱切了起來。

騎兵營劉振道:「這個騎兵營在行。可真你算盼上了,我大明這麼多年被清軍入關擄掠,也有我大明兒郎入關殺掠女真蠻夷的一天,哈哈。」

謝洪運笑道:「蠻夷,禽獸耳,不可施以仁慈。娜蝕齲便是對自己的殘忍。殿下教訓,我可是記憶深刻。」

「哈哈哈……」柳泉也是笑了:「只可惜這一回炮兵營是沒法深入進去了,既然是輕兵疾進,不管是輕重火炮都難了。唉,只可惜擲彈兵營都要些手長腿長的,不然我們倒是轉個行也來得及。」

「哈哈哈……」回憶場上的氣氛頓時悄然放鬆了下來。

但此刻,朱慈烺卻是輕聲道:「豪格部在盛京都留了下來,正黃旗與正藍旗都在。」

朱慈烺一開口,滿場立時安靜下來,所有人腦子瘋狂轉著,分析著朱慈烺的那句話。

「正黃旗與正藍旗……都在?這意味著。城內有超過萬餘的主戰力量!多爾袞沒有傾巢而出!好算計,也是好心胸。帶出大半個兩黃旗那還可以證明是為了削弱豪格,但留下正黃旗卻是為盛京防守留下了充足的力量。這是公允的戰略。亦是對我們的堤防啊1謝洪運立刻明白了這期間的意思:「殿下……敢問……方才書信上……?」

張鎮剛剛進來做了什麼都在眾人的眼皮子地下,自然沒有給出多爾袞書信的另外情報。若是在此之前。事關遼東建奴這般重要的戰略,也絕對不會隱瞞。

自然,朱慈烺能夠知道正黃旗與正藍旗都在盛京,這消息也就只有可能是多爾袞自己說的了。

果不其然,朱慈烺緩緩頷首:「多爾袞是個厲害的人物。這封信,軍機讀一讀吧。」

倪元璐接過去,只是掃了一眼,便額頭上青筋暴起。要不是倪元璐圍觀數十載火候已然熟練。此刻怕是就要破口大罵了。

饒是如此,倪元璐也是不由深深呼出一口氣,夾雜著萬般情緒,道:「諸公,那我便念了。只是眼下時刻,諸位還請有所準備。莫要焦躁1

朱慈烺微微點頭。

眾人紛紛應是。

見此,倪元璐這才開口。

「明太子朱慈烺如握……」倪元璐一開口,就見謝洪運目光不對。如握,這是稱呼朱慈烺為晚輩啊!

朱慈烺淡淡一笑,他倒是真不看重這麼點小節。

「自太祖於天命元年起兵其。距今二十七年了。明於此,亦是到了四帝。眼見泰昌、天啟過去,而今到了崇禎皇帝一朝。皇考創下這大清國勢日益振作,皇兄在位時,滿蒙儼然一體,征明數次,武功赫赫,耀目千古。」

說到這兒,倪元璐倒是微微輕鬆了一下。多爾袞口氣很大,但皇家近衛軍團可是破了阿巴泰一次入關劫掠,埋葬了正藍旗大部埃

「吾為太祖子。今就任大清攝政王,論輩與泰昌帝相交。以長輩之言。立明國之地,今日奉勸明國小兒朱慈烺。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大清亦不吝賜和平於明國,結叔侄之好。」

「今來畫疆,合以黃河中流為界,北有京畿、山東割屬我國。江淮開封之地為爾邑沿邊州城。爾既蒙恩造,許備我方,世世子孫,謹守臣節。每年我皇帝生辰並正旦,爾當遣使稱賀不絕。歲貢銀、絹二十五萬兩、匹,自今年為首,每春季差人般送至盛京交納。有渝此盟,明神是殛,墜命亡氏,踣其國家1

「欺人太甚1徐彥琦騰地站了起來:「殿下!末將請戰,願為遠征首部。」

「繼續聽。」朱慈烺不容反對。

徐彥琦氣呼呼地坐了下來,倪元璐也捏了一把汗,感覺自己彷彿成了多爾袞,吸引了全部的火力。這多爾袞也委實是個懶貨,就是擺明了全盤照抄當年紹興議和的內容埃

可紹興議和那是多大的黑歷史?岳飛就是死在了這一件事上,誰敢在這種議和上面簽字,那就是千古也戲耍不了污垢的秦檜!

「不和,便戰。而今我陳兵山海關,統滿蒙漢兵五十萬,兵發爾國京師。」

「聽聞明太子朱慈烺為大明唯一將帥,所部近衛軍團堪稱精銳,屢挫我大清天兵。既然如此,今日我多爾袞便下此兩國戰書,約戰你部明近衛軍團於明國京畿。若戰,隨時奉陪。若你朱慈烺心怯,待我平定燕京,回師盛京,並盛京正黃、正藍余部,統全國之力,再伐朝鮮。倒要教這天下人一見,九州之中,再不復朱明國運1

……

「念完了。」倪元璐摸了摸額上汗水,這是被一道道彷彿刀子一樣的目光惹得。

面對多爾袞的跋扈,眾人紛紛憤怒難言。

但對於焦點中心的朱慈烺而言,卻顯得風輕雲淡。儘管,這一封戰書裡面透露的消息委實不同小可:「情況明了,多爾袞已經到了寧錦之地了。清國主力進攻京師,國內的一切最壞情況都應驗了。對於我們而言,這可能還不是最壞的。最壞的,是多爾袞顯然有了防備。就如同謝學士方才所言,豪格在盛京,有兩旗之兵。有極大可能,多爾袞也給豪格下了嚴令不讓其出兵。到時候,徐朗將說的辦法就難以奏效,突襲就要變成輕步兵的攻城戰了。不過,也並非無解埃」

說著,朱慈烺頓了頓,目光忽然回應在了李定國的身上。

順著朱慈烺的目光,眾人一下子注意到了李定國。看著李定國欲言又止,大家猛地想到了什麼。

旋即,謝洪運反應過來,他不敢看朱慈烺,於是憤怒地看向李定國:「李軍師!你到底在想什麼?這個計劃我不答應1

倪元璐明白了過來,微微愕然,也明白了要補上這個計劃要如何做。

若是皇家近衛軍團輕兵疾進,那攻城能力肯定稀少。想要有足夠威脅的力量,就只能消滅城市裡的建奴有生力量。可建奴也不是傻子,有了兩旗兵力,又有多爾袞命令在,如何會出去?只要忍一忍就能渡過難關,等多爾袞主力回師就能消滅朱慈烺,誰願意冒險出擊?

畢竟,皇家近衛軍團早已沒有了裝小白兔吃大灰狼的體量了。

朱慈烺朱慈烺所說的方案,眾人卻紛紛想到了——誘餌。

皇家近衛軍團需要一個高價值量的理由讓城內的清軍出擊,甘冒風險一搏。

這個高價值量的理由對於而今的朝鮮皇家近衛軍團而言還能是什麼?

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朱慈烺的身上。

「這個計劃挺好的。我帶兵到朝鮮,難不成還是來度假了?我親自帶兵,不是什麼誘餌不誘餌的問題。」朱慈烺這會兒輕輕笑了一聲,道:「是一個統帥應有的擔當。我想,作為大明的國民,我朱明皇室的任何一個子民,易地而處也都會做出勇敢擔當的選擇。就如同我相信,如果有一天,需要軍機處的李軍師前移指揮部,面臨更大的危險時,他一定會做出同樣勇敢的決定。就如同各位在戰場上,從未辜負自己皇家近衛軍團軍人的身份一樣。」

「而我,又如何願意捨棄皇太子應有的擔當?」朱慈烺深深呼出一口氣,將手中多爾袞的書信嘩啦地撕碎:「原諒罪惡的建奴是閻羅殿生死判官的事情。而本宮的任務就是送他們去見閻羅!

「現在,我命令,親征建奴,奔襲瀋陽1

「是1未完待續。

ps:又是四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