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三十六章:我上你掩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我上你掩護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是個陰天,位於威寧營西方的草地上還有兩刻鐘進入辰時,但這時的原野里沒有一點正午的酷烈,反而有些顯得有些陰沉壓抑,彷彿雷霆蘊含在了陰沉的雲朵中。本文由。。首發

在雲影之下,一支軍隊出現在威寧營城頭眾人的眼帘里,也出現在了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的西方視界里。

這是從北方到達的滿清軍隊。

身處其中,正黃旗巴牙喇剛安握緊了自己手中的韁繩,心中有些緊張,鼻尖上都冒出了一絲絲細汗。這既是激動又是恐懼的心緒在外露。雖然在弓馬騎射的比試之中讓剛安贏得了正黃旗的巴牙喇身份,被譽為正黃旗的精兵。但比起他身邊的巴圖魯費揚塔暉,剛安還是顯得有些稚嫩。巴圖魯,這是最強大勇士的名號。

剛安明白,這是費揚塔暉打過四場大戰的緣故。四次直面生死的廝殺中博取的軍功讓巴牙喇獲得了正黃旗巴圖魯的稱呼。哪怕這一回是一場突然的戰爭,在自家腹地之中的遭遇戰,但費揚塔暉也依舊只覺得是在自家後院散步一樣。

他們的目光里,正黃旗的騎軍已經漸漸開始接近東南方的明軍。

沒有任何交談,也不存在陣前叫罵。確認了明軍的身份,帶給滿清軍隊的唯有歡呼與對戰鬥的熱情。

譚泰的心情更是極好,他看了一眼威寧營的戰鬥,半帶驚嚇半帶驚喜。他的驚嚇佟圖賴清楚。差點就將佟圖賴的心肝脾肺腎都給嚇得跳出來。

「明軍竟然已經提前渡過了太子河!好在,眼下明軍看來攻勢開展不久。還沒有攻克威寧營1佟圖賴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譚泰看到了戰機:「腹背夾擊,殺敗明軍1

傳令兵四散奔去,很快,各部兵馬開始漸漸聚攏,擺開陣列以後,又緩緩散開。聚攏是為了保持陣列。散開卻是為了躲避皇家近衛軍團傳說中的犀利火銃。

五六千的人馬在威寧營的城外散開。戰場的寬度一下子被拉得極大。

譚泰發布了進攻的命令,兩個甲喇一南一北彷彿兩支鋒銳的利劍朝著明軍的戰陣里衝過去,如同張開了血盆大口餓狼,而清軍,就如同一支指揮有素的狼群。

譚泰沒有帶頭衝鋒,他只是保守地帶著手頭最後三個牛錄留在身邊。能夠一上戰場就發動進攻還是因為眼前戰機難得的緣故。

裡應外合,腹背夾擊。

這樣兵書之中才聽得到的機會真的暴露在了眼前看起來一點都不虛,如何不讓譚泰動作迅速地將三部兵馬壓上去?

滾滾馬蹄聲響起,騎在戰馬上的剛安讓自己如浪濤一樣在馬背上起伏。

巴圖魯費揚塔暉看了剛安一眼。沉聲道:「巴牙喇,看著我,跟著我一起進攻。我們正黃旗是戰無不勝的1

「是,巴圖魯1剛安其實心中很想說一聲費揚塔暉大哥。但在戰場上,這樣緊張的氣氛里,他又久久說不出口。只是將感激的心意放在了心底,看著費揚塔暉的寬闊的背部,心情漸漸平靜了起來。

他揚起了刀,高高舉起,風聲在耳邊獵獵作響。戰馬在大地上馳騁。同行的戰友們粗壯而威武,騎術上佳,戰技嫻熟,彼此行動猶如一體,散開遍布在正西方的戰場上猶如一頭即將吞噬敵人的巨獸。

現在,巨獸撒開了腳步,猛烈地朝著眼前的敵人衝過去。

這時,一陣顛簸出現,前方出現了一個上升小陡坡。陡坡過後,前進的速度開始變慢,亂石出現在地面上,有人不慎跌落,耳邊多了一些滿洲戰士的叫罵。

越來越多的人在戰鬥面前開始出現了慌亂,剛安卻變得平靜了下來,他熟練地操縱著戰馬躲避著裸露地表上散步的巨石。

伴隨著陡坡過去,眼前的敵人出現了。

看到這些敵人,費揚塔暉大叫了起來:「是一群孱弱的明狗,南蠻子!一群連披甲人都算不得的孱弱明狗1

「吼!殺光南蠻子1

「吼!殺光南蠻子1

……

戰場上一連串的怒吼聲響了起來,士氣在這一刻飆升到了最高點。

剛安壓抑下了心中的一個疑問:為什麼被稱呼為強大的皇家近衛軍團只有這麼一點兵?

一群甚至沒有披甲的書生!

位於皇家近衛軍團的陣地里,李定國輕輕呼出了一口氣,癱坐在了地上:「應該都埋好了罷?畢竟也是不多了……」

「定國,定國,還愣著幹什麼,快披甲啊1徐煥武大步跑了過來,身上的甲胄叮噹作響,還抱著一副甲衣,累得這個文職軍官氣喘吁吁。

聽聞此言,李定國感激地朝著徐煥武丟了一個眼神過去。

「快去幫李軍師穿甲衣1安木匠說罷,頓時就有幾個身材精壯的大漢跑過去,七手八腳地幫李定國將這一身連體板甲穿戴在身。

幾乎是話音剛落,徐鴻的聲音命令就傳了過來:「各自尋找防箭樓!依次後退1

此刻,馬蹄聲已經如雷鳴一般在大地上密集地響了起來。清軍之中,剛安眯著眼睛,看著一人焦慮地衝出人群,笑道:「我來個準的1

李定國甲胄穿戴完畢,便拉著徐煥武的手撒腿狂奔。

此刻,拋射的箭雨升起,密集得好似飛來的蜂群一樣,重重墜落,落在地上,將一處處奔跑的人群射倒在地。

防箭樓后,李定國焦急地念著數字,一、二、三、四……

「十九……不對,沒引爆1李定國面色大變。

徐煥武一聽,也不說話,舉著一塊小木板就沖了過去。

李定國說完,也跟著沖了過去。

後方,徐鴻與安木匠都是臉上嘩啦啦地留著冷汗:「出大事了……」

果不其然,前方一處防箭樓后,一個甲胄齊全的年輕士兵露出半個身子,脖頸上箭支顫動,手頭火捻子丟落在地。李定國喃喃著道:「是出問題了…說不定火繩斷了1

「我去接上1徐煥武二話不說放下面甲沖了過去,身上叮噹之聲不斷響起。

「我掩護1李定國說罷,李定國隨手漸起一根丟下的長槍,看著萬馬奔騰,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靜。未完待續。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