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章:擊敗正黃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擊敗正黃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米分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遇龍嶺的名字在後世有許多傳說,有人說這裡是來自神話故事中東北龍起之地,有人在這裡看到過真龍。也有人說這裡是太子河龍脈節點,故而是中興之主顯露天命之相的地方。於是更多的人堅信,這一切都是因為那一個威名傳揚千年,史學家與民間罕見統一態度崇敬的中興之主,一手開創了一個遠邁先賢百帝新時代的人。

遇龍嶺的名字,便是因為這裡,奠基了一場至關重要的勝利。

大明崇禎十六年九月二十九這天的下午未時,這個註定會載入史冊的時間裡。遇龍嶺上的眾人顯然沒有意識到這片土地會成為後世無數人憑弔的噬鋇難腥味充斥了所有人的味覺,消散硝煙讓視界清晰,東方壓過來的明軍的優勢也開始越發顯現,印刻在了戰場上所有人的心中。

從東面增援抵達兩個營成功配合鏖戰許久的飛熊營一舉重建了優勢,一個個戰鬥小方陣加發起衝鋒之後更加穩固了優勢局面,他們不斷衝鋒著,將騎兵引以為豪的衝鋒切割到了零碎細末的地步。

有些清軍騎士還想調轉碼頭集結舊部發起進攻,但現在,三個營伍五六千人的優勢兵力順理成章地將戰場上的空間壓縮佔據,失去了迴旋餘地的騎士只能淪落承諾給騎馬的步兵。他們的長刀無法藉助強勁的衝擊力輕易撕碎步兵的甲胄,步兵們在這一刻得以依仗足有一丈的長槍捅穿滿洲騎士們的胸膛。

前方還在戰鬥的清軍騎士越來越少,彷彿堤壩塌倒一樣,東面的明軍如同洪水一樣漫過還在繼續戰鬥的清軍,然後輕易將這些清軍穿插分割,一一殲滅。

眼見四面皆敵的清軍騎士有的瘋狂地發起了無畏的進攻,然後在一桿桿槍頭下被捅穿成了馬蜂窩,有的慌不擇路地丟下衣服甲胄和兵器,試圖逃出去。更多的哭喪著臉丟下了武器,看著用滿語高呼:「投降不殺」的明軍,眼神怯生生的,好像進入監獄的新人。就差沒捂住屁股了。

額爾德克與法富爾申比的增援才剛剛衝到中段就紛紛放棄化身成執法隊,將長刀長槍對象了自己的同族。

自相殘殺的清軍暫時穩固住了局面,各部牛錄與甲喇藉此時機聯繫自己的部下,靠著騎兵的動作迅速,他們暫時得到了一點喘息的時間。

法富爾申比不住地輕聲說著話。安撫著胯下的坐騎。但更需要安撫的似乎是他身邊的那位正黃旗固山額真譚泰。

額爾德克不願意去看不斷砍殺潰兵的部下,回過身來小聲勸道:「固山額真,不如先退回去吧,我們眼下還算不得大敗。還有兵馬立足,可以收拾殘局啊1

「你要我認輸?」譚泰怒視著額爾德克比。

額爾德克比低下了頭。

「我不甘心……」譚泰恢復了理智沒有去看額爾德克,他看了一眼法富爾申比,發現法富爾申比此刻也是一副茫然毫無信心的模樣。

……

「殿下,殿下!情況有變1明軍陣中,倪元璐大步跑來,氣喘吁吁。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憂心忡忡道:「天色不對埃」

這時,海軍陸戰隊的徐聞以及朝鮮將軍林慶業、日本武士雇傭隊長松井正雪也跑了過來,目光期待地看著朱慈烺,又疑惑地看向倪元璐

朱慈烺看向倪元璐:「軍機處收到什麼消息了?」

「天候不對,恐有有大雨1倪元璐湊到朱慈烺的身前,輕聲說著,神情凝重。

朱慈烺目光一凝,看向天上。

果不其然,此刻陰雲凝聚。風聲獵獵,的確是一即將大雨的模樣。

朱慈烺心中一沉,但面上卻很快放鬆了下來,道:「諸將。看看。這是什麼風向?」

倪元璐目光一亮:「殿下,這是東風!我軍從東而來,是順應我軍的天候1

朱慈烺笑了。恰此時,東風大作,雷雲滾滾。一派暴雨將下的模樣。

「此乃天佑大明。全軍進攻,殺敗韃虜1朱慈烺一聲令下。諸將齊齊高呼應命。

原本有些迷糊的林慶業與松井正雪此時一聽,紛紛都是面色激動,一股強烈的心緒打心底里升起,彷彿靈魂都變得有些顫慄了起來。

「願為大明效死1

「願為大明效死1

……

隨後,兩人紛紛各回本部,領兵跟隨著徐聞發起衝鋒。

至此,大明全軍發動了總攻,就連南路與明軍騎兵營作戰的那個甲喇也開始支撐不住,徐徐後退。

清軍潰敗之勢在整個戰場顯現。

這時,果新阿帶著殘兵退了回來,一臉苦澀地對著譚泰道:「北路支撐不住了,明軍伏兵兩倍,齊部火銃犀利,委實厲害埃固山額真,剛安部在後斷後,我們快退吧。再猶豫就沒有機會了1

譚泰頹然地看向了正藍旗漢軍,神情一陣變化,澀聲道:「收攏殘兵去中路。」

中路就是好不容易踏平了地雷戰的佟圖賴部那裡。明軍的主力都盯著北路清軍主力對陣廝殺,一時間倒是沒有多少人去看顧他們。

只可惜,此刻大明全軍進攻,原本虛弱的明軍中路又來了千餘兵馬。

這千餘兵馬有漢兵也有朝鮮兵,更有三百餘悍不畏死的日本武士。他們亡命衝殺,正藍旗的漢軍幾乎只抵擋了一陣就宣布崩潰,佟圖賴在親衛的擁簇之下尋了落單的馬匹,狂明撤退。

「固山額真?」佟圖賴神情驚恐,他看到了譚泰的面目。

譚泰臉色陰沉,佟圖賴心中驚懼,心道自己這一番退兵可是犯了軍法,自己又誤傳軍報,不會被這滿洲正黃旗固山額真給宰了吧。

讓佟圖賴心下大大鬆一口氣的是,此刻的譚泰也是神色尷尬。

他看了一眼佟圖賴,發現這傢伙還真是短跑健將,身後親兵竟然還有六百多人。這個時候。能多有一份力量就能及時跑掉一份,好歹也有個墊背的。

想到這裡,譚泰罕見緩了緩臉色,道:「不著急。我們先徐徐後撤,節節抵抗。」

聞到語氣不對的,沒那麼惡劣的佟圖賴明白了意思,一咬牙,高聲道:「末將命令。我來斷後1

與此同時,狂風大作,東風捲起沙石由東面向西面,飛石走沙,氣候頓時惡劣。

佟圖賴剛剛說完,就見一枚石子敲打在臉上,在唇邊撕裂一道鮮血。

譚泰和顏悅色,道:「佟將軍好樣的,你且好生打,此番待攝政王回京。我會好好為你請功。」

說完,譚泰也不等佟圖賴回復就率軍掉頭打馬狂奔。

後方,廝殺聲起,越來越多的明軍將當面抵擋的清軍迅速擊潰,不斷發起追殺,逃兵越來越多。

清軍大潰之勢已經鑄就。

追兵途中,林慶業提起一柄斷矛擲出,將一個慌亂逃竄的清兵刺穿,一躍而上奪馬。

「林桑!你的動作,有些慢啊1這時。林慶業忽然發現身邊數十騎日本武士出現。領頭的正是日本雇傭武士頭目松井正雪。

「想不到日本武士也會騎術。」林慶業驚訝了下,這些日本武士雖然騎術動作有些生澀,但騎術卻是的確學習過的專業人士。

「哈哈,林桑!記祝我松井正雪可不再是日本武士了。我乃大明皇家近衛軍團,外籍兵團百戶長1松井正雪身板挺直,看著狼狽逃竄的滿清士兵,高聲道:「林桑,你是個英明的人,一早選擇了加入這樣一個強盛的帝國。你的後代會銘記你的選擇。沒有如那些低劣的朝鮮人一樣,脫華入夷,被後輩萬世唾棄1

林慶業看著松井正雪狂熱的表情,心中沒有半點反對,卻是不舒服地看著松井正雪帶著手底下武士搶了數十匹馬,這意味著他們已經殺死了這麼多的滿洲女真人。單單是這樣的戰功放在過去,就足以將一個尋常的朝鮮士兵抬上整個朝鮮國英雄的地步。

但在此刻的皇家近衛軍團士兵們眼裡,這樣的功績卻只能算得上尋常。

因為,外面有足足是數千被他們追殺驅趕得如同死狗一樣的滿洲人。任何有足夠勇氣和力量的大明皇家近衛軍團軍人都可以斬獲曾經朝鮮國上下想都不敢想的軍功。

想到這裡,林慶業只有一種對日本人的不服輸。

哦……

不對,對這些在爭搶入華名額的外籍將士的不服輸。

「松井正雪,我朝鮮男兒也一樣有資格加入明國,成為那中華正統的華人1林慶業高聲道:「當年我殺得了那皇太極的外甥,今日,也能斬獲比你更多的首級1

說著,林慶業翻過那被自己刺落馬下的清國將領,忽然大聲道:「哈哈,我朝鮮籍的將士也斬獲了一個滿洲的甲喇軍官1

「啊啊啊,我日本籍的大明軍人豈能輸給你們這些有投夷污點的朝鮮人1松井正雪有些抓狂,大聲高呼著,也不管那林慶業了,朝著身後的日本人吼了幾聲,就領著這些日本武士縱馬狂奔,疾馳追殺那些一路解甲棄兵的女真士兵去了。

「風好大……」剛安已經退了不知多少次了,一次次試圖發起反衝鋒,卻發現身邊的滿洲勇士越來越亂。人是越來越多,但敢於作戰的人卻越來越少,會添亂試圖逃跑的女真士兵卻越來越多。

這時,一陣狂風捲起,飛沙走石盡數撲入剛安的身上。

「礙…」一陣慘叫,剛安跌落馬下。

身後,果新阿見此,心中不忍,帶兵衝殺過去:「固山額真已經下令撤退,我不忍心看著剛安一個人斷後1

但此刻,四面的明軍卻如海水一般漫過來,四面看過去全都是這般。

加上飛沙走石撲面而來,果新阿剛剛提到看過去,就發現自己眼睛一瞪,便見眼珠子里沙石遍布,瞬間睜不開眼了:「礙…」

果新阿翻身落馬,一名普通的明軍士兵興奮地大叫:「我擒了一個女真甲喇,我擒了一個女真甲喇1

「天佑大明1

「天佑大明1

「天佑大明1

……

無數歡呼聲頓時響起,眾人見此,明軍士氣頓時高漲。明軍一路追殺過去,清軍的抵抗越來越微弱,追殺開始變得越發順手。

轟……

這時,天空之中雷雲翻滾,天色說變就變,轉眼就見雨滴下落,然後小雨變暴雨,天空彷彿漏了一覺一樣,暴雨頃刻之間凝就。

朱慈烺見此,也知道暴雨的天氣實在不利於追殺。頓時傳令收兵,打掃戰場,見好就收。

明軍歸入威寧營,等待著雨後歸晴。軍營之內一片歡暢,明軍此前預計的計劃就此完成一半。

同時,這一戰對於遠征奔襲的皇家近衛軍團而言也是第一回與清軍野戰。此戰能夠勝利,無疑證明了明軍的強大。明軍上下都明白,正黃旗是滿洲八旗的骨幹中堅力量,更是留守瀋陽附近的主要力量。此戰重創正黃旗,正是完成了此前計劃的削弱清軍的力量從而達到威脅瀋陽安全,逼清軍回援的計劃。

雖然威寧營距離瀋陽還有些遠,但正是如此,朱慈烺反而可以一步一步推進,將恐懼的消息一點點地施壓到遠征明國的多爾袞身上。

這也意味著,遠征軍團的戰略已然初步完成。這如何不讓明軍上下歡呼?

為此,朱慈烺甚至宣布解禁,將路上斬獲的一部分酒肉犒勞大軍。

威寧營內,崇禎十六年九月二十九的晚上,朱慈烺伏在桌案之上整理著自己的思路。為今之計,原本預定的戰略已經完成大部分。甚至沒有暴露朱慈烺的身份就成功讓清軍出擊從而打擊了清軍的有生力量,那麼,接下來就是時間問題了。

這個時間便是讓清軍反應過來。八百里加急,這消息再怎麼慢,再不缺乏快馬與旗手的建奴里也頂多只需要兩天時間就能讓多爾袞知曉。

至於朱慈烺自己……

卻更需要讓自己勝利的歡呼,在京師滌盪姦邪。

想到這裡,朱慈烺伏案疾書,很快便擬就一封書信交給張鎮,用錦衣衛特訓出來的獵鷹飛馳過海,交到京師親信之人手中。

未完待續。

PS:

人在外地,趕出來啦xh.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