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九章:利劍出鞘(四千合併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利劍出鞘(四千合併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米分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嗡……

利劍出鞘,豪格緩緩撫摸著劍鋒,將它重新收回劍鞘。抬起頭,一個個目光紛紛閃躲。

豪格看向眼前眾人,目光滿是自傲。這是一群披甲執銳,煞氣逼人的滿洲將官,來自正黃旗、鑲黃旗以及正藍旗三部餘下全部精銳力量的將領都匯聚在了這裡。

辰時剛過,日頭還未毒辣,豪格看著三人,輕輕呼出一口氣道:「大戰要起了,開戰之前,定此番軍議,諸位便將此戰關節一一道個明白。那譚泰畏畏縮縮,自以為拿了多爾袞的軍令安坐城中就罷。甚至,多爾袞還想著策動明軍,來個什麼殺將可言和。簡直笑話1

「開戰如此之久,多爾袞卻不知曉這一路明軍主將是誰!既然如此,我豪格便告訴你們,這一戰我們的對手不是甚麼尋常邊將虎大威,不是什麼武舉小兵徐彥琦。我們的對手是朱慈烺1

「是明國皇太子朱慈烺,他親自殺來,不懼生死,親率皇家近衛軍團這才得以鼓舞士氣,讓明軍冒雨而來!故而,這一戰不僅決定我大清榮辱,亦是決定各位身家榮辱。打贏了,封侯拜將世襲罔替有諸位名號。打輸了,大清在不在難說。多爾袞回來了,各位也都洗乾淨脖子罷1

「肅親王放心。這一戰,我拜音圖定為肅親王打出我鑲黃旗的威風1鑲黃旗是豪格手中目前最強的一旗了,固山額真拜音圖當仁不讓出列助威。

其他兩旗一聽,也是紛紛高聲大喊:「我正藍旗麾下一定雪恥此戰1

唯有正黃旗,或許是譚泰戰敗陰影太深。甲喇章京伊爾德憂慮道:「殿下。雖說勝敗乃兵家常事,但此戰關係重大,不得不察。我大清隨時兵強馬壯。將士弓馬嫻熟,但明軍盛傳火銃犀利。悍不畏死,非是吳下阿蒙了。我軍若不刮目相待,恐怕重蹈覆轍。」

「伊爾德你這些天不見,倒是咬文嚼字起來了。不過肅親王,此話雖然拗口,但也真如三國里說的那般,士別三日必須刮目相待了。我大清國族的將士可不能輕易丟性命進去填坑。肅親王,這一戰要怎麼打?」正藍旗甲喇章京覺羅巴哈納問道。

豪格笑了。這話繞了一圈,但最終還是落到了豪格的身上。他也明白,明軍不是往前那麼好欺負的了。至少,打掉這個皇家近衛軍團之前,明軍都不再是之前那般可以輕易揉捏的。

要不然,豪格也沒法借著大勝明軍來重鑄自己的威望從而奪權。首先有這難度在這兒。不僅正藍旗兵敗朱慈烺之手,就是多爾袞掌權以來就丟失朝鮮從而大大丟臉也是因為朱慈烺,譚泰也是暗喜自己拿到了秘密情報可以以暗擊明這才奔襲,卻不防被人伏擊。

說來說去,清軍上下已然必須極端重視明軍。不止是將其擺在同等重要對手的層次上,更是隱隱有種面對難以戰勝之強大對手的鄭重了。

面對這般鄭重,就不是豪格隨意搪塞幾句就可以鼓動眾人拚命的了。

眾人刷刷刷地看著豪格。豪格卻是早有預想,一聽眾人這般問起,頓時大笑:「我又如何不知?這一戰的對手朱慈烺可是個厲害的對手埃但同樣,我又如何不明白多爾袞與朱慈烺一直以來的交手?」

「多爾袞想著圍魏救趙,然後以逸待勞將千里回援的朱慈烺聚而圍殲於京畿左近。那朱慈烺呢,也懷著一樣的心思,拿我大清盛京做同樣圍魏救趙的事情。不然,我又為何說這時我大清之恥?」豪格沉聲道:「但多爾袞有一點是有足夠的理由毫不擔心,別的不提。這渾河之險就足以阻攔明軍。逼得明軍行動遲緩,更能成為半渡擊之的優勢條件。爾等心中擔憂想到這裡。還能不減一分?」

眾人紛紛頷首。

這時,豪格又道:「但這還遠遠不是唯一!更不是最重要的所在!遼東此番使節連連大雨。道路泥濘,縱然是我大清強兵在這個關頭行軍也一樣難以抵達,更要因為大雨擔憂傷玻」

這個年代重感冒可有另外一個名字:傷寒。對於軍隊這種密集聚居的地方,一旦傳染病擴散,那損失可就難以控制,說不好將軍隊拖垮打敗仗也不是鮮少能見的事情。

「冒雨、傷並千里奔襲……」豪格眯著眼睛看著眾人:「多爾袞想到這些,於是在明國京畿高枕無憂,只打算在明國這個虛弱的巨人上狠狠吞噬一口。但諸位,我大清的勇士們。瞪大你們的眼睛,張開你們的耳朵。聽聽仔細,這樣的敵人,你們心懷畏懼?」

覺羅巴哈納目光大亮:「漢人有句話拽文拽得好!叫什麼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我看啊,那譚泰就是個懦夫,根本沒發現這一戰的無限戰機1

拜音圖又道:「千里奔襲而來,這意味著明軍絕無重炮,甚至連那甚麼弗朗機虎蹲炮都帶不來。冒雨傷病意味著減員,戰鬥力大降,士氣跌落。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大清勇士如何能跟譚泰那種懦夫一樣畏守城池?」

唯有正黃旗的伊爾德還是有些疑慮,只是不敢張口。

見此,豪格眯著眼睛道:「別忘了,冒雨不僅意味著傷病,更意味著火器不能使用!意味著爾等一直以來畏懼不前,擔驚受怕的火器大大不便!一旦遇潮,不用上三五日晾曬,火石不發,彈丸不射。就如同那去勢之太監,縱然萬千佳麗給了,亦是難動分毫心思。如此,爾等還有何不能戰勝之理?」

聽豪格將最關鍵的優勢拋出來,軍議之上眾人紛紛恍然大悟,轉瞬憂慮盡去,齊齊士氣高漲。高呼道:「願為肅親王效死,殺殺殺1

「願為肅親王效死,殺殺殺1

「願為肅親王效死。殺殺殺1

……

豪格頓時暢快大笑:「哈哈哈……」

吱呀……

瀋陽南門,吱呀的聲音緩緩響起。一支軍隊從城內走出,士氣昂揚。

豪格打量著地理,笑容緩緩浮現。明軍顯然是遠道奔襲,打的注意就是通過威脅盛京安危來逼迫多爾袞回援,按說最期待的就是清軍出擊野戰。但豪格如何不清楚這一點?

他同樣期待,更是明白明軍能有重重危險,大半都來源於多爾袞的努力。眼下,這支威名無限的明軍來到盛京又處於最為虛弱之時。他如何能夠按捺住這最佳時機?

但同樣,這萬萬不能說明豪格是有勇無謀之輩。

「去幾個投降明將,乘一小舟,過去叫陣。再去揀選十幾個細作、漢民斬殺河上!朱慈烺不是想來攻我清軍,逼多爾袞回援嗎?哈哈,本王就在這裡殺他朱慈烺的人,看他敢不敢來1豪格暢然大笑,麾下親衛高聲應和。

不過一刻鐘,佟圖賴就從陣中走出,他的身邊。十幾個個一臉菜色的漢民苦苦求饒。

「軍爺,俺一家老小三代孤寡,就饒了我罷軍爺……」

「我上有老下……下有校不是甚麼細作啊,饒了我吧……」

「救命啊,大明天兵來了,救我礙…」

「救我礙…」

……

幾艘小船漸漸漂到渾河中央,佟圖賴捏著手中長刀,雙手不自覺地開始抖了起來。

「嗯……?」一旁,伊爾德微微瞪了一眼佟圖賴。

此刻,佟圖賴看著手底下不願看自己的親兵,慘然一笑。提著長刀大吼向前方的明軍探馬,亦是不敢直視那一雙雙噴火的眼睛。大聲道:「我大清天兵在此,奉肅親王令。貶天下頑抗尼堪為奴。不從者,猶如此例1

說完,佟圖賴手起刀落,十數漢人脖頸鮮血直噴高高灑落,隨後佟圖賴又是一腳踹去,紛紛跌落河中。

對面,劉振雙眼噴火:「狗韃子,狗漢奸!有本事沖我來啊,沖我大明軍人來啊!殺戮平民,算得什麼人?韃虜連蠻夷都不如,豬狗不如1

「將軍,殺過去吧!我老劉一百三十斤的身子就都這兒了!寧願死了,也要將這群狗韃子殺盡1

「殺過去吧1

……

「殺?有勇氣有鬥志是好事,但隔著滔滔河水,你們要怎麼殺?」這時,一個平靜溫厚,隱含著壓抑住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

「殿下1

「殿下1

「殿下1

……

劉振等人回過頭,朱慈烺卻擺擺手:「戰爭,不能沒頭沒腦地打。」

「可是這群韃子欺人太甚1劉振話語哽咽。

「回營。我會收拾他們的1朱慈烺說完,轉身策馬回軍。

劉振頻頻回望著在對岸耀武揚威的清軍,雙目黯淡。

回了營中,各方將官齊齊在列,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最後趕到的徐鴻身上。

徐鴻面色疲倦,眼袋深重,他看了安木匠一眼,環視眾人重重壓力,苦澀道:「輜重營測量過了,不算材料的問題,搭建浮橋需要至少……四日的時間。因為連日搭橋鋪路,輜重營的將士傷病嚴重,四分之一都去過隨軍醫院,六分之一都躺在隨軍醫院了。這委實非是輜重營推諉,渾河比太子河的水要寬兩長,位於盛京附近的水道更是被清理過,更深三尺。另外,也要考慮建奴的干擾。」

虎大威輕嘆一聲。

倪元璐緩聲道:「輜重營的確很辛苦了。但軍機處的計劃,四日的時間太多了。」

「那就只能扎排筏,強渡渾河。」李定國道。

徐鴻眉頭舒緩了一些:「這樣是輕鬆一些,扎排筏在材料足夠的情況下,兩日足以。正好,軍中也能休整一下罷?」

「士氣可鼓不可泄。」虎大威搖頭:「要說休息,昨夜安營紮寨,這兩日放開肚皮飽食已經是休息了。再多等幾日不僅斥責生變,而且清軍會變著法子刺激我們,有血氣的固然會氣憤而殺氣騰騰。但對於大軍而言,更多的人會無力,會喪氣。關鍵的是,縱然憤怒出擊,可排筏太容易被半渡擊之了……」

場內頓時一陣沉默。

噠……噠……噠……

一陣有節律的聲音響起,眾人紛紛轉過頭去,看到了微微眯著眼睛,神情放鬆,笑容淺淺的皇太子殿下。

朱慈烺看著眾人討論完了,微微頷首致意,目光落在最為氣憤的劉振身上時,頓時讓這個悍勇的猛將漸漸平靜起來。

「困難很多,敵人也很囂張。大家的擔憂、考慮,我都聽到了。這很好,意味著大家沒有在憤怒之中失去理智,同樣也沒有在困難之中放棄希望。」朱慈烺站起身,環視眾人,一股清平之氣在屋內瀰漫:「儘管,我知道有的將士們甚至將此認為是不能達成的任務。」

朱慈烺看向倪元璐:「軍機處窮舉過我軍的優勢與劣勢對比。劣勢太多了,以至於我只能先講一講劣勢。缺乏重武器、冒雨長途跋涉帶來眾多傷並體力虛弱、渡河不過、兵力稀少,敵軍拒險而守甚至只要在對面不斷殘殺百姓就能讓我軍士氣動蕩。而我軍的優勢……卻只剩下了大無畏的樂觀精神。完成這個任務,似乎已經只能依靠奇。」

「殿下……」虎大威有些看不過去,想要振作一下聲勢。

但朱慈烺只是輕輕擺手,腔調徒然一變,堅定有力地說著:「但同樣,我記得我說過的話。我朱慈烺會帶領你們走向勝利!不就是奇嗎?我們親手創造1

說完,朱慈烺看向一旁胸膛不住起伏,顯然極其不平靜的柳泉輕輕笑了一下。

隨後,朱慈烺沉聲道:「各部聽令1

「是1

……

李定國走到了隨軍醫院,看到了一群文弱的軍醫紛紛頭戴口罩,身穿白褂手上拿著手套,已然列隊。

隨軍醫院的遠征胡波看著李定國,笑道:「李軍師來了。我們可以行動了吧1

「開始吧!殿下說得好,以德報怨,何以報德?至少,我們針對的是軍人!而不是如禽獸不如的建奴一樣,殘害百姓1說著,李定國輕輕呼出一口氣:「請醫正開始吧1

未完待續。

ps:感謝~雪的狂戰士?打賞會稽山人007?打賞海盜的戰艦?打賞海盜的戰艦?打賞石頭kk?打賞感謝月票~雪的狂戰士?投了?1?票天使de悲鳴?投了?1?票靜日?投了?1?票譬如北辰?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