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一章:贏到了最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贏到了最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陳永福部開始回城了。樂文小說し.他們渾身浴血,昂然挺胸。

「不是伏擊吧眼前一切看起來還算順利氨范景文有些擔憂。

張國維還算個識貨的:「清軍應該是退兵了,至少,這一段時間我京師應該是安全了」

「就這麼一段時間嗎等等,那戰場上還有的許多韃虜首級」李遇知剛剛想開口,但一想到不僅朱由檢看著就是吳甡也看著,登時把話咽了下去,轉而道:「既然不是伏擊,那陳永福部到底是怎麼贏的」

「對啊怎麼贏的難不成這勝利是天上掉下來了非是臣下詆毀,實在是實在是太不可置信了」范景文老闆他憋出一句話,卻是眾人的共鳴。

這一場勝利來得太快,更讓他們有一種患得患失。萬一是另有隱情,其實是假的呢想到這裡,所有人都是心中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陳總兵快回來了,我親自去迎」朱由檢說罷,也不等幾人說話,拔腿就要跑過去。

范景文剛剛還想說幾句,卻是一下子也咽了下去,紛紛跟了過去。

朱由檢走到了瓮城之中,靜靜地盯著眼前忙碌的將士。

將士們的忙碌便是將城門上頂著卡著的一根根柱子挪開,一陣喜慶的忙碌后,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鎖鏈撤下,幾個明軍士兵扯著門栓,緩緩拉開城門。

一道微光穿透瓮城,徐徐打開,風塵僕僕,鮮血濺落滿身的皇家近衛軍團將士們踏步入城,肅穆無比。

伴隨著大軍入城。朱由檢忽然不由自主地讓到路邊,將道路的主幹讓給這些士兵。最先入城的士兵里,他沒有看到陳永福。

有的。只是一具具擔架。

儘管從來沒有看到過擔架,但朱由檢只要看到了上面一個個傷勢嚴重。模樣凄慘的士兵,就做不出站在路中央擋路的事情。

「我大明勇士如此真是真是」朱由檢一連張開口好些話,不由緩緩搖頭,良久才接下話,道:「英雄蓋世。有司,一定要照顧好這些大明的勇士埃」

「微臣領旨」吳甡、范景文等人紛紛應是。

就連微微有些不爽被大頭兵無視掉的李遇知此刻見到士兵們這般慘狀,也說不出什麼酸話。正是這些勇士,才讓他們眼下還能安然站在這裡觀看埃

先走的是抬著擔架的士兵。稍後一些的,則是傷勢較輕的輕傷兵。最中間的,便是一輛輛巨大的平板車。

車上面,一隊黑黝黝的絲狀物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讓朱由檢禁不住又接連退走數步。

直到那一輛輛大馬車開過來,就在朱由檢身前幾步遠的地方是駛過。

反應最快的是張國維。他主持過江淮之地的剿匪戰事,當下就認出了那黑黝黝的絲狀物是什麼,不由驚聲道:「這是這是首級」

吳甡也反應了過來:「是金錢鼠尾啊怪不得,怪不得原來是這一根根的頭髮太過密集了,統統堆在馬車上。以至於我們差點都沒認出來。這是戰功,是方才我大明勇士大戰之下割下來的清軍首級」

「這一大車上面足足可以壘上去至少五十顆腦袋,放寧遠大捷那會兒。也不過是斬首兩百級,眼下這有多少車這般軍功,一車下來在平時已然足以青史留名,得一督撫之位。這這這」李遇知咽了下唾沫,腦子微微有些暈呼,這麼多的軍功就在自己身前,讓人就是想要理智下來都難。

「一二三劉七**十一」朱由檢輕輕念叨了起來,目光大亮,兩隻眼睛彷彿可以生光一樣。讓他不由地渾身輕輕顫動了起來,道:「這足足得有五六百的腦袋啊這就是比起寧遠大捷來得還要真切的大捷氨

確確實實有軍功。又被朱由檢定了性,范景文等一干人如何還不懂做。

頓時。李遇知率先出聲道:「此乃名留青史之大捷,都賴陛下用人得當氨

「吾皇萬歲」吳甡則是個樸實的。

「聖上英明,得此大功真」張國維沒搶先,剛想要開口,卻不料被打斷了。

打斷的是朱由檢,他指著最後回城的那一撥人,道:「陳永福總兵回來了」

說完,朱由檢也不待幾人回復,大步走向陳永福,也不顧龍袍之中悄然飄出來的棉絮。這會兒有些天冷,朱由檢倒是加了件衣服。

一見陳永福,還未等眾人開腔,朱由檢不由自主地感嘆了起來:「陳總兵真乃我大明之孟拱啊一戰之下,京師為卿家所保全。此不世之功,朕定不負諸位功臣」

朱由檢看著渾身染血,數處帶傷的一幹將官,當下就一顆定心丸丟出去,隨後緊緊盯著陳永福,就等陳永福露出一副被皇帝陛下恩德所傾倒的表情了。

陳永福剛剛聽完,臉上卻是露出格外驚愕,格外羞愧的模樣,看得朱由檢心中登時一個咯響了起來。

「臣萬萬不敢領啊若末將領了這功勛,真是要羞愧死末將了」陳永福登時拜下,連聲推辭,表情之堅毅,讓朱由檢等人都是心思猛地下沉了。

朱由檢愣住了,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過的結局。

張國維當下立刻問道:「陳總兵君無戲言,君前也不得浪言,說過的話可不能輕易啊現在是聖上面前,你立下功勛,為何不賞難不成怨憤朝堂別的不說,朝堂要重賞有功將士,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謙虛是美德,可若是不懂分寸理所應當的都要推辭乾淨,那到要問問,這擊退建奴的大功,到底是不是你做的了」

張國維一連串話語如連珠彈一樣噴射出來。讓陳永福幾次張口想要說話,都是被打擊得說不出來。

最終,當張國維說出這擊退建奴大功是不是他做的這話時。陳永福幾乎下意識地開腔道:「的確不是末將所為」

「果然這擊退建奴之功勛裡面果然是有古怪」朱由檢心道,轉瞬也是一顆喜悅的心情猛地落下。讓他好不難受,失望,更是隱隱間猜忌起來。

范景文、李遇知、張國維以及吳甡都是心中一個個念頭接連浮起來。

「難不成這功勞其實另有隱情」

「清軍其實另有伏兵」

「不對不對,就是這會兒去埋伏其實也是來不及了。難道,這其實是個計策只等著騙開城門」

無數念頭升起,不管是朱由檢還是原先傾向於陳永福的吳甡亦或者單純打醬油的其他三位大臣此刻都是死死盯著陳永福,表情漸漸不善了起來。

朱由檢沉聲道:「那此戰功勛是誰另有隱情」

「是的事到如今,也該末將說了。」陳永福暈乎乎地搖了搖腦袋。打算整理一下思緒。

朱由檢幾人紛紛退後幾步,目視左右,發現守門的衛兵們一個個看過來隔得遠遠的,顯然是靠不著了。

范景文心中哀嘆:「難不成真要一時間不查,被建奴的細作騙過去了也對也對,要不是為了圖謀我京師城防,又豈會露出這麼大一個簍子,在這關鍵時候退兵」

張國維腦補著:「看來就是眼見最後全軍覆沒了,這皇家近衛軍團第二團裡面有人變節了啊真是那皇太子殿下怎麼御下不嚴到了這麼個程度了」

「看來,眼下只有這麼一個理由能夠解釋了那就是其中有詐」李遇知心嘆道:「自己是什麼腦子埃君子不立圍牆,等等,要是陛下也被俘自己豈不是要殉國那怎麼殉國氨

唯有吳甡忽然間腦子裡升出一個念頭。盯著陳永福,猛地想到了什麼。

果不其然,陳永福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道:「皇太子殿下以飛天神物駕臨戰場,傳來了我大明皇家近衛軍團主力克複瀋陽,殺奴酋豪格、譚泰等於瀋陽城外。方才戰場稍遠,雜音頗多,也許陛下、諸位大臣沒有」

「等等」范景文很不禮貌地打算了:「你方才說什麼」

「可能閣老有些心急了。末將剛剛想說的是。可能陛下、諸位大臣隔得有些遠沒有聽清楚」陳永福解釋著。

「不是不是」李遇知跟著道:「再往前」

「雜音頗多」陳永福回憶著。

「陳永福卿家你完完整整,仔仔細細。一字一句,給朕慢吞吞一點。將話說清楚從對,從烺哥兒說起,那什麼飛天神物飛天就是剛剛從城裡飛出去的那個,我大明真的有飛天神物那是我大明的」朱由檢釋放著自己一點不弱人後的激動。

陳永福吞咽了一口唾沫:「沒錯,這的確是我大明的神物,可以直飛九霄,在蒼穹之中翱翔。這是皇太子殿下於南都金陵時候提出來的設想,只是一直以來提出了設想以後礙於材料等問題沒有完備拿出來。眼下戰時,應該是為了傳」

「說重點」朱由檢、吳甡、李遇知、張國維以及范景文幾乎異口同聲地說了出來。

「咳咳為了」陳永福微微挺胸,看著眾人,道:「為了傳播皇太子殿下大勝建奴於瀋陽城外,克複瀋陽,直搗黃龍之捷報而來」

「大勝瀋陽范景文輕聲著,滿臉不敢置信。

瀋陽,那是哪裡那就是所有清軍上下引以為傲的首都盛京啊

陳永福緩緩頷首,拍著腦袋,喊來一個年輕的士兵,正是那直飛九霄的第一個飛行兵谷科。谷科將喇叭藏到身後,局促不安地看著一個個大人物盯著自己,一臉不平靜地道:「是的太子殿下大勝建奴於瀋陽,殺建奴所謂肅親王豪格、正黃旗固山額真譚泰以及大小將官無數總計兵馬兩萬人已然已然」

「打進盛京了克複克複的意思不就是收復了瀋陽」吳甡總算平靜了下來,再三確認著。

「這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反正,是太子殿下的印章,是太子殿下從瀋陽傳來的信報,那是瀋陽錦衣衛養的獵鷹,是發送一等一緊急的消息,而且是一連三隻獵鷹呢,唯恐消息漏了。也不知道廢了多少草原韃子功夫這才熬出來的好鷹」谷科一臉感嘆皇太子殿下的大手筆。

但朱由檢卻有些反應不過來了,他盯著陳永福,輕聲道:「這就是隱情」

「這就是建奴退兵的原因所在末將,不敢居功」陳永福平靜了下來,躬身一禮。

范景文大口喘著粗氣,一邊,李遇知、張國維以及吳甡也是一般的舉動。

「這哪裡算得上什麼隱情隱情,那是負面的辭彙。是齷蹉的猜想,更是我大明再也忍受不住失敗的緊張氨范景文感嘆著。

張國維呢喃著道:「我大明自太祖成祖以來,就是萬曆三大征,也是未曾有過這般註定青史留名,抵頂中興之局的大勝了吧直搗黃龍,克複瀋陽啊我大明二十六年以來不斷失敗,無數士子夢中暢想之景象」

「今日做成了」李遇知接下話:「這種隱情,這種隱情」

「所以真正的功臣,真正的英雄。是我們的」吳甡輕聲道:「皇太子氨

「無論如何,我們贏了。」朱由檢此刻一點都不關心這些細枝末節,大起大落讓他忽然間平靜了下來:「我大明贏了啊京師平安了,建奴失敗了他們後院起火,老巢被攻佔,軍心喪盡,無論如何,再也不會肆虐京師了。我們贏了,平安了,京師可以解圍了。我們贏到了最後氨

里啪啦

忽然間,一陣陣的爆竹聲響了起來。

大街小巷,曾經封閉的鋪面齊齊開張。最近的一道人聲傳出,朱由檢聽得仔仔細細:「我大明的好漢子打勝仗回來了割了七百顆建奴韃子的腦袋啊我們大明贏到了最後氨

嘩啦啦

無數炮竹聲接連響起,喚醒了這座古城的生命力。未完待續。

ps:感謝海盜的戰艦打賞會稽山人007打賞感謝月票~宅の源點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