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三章:盛京皇宮裡的典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盛京皇宮裡的典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哦斬獲統計出來了」朱慈烺頓時大笑。貓撲小說 tart」blank」 tartblank.xiaoo. 最全的免費小說

倪元璐又瘦了,但臉上精氣神極好,顯然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只不過,當倪元璐於朱慈烺一番閑談知道朱慈烺剛剛又白龍魚服跑去民間后。倪元璐眉眼上喜悅之氣稍稍壓下來,不住地慶幸道:「還好殿下平安回來,這盛京可不太平。多爾袞主力還在建奴亦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埃」

朱慈烺接連拱手,姿態放低:「城內漢民,都是歡呼王師復失地,危險縱然有,汝玉也摸過擔心太甚嘛。」

倪元璐見此,輕輕一嘆,默默道:「無奈被俘者固然多數,可湍漢奸一樣不少。殿下何必」

朱慈烺這一回不客氣打斷了,道:「汝玉可知曉,本宮歷來翻閱國朝史冊,對太祖、成組驅逐韃虜歷次之戰,有何最大的感慨」

「微臣不知還請殿下暢言。」倪元璐情緒複雜,既是無奈又是好奇。無奈的是朱慈烺讀書很多,他還真不知道朱慈烺關心的是哪個方面。好奇呢,則是他之前太多經驗教訓讓他知道,每每遇上這種事,朱慈烺的話語都能讓他耳目一新。然後不住感慨:這天下難不成真有生而知之者

朱慈烺緩緩道:「本宮有時候聽聞二十四史之中,漢時邊境作戰,每每都為衛青、霍去病等大漢名將強盛功業所欽佩。驚呼我漢兒以一敵十,匈奴縱然人數甚眾,亦是不得半點便宜。對比盛唐之後,我中原漢家之國屢屢為北虜所欺,真是天壤之別。」

「本宮委實不甘心埃為何我大明就復不了漢時強盛之景象」朱慈烺問著,又道:「難不成是財賦但以宋之富裕。卻是苟延殘喘,江山失落。是士氣是選官用人之法是兵甲是重文抑武之故」

「也許都有。但孤細想,就會發現。說到底,是是文明是生產之力。細化講,是兵甲之堅固,是戰力之強弱。」朱慈烺說著。微微一頓。

倪元璐打起精神,轉過身就去拿速記本,此刻,他卻突然發現,不知道何時,李定國等軍中將官齊齊都拿起了速記本,靜靜聽著。

朱慈烺繼續道:「是讀書人的氣節,讓將官士兵無不以堅韌頑強作戰為豪。亦是匹夫之血氣悍勇,更是農夫可以開墾天地。讓韃虜不為天災,白災黑災擔憂部落滅亡,而恆能存在。是工匠可以打造兵甲,讓韃虜不必用骨、石為武器。所以,蒙古人之強,是他們有色目人打造器械,比如那回回炮。有北國漢人在北為其政權基底。但當他們被驅除長城之外后,失去開坑之地。再無工匠農人,轉瞬一戰一戰。不斷衰微,再不復起。」

倪元璐嘩啦啦地記了下來,輕聲道:「臣下,受教了。」

「末將受教了」

嘩啦啦,左右一陣驚嘆之聲。

朱慈烺見此,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又不由自主地給大家上了一堂課。他輕笑一聲,擺擺手,道:「打下盛京只是一方面的勝利,讓韃虜丟失首都士氣摧垮。但更重要的是讓韃虜步北元後塵,帶走所有漢人。釜底抽薪,擊垮建奴的戰爭潛力。這是我全面戰爭的戰略從方方面面,碾壓對手」

「喏」

「喏」

「喏」

聽著朱慈烺這麼提氣的話,眾人紛紛一陣高呼。

「哈哈哈」朱慈烺一陣大笑,看著一旁的倪元璐,猛地想起來一樁事,道:「哦,對了。汝玉不是還要講咱們這一戰的斬獲嗎哈哈是我喧賓奪主啦。來來來,汝玉,好生講一講吧這可關係著,這一戰的功勞犒賞氨

朱慈烺這麼開腔,倪元璐哀怨之色稍減,李定國、徐彥琦、虎大威以及謝洪運文武將官紛紛都是更加士氣飽滿了。不過這是最為關鍵機密的數字,大家都是知道軍中保密條例的,自覺離開出去討論此戰的結果了。

殿內只剩下倪元璐,一個再三深呼吸的倪元璐。

一想到那無邊的斬獲,倪元璐就無論如何也平靜不下來。

「此戰雖然逃走了萬餘韃虜權貴但是」倪元璐悠悠地說著,目光對視朱慈烺,笑容大放:「斬獲白銀三千壹佰玖拾柒萬三千六十九兩六錢斬獲黃金壹佰拾玖萬四千陸佰拾兩四錢綢緞布匹合計三六萬八千三百九十七匹,各色火炮六十九門咳咳,餘下的,我實在是統計不上了精確了。就念個大概,比如高麗參三萬餘斤,皮貨十八萬張,兵甲三萬餘幅」

「咕鹵朱慈烺吞了口唾沫。

「等等那金銀多少」朱慈烺撿了個最重要的問:「三二千萬金一一百萬」

「殿下記性真好」倪元璐很是暢快地看著朱慈烺驚訝得不敢置信的模樣。

「三千萬兩氨

「嘶」

「嘶」

「嘶」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朱慈烺驚嘆這個數字,更是驚嘆滿清之富有。

他是萬萬相信有這個數字的。朱慈烺圍殲阿巴泰的時候就斬獲足足有將近千萬兩之巨。從努爾哈赤起,建奴就搶掠大明上下六次,剿殺了幾乎全部的遼東百姓。這麼殘暴的搶掠,三千萬兩白銀還真不是誇口之數。

這不止是清國的國庫,更是全部滿清王公的家底埃

除了一部分貿易損耗換回來了大量無法變現的糧米兵甲等實物外,生產稀少,通貨膨脹極為嚴重的滿清有大量的金銀積存在各處滿清王公將官的地窖里。以至於戰時臨清四兩一石糧米就堪稱天價的糧價在盛京只能說是太過便宜。要知道,為了吸引晉商、朝鮮商人運送糧食販賣過去,滿清開價已然到了四五十兩一石,至於最終落地賣給普通百姓有多昂貴。那就是另一個概念的。

畢竟,能買得起進口糧食的,大多也是八旗將官這類有足夠搶掠所得金銀硬通貨的權貴。尋常百姓,能吃土吃菜根各類充饑活下去就不易了。

無論是朱慈烺還是徐彥琦等將官,到他們手裡,都不存在通貨膨脹的擔憂啊

「這下子。將士們撫恤的標準,就可以定的高一些了。」朱慈烺感慨著道:「尤其是那些傷殘將士,我在義州左近找朝鮮人要了一片土地,讓傷殘將士可以在義州建立榮軍農場安置。這批錢糧,可以讓傷殘將士,陣亡烈士遺孤一股有一片可以傳家的土地,尤其是牛馬鐵質農具之類的,都可以購置得足夠一些。」

「殿下仁心」倪元璐肅然行禮。

自古以來行軍打仗,之所以尋常軍隊在百分之十的傷亡率就會崩潰。其中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將士們格外恐懼傷玻

這不僅是古代醫療水平低下,軍醫稀少連軍官都照顧不全的緣故,更重要的是,傷亡了以後沒好下常

就算是有軍功,傷殘軍人連自己的本分軍功都不一定能拿到,更何況傷殘后的下半生大多數能願意撫恤陣亡將士,給一筆賞錢打發走已然很是讓這個時代的士兵滿足了。

如朱慈烺這般,建立隨軍醫院全力救助將士。建立榮軍農場榮養傷殘將士,更將陣亡將士的賞格定到百兩銀子附帶農田農具大牲口的。那已然不是將士們無法想象的恩重。那更是開天闢地,整個歷史上也未能聽聞的事情。

倪元璐回想著大明皇家近衛軍團那無法讓人理解的恢復能力,心中悄然有了幾分明悟。

也正是朱慈烺將身前身後的事情想得這般明白周全,讓將士們毫無顧慮了,這些樸素的將士才願意為之赴死,為之忘我作戰埃

傷了有治療。殘了有保障,死了更有厚重撫恤讓牽挂的妻小家人有后報,對於大多數樸素的大明百姓而言,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甚至,這般待遇。已然遠遠超過他們想象得最好的十倍了。

也無怪乎那些受傷痊癒后的傷兵迅速成長為可靠骨幹的老兵、基幹軍官。就是折損了十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的營伍,也能在迅速補充預備兵源后,迅速發揮戰鬥力。

「軍機處上下會竭力安排,讓傷殘將士的保障安排,陣亡烈士的撫恤善後妥帖周到」倪元璐下了承諾。

朱慈烺相信倪元璐的能力,話頭一轉,說起了一個讓人歡笑滿臉的話題:「好啦,斬獲的清單既然已經出來了。那麼這一戰的軍功賞爵也可以繼續進行了。」

「論功行賞的話題很俗,但我想這個話題應該大家很歡迎。」朱慈烺補充著,看到了倪元璐紛紛帶上期待又不好意思的表情。

這個時代的人們對這種裸的利益問題還是十分講究含蓄的。

朱慈烺作為皇太子,軍政領袖、統帥,自然沒有這種羞赧,很快就拿出來了準備已久的犒賞方案。

這一戰事先考量的時候,不僅全軍上下將官,就是朱慈烺自己也對於攻克盛京沒有把握,認為是個風險極大的事情。

風險極大,那回報就必須豐厚。

故而,戰功獎賞是朱慈烺早早就定得很高的方案,只是沒想到,這一戰竟然會改變此前只是威脅盛京的方案,真的打下來了盛京。最最驚訝的還是斬獲格外驚人,這樣一來,反倒是讓原來朱慈烺認為十分豐厚的獎賞有些不夠了。

這難不倒朱慈烺。

一場盛大的慶功會在清國的皇宮裡召開。

旌旗招展,一條條紅綢子了斗大的大字掛了起來,寫著:慶賀大明皇家近衛軍團軍功授獎。

曾經清國上下頂禮膜拜的皇帝居所成了臭氣哄哄的大頭兵們的世界。他們好奇地在盛京皇宮裡轉悠著,若是努爾哈赤泉下有知看到了,準會氣吐血。

李定國一大早就趕了過來,給軍機處搭了把手以後就見到了忙碌著最終檢查典禮的倪元璐。

倪元璐看著黑瘦了一些的李定國,敬了個禮:「不錯啊,下基層了,精神了。」

「感謝長官的栽培,准許了我進入營伍。在隊伍里,做事更有滋味。」李定國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對開明的倪元璐滿懷感激。

「好好乾。這天下很大,都等著你們年輕人去擁抱埃」倪元璐跟在朱慈烺身邊,說話也新潮了許多。

不知不覺,軍中已經很少有人彼此在稱呼大人了,不是直接稱呼職位就是以長官代替。

倪元璐都來了,顯然盛京皇宮裡參會的人員也紛紛到期。

主持回憶的是倪元璐,他簡介了一下此次軍功授獎的概念就沒有多廢話,直接開常

皇家近衛軍團在朱慈烺的主持之下一直都在朝著近代化靠攏,許多規制也漸漸成熟。比如,這一戰的賞格基礎是記功。參照後世,皇家近衛軍團的立功重新細分了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以及特級功勛。

簡介完了以後,倪元璐宣布了軍功:「飛熊營飛熊校尉徐彥琦:三等功」

最終發起決戰獲得勝利的徐彥琦所部只拿到了三等功,這雖然是決戰性質的勝利,但困難相對較低,只能說圓滿完成任務,要拿到高含量的軍功並不容易。

眾人對這個表示理解於讚賞,雷鳴的掌聲響起。

徐彥琦上前領功,沒有客套,倪元璐拿著一份黃綢鋪蓋的精美功勳章遞給徐彥琦。

彼此敬禮,大家紛紛靜候著倪元璐繼續宣布繼續道:「虎大威、劉勝、猛如虎。為表彰你們在清軍重圍之中始終堅持不懈,尤其虎大威身為第一團朗將,深入重圍的功勛。特此,授予你們二等功其中,授予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第一團集體二等功」

三人的堅守以及第一團上下的堅韌拿到了更高含金量的二等功,雷鳴的掌聲過後,是不斷響起的歡呼之聲。

「一等功:徐聞」

「特級戰鬥功勛:馬武」

拿到一等功的是帶領先遣團攻克南城大南關德盛門,並且炸斷弔橋又攻克撫近門的徐聞。至於特等功,那就是說服安平山悍匪加入隊伍,又深入敵營策反朝鮮兵,裡應外合攻佔南城的先鋒斥候隊隊正馬武。未完待續。。。